把握機會講清真象揭露邪惡


【明慧網2004年2月22日訊】11月14日中午,我去愛人的親屬家送師父的講法光盤,需坐10分鐘的小客車。回來的路上,正好一輛小客在路邊停著,我就緊跑幾步上車,這時車上的司機大聲呵斥「快點」「快點」,我上車後坐在座位上,車裏總共有七、八個人,其中一位乘客對女售票員說:「她可能沒聽見司機的話。」售票員說:「可能是吧,要不一般人肯定不幹。」我一見機會來了,我馬上接著說:「我聽見司機說的了,我是修煉法輪功的,能跟他一樣嗎?師父告訴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想司機也是著急,停時間長了,警察看見該罰款了,我挺理解他的,他不是有意的,所以我不能生他的氣。」

司機變得非常不好意思,連忙說:「你不怕嗎?」我說:「怕甚麼?我在××教養院裏關了20個月,你看身上被電棍電的……」我挽起袖子,伸出胳膊讓他看傷疤。車上的人都說:讓我看看,他們說:「真打呀,為甚麼?」我說:「就是讓你放棄修煉呀,我曾被18個人打了將近兩個小時,身上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問我寫不寫保證書,後來又用兩根高壓電棍電我,那電棍劈哩啪啦閃藍光,前胸後背脖子沒有電不到的,電在肉上不拿下來,直到肉電起泡電爛為止,這塊疤就是電棍電的,不是對我一人這樣,很多大法弟子遭到酷刑。有的被雙腿吊殘,有的被打得小腦萎縮,有的被鋼針扎手指、腳趾。全國有名有姓的被打死八百多人,十多萬人被非法關在監獄。」講到這,每個人的臉上都流露出驚訝的表情。有的在說××黨太狠了,司機就說:「大姐,那你就說不煉了,就不能打你了。」我說:是,如果我寫不煉了,它們很快就放我,它們也說你們沒有犯罪,就是上邊有令,進京上訪就抓。可是人活著就應該堅持正義,有敢於說真話的勇氣,人不可有傲氣,但不可無傲骨,在打倒劉少奇時,唯獨陳少敏沒舉手,康生問她為甚麼沒舉手?她說:「這是我的權利。」你知道她沒舉手,她將失去的是甚麼,也許是高官厚祿,或許被株連,可是她的浩然正氣、剛直不阿的品質卻千古流傳,難怪胡耀邦總結文革冤案時說:「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都犯了錯誤,唯獨陳大姐沒犯錯誤。」

講到這所有的人都點頭表示贊同,售票員說:「你們都是劉胡蘭。」緊接著我話題一轉,我說:「雖然我們遭到酷刑折磨沒有屈服,教養院從上到下都佩服我們,也更加敬佩我師父,他們說:‘我真羨慕你們師父有這麼多堅強不屈的弟子。’」我抓緊了一切機會,把該說的都說了,這時車上又上來四個人,兩個聽了真象的乘客提前下車,我又叮囑了一句:記住「法輪大法好!」。實際上也是給後上來的四個人聽的。一會我說下車了,司機和售票員說:「大姐多多保重。」我說:「謝謝你們。」

我於2002年12月28日走出教養院,公公2003年1月8日住院,診斷為肝壞死,面對即將離開人世的公公,我心在想,我一定要讓公公明白真象。公公是一位老黨員、老幹部,剛愎自用、性格倔強。我因進京上訪,兩年裏三進三出教養院,雖然曾經對他講過我被迫害的經歷,並且我的傷都在表面,他知道,可是他害怕,不讓我對外人講。他在外市的一家大醫院治療,四肢不能動,但神智特清醒,不讓兒媳婦陪護,覺得不方便。

公公住院四天後大吐血,我坐車去了醫院,雖然婆婆、丈夫都在跟前,我精心照顧公公幾小時後,我對公公說:「爸,跟我煉法輪功吧,也許會出現奇蹟。」公公說:「怎麼煉?」我說:「您先聽師父講法,然後您看您能不能修,明天我把小錄音機、耳塞機都拿來。」臨走時我悄悄告訴他晚上默念:「法輪大法好!」這樣第二天我給公公放了師父在濟南講法,一盤帶放完,公公老淚縱橫,握著我的手說:「爸才理解你,你做得太不容易了,你的師父講的全是做好人。電視裏老講,我以為你師父說共產黨甚麼不好了呢!這裏一個字也沒有說共產黨,全是做好人呀,師父不傳法了,我搭上末班車,我很幸運。我病好了,我也要洪揚大法。」公公的眼淚一直在流。三天聽完了四講,公公拉著我的手說:「你們的大法一定能平反,你耐心地等著,這些(指師父講法帶)都是無價之寶,你好好珍藏起來,不能亂給人,爸不修了,大法要求嚴,‘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爸做不到,脾氣不好。」我知道又一個生命有救了,我心裏安然了,我沒有再多說甚麼。半個月後,公公離開人世,我沒有留下遺憾。

婆婆是基督徒,雖然13年了,她不守心性,和常人沒有甚麼區別,真是可笑又可憐,對法輪功的敵視真是讓我感覺束手無策。但我時刻牢記師父的話:「有熔化鋼鐵般的慈悲」。今年9月份,她因心臟病住院,我知道這是舊勢力利用她在牽扯我的精力,但是我也要好好利用它。我對婆婆精心照顧,做她愛吃的飯菜,然後一有時間我就去其它病房講清真象,尤其是第一天住院和一個叫周姨的住在一個房間,第二天就要轉房間,只有一晚上的時間,決不能錯過這個機會。由於我的心完全是為了他人,講出的話又樸實,我對周姨講真象的時候,也是在給婆婆講,告訴周姨為甚麼樓門洞裏到處刻的都是「法輪大法好!」,目的是讓你記住他,這樣你的生命將會有一個好的未來,聽信央視造謠誣陷憎恨大法遭淘汰。那一晚從天安門自焚講到「薩斯病」,非常透徹,因為時間夠用,婆婆不正的思想也沒了。20多天,婆婆在我身上看到了那種寬容大度、大善大忍的胸懷(婆婆在公公去世後,為一點小事罵我甚至來我家要打我,我沒計較,依然關心她。),對她昔日對我的做法已羞愧難當。我說:「媽,跟我煉法輪功吧。」她說:「不了,我知道大法好,你煉吧,媽都信主10多年了,不能改別的。」從她溫和的語氣中,我想這回是發自內心的話。

我的鄰居,我利用一切機會給他們講清真象,然後送去光盤,一位鄰居沒有VCD機,她讓我送光盤給別人看,看完又給我拿回來,現在她新買了一台VCD機,第一件事就是向我借師父講法帶。樓上樓下、東門西門、前樓後樓的明白真象的人們對我熱情、敬佩。每當我走出去的時候我就在留意周圍的人,一次走在小區裏,一個修鞋攤圍了一堆人,上寫:擦皮鞋一元,我就走了過去擦皮鞋,利用這一機會給周圍的人講真象。還有利用洗澡的時間給有緣人講真象,每當看到一個人來洗澡自己在搓後背時,我就走過去給她搓後背,特別細緻地搓,搓完後她都要說謝謝,就此我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然後講真象揭露邪惡,講大法弟子在獄中被迫害的情況。買菜、買水果、買糧,我都是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有時間多講,提問題的我就給他解答,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讓我們時刻不忘大法弟子的責任,抓緊時間、把握機會講清真象、救度眾生。「大法徒講真象,口中利劍齊放。揭穿爛鬼謊言,抓緊救度快講。」《快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