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2月8日】剛剛背完一遍《轉法輪》,回首往事,還是有些故事,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98年底,喜得大法,我是屬於這種情況,一看大法,拍案而起:「世間居然還有這個!」真有「終於找到了」的感覺。可偏偏看《轉法輪》看不進去,走神很厲害,喜歡看師父在海外講法。偶然的機會,我看到當時網站上學員的學法體會,萌生背法的念頭:背總不會走神吧。於是,從99年3月開始,我開始了背法的歷程。

第一遍非常難,因為我通讀都沒有幾遍,許多東西沒有清除,但我真的很喜歡背,還記得背到師父講「為甚麼可以給修煉的人做呢?」,正是99年春天,騎著車從煉功點回家的路上,背著師父的這段法:「在這個宇宙中,我們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會中產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產生,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真的是從內心到外面都感到春天的到來,那時還不確切,回頭看,那才是我真正生命的開始。

背法的最大好處就是不走神,走神你就背不下來,另一大好處就是走到哪裏都可以學法,隨時都可以悟道,你不需要再找甚麼固定時間學法了,也不需要和思想業力在讀書時打曠日持久戰了,很簡單,你能夠下決心拿起書來背,就是和思想業力、各種干擾決戰,速戰速決,勝負立竿見影。

99年實在太特殊了。大約第二講快背完時,7.20來了,那時我總共認識不到六個學員,其中四個不煉了,一個在電話裏含糊地說:「我們這裏都不出去煉了。」還有一個找不到,這是怎麼回事呢?每日裏媒體鋪天蓋地,漸漸地真的有點糊塗了,想上明慧網看看,發現已經封鎖,沒有一切正面的消息來源。算了,先放一下吧,第一次背法中斷了。

這一放可不要緊,所有不好的東西全部回來了,有一天,朋友遞給我一支煙,我猶豫了一下,拿過來點上,腦海中隱約想起師父,好像已經很遙遠了。

重回老路,每日裏烏煙瘴氣,頭昏眼花,在名利裏拼殺過了一個多月,8月底的一天,我在名利的慾望中掙扎時,突然起了一念:到底這一切(造謠)是不是真的?到底有沒有佛?有沒有另外空間?

那天,我仔細地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一定要搞清楚。如果真的沒有佛、沒有這一切,人生也就這樣了,再混吧。於是,一大早,我去本市最大的書市想看看書,卻意外地看到了一套講20世紀重大考古發現的叢書,隨手一翻,原來《轉法輪》上講的全部是真的,還有更多的考古重大發現,證明神的存在,以及無神論基點的謬誤,我在那裏看了大半天。

回來後,我想這佛看來是存在的,那麼我是一定要修煉的,可修佛教呢還是修法輪大法呢?此念一出,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法輪大法:如果有佛,那麼我一定要修法輪大法。然後,我又拿起了《轉法輪》:「我還是背書吧。」中斷了一個多月,背書的進程又繼續了。

開始背書的第二天,我「偶然」遇到了那位一直找不到的有一面之緣的老學員,她給我一個代理服務器地址,一上網,啊,原來是這樣,這一切完全是惡毒的謠言……。

回想起來,真的很玄啊,師尊其實一直在看著我,看我能否在重大考驗中自己獨立地明白過來,自己選擇到底要甚麼。「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在中斷了的一個月中,師父在耐心等待著我,幸好我本性未泯,還有救,師父又幫我重新回來了。

這回接著背,就完全不一樣了,越背越快,我從開始一天4頁,到後來一天10頁甚至更多,通常上午背,下午複習(那時我沒有上班),每天腦子裏全是《轉法輪》的書頁,昨天的和今天的,時常半夜醒來,第一反應就是不自覺地開始背,背著又睡著了,最後,自己都分不清是夢中背還是醒著背,反正就是背。

一天清晨,我照例起得很早煉功,已經是隆冬,那天特別冷,5套功法煉完了還沒暖和過來,7點鐘,愛人上班去了,我躺在床上睡著了。朦朧中聽到床前有聲音,以為是愛人沒有走,轉念一想:不對,明明聽見她走了。趕緊想坐起來看看,發現已經坐不起來了,有一個「東西」壓在我身上,我用盡全身力氣,發現身體好像不是我的,用不上勁,勉強眼睜開一條縫,發現被子蒙得老高,我想是遇到「魔」了,歇了口氣,再用勁,還是徒勞。當時,我想你可以把我手腳身體控制,你總不能控制我的嘴、我的思想吧,我要背法,此念一出,大聲念道:「佛法是最精深的……」,第一個字脫口而出時,眼睛自然睜開了,房間裏甚麼也沒有,只有我大聲念出的那句法,餘音裊裊。活動活動手腳,啊,他們又是我的了。

到99年底,我終於背完了第一遍。曾經看過一個學員的背法體會,要背十遍才徹底記住。我又開始了第二遍。第二遍非常快,第一講只花了一天,第二講花了兩天,2000年剛開始,我第二遍已經背到了第五講。

這時,我開始了每天出去公開煉功(這當然是背法的結果),被人誣告到派出所,於是,我被綁架到拘留所,關押了15天。出來後,我到一個單位上班,時間少了,便放棄了背《轉法輪》,這一放就是三年。後來,我才知道這一放的代價,是多麼的巨大!

這三年發生了許多事情,正法在宇宙在人間翻天覆地,我自己也是歷經魔難,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反反復復,有時做得好,有時做得很差,路走得彎來彎去,很苦。過去背的《轉法輪》一遍零五講,只能記得前兩講的大概,不止一次地後悔,第二遍為甚麼不堅持下去呢?

讓我真正下決心重新背《轉法輪》,是在勞教所裏,那時,由於高強度發正念,清除了大量變異物質,背師父任何一段法,都能給我展現無窮的法理,玄妙無比,那時,我反覆背我記得的前兩講,那根本不是甚麼完成任務或者減少迫害,或者為自己提高而需要背,實在是覺得太美妙了。

舉個例子吧,一天,背到「人的身體一動,人身體裏的細胞都跟著動,而在微觀下的所有分子、質子、電子,最小最小,所有的成分都跟著發生了運動。而它卻有它獨立存在的形式」,豁然明白本體之玄妙,層層修好的神體隨著主體的正念而動,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象,在各個層次做著無比偉大殊勝的事情,而在人間表現得卻是如此平凡。明白這個真象後,我真的有些激動,一有機會,我就跟同修說:「你知道你發正念時有多麼偉大嗎?千萬不要覺得平常或看不到效果而氣餒啊!」

越背我是越後悔,原來法中真的有這麼玄妙,那天背到「說有一個僧人打坐煉功,元神到了極樂世界看到了景象,轉了一天,回到人間已經六年過去了。」腦海裏一下子出現師父在美國講法時講的阿彌陀佛和極樂世界的法,思維中一下子衝出極樂世界,回頭看須彌山,啊,原來是這樣……,思維在美妙得令人眩目的印象中遨遊,突然聽見開飯鈴響,才發現自己還在勞教所。

隨著背法的深入,我越來越明白了一件事情,為甚麼這幾年路走得這麼難這麼苦?為甚麼會有時走彎路?這就是我第二遍背《轉法輪》放棄後的代價,倒不是放棄背法的形式的本身,而是放棄了在學法上的精進,在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魔難面前,在正法的最關鍵時刻,我沒有用同樣前所未有的最大精力去學法、同化法,路當然是走不好的。

我清清楚楚地明白,如果我當時不放棄背法,就這樣一遍接一遍的背,保持那種精進狀態,很可能現在不在這個魔窟,很可能路會不一樣的,損失也可能小得多。於是,我下決心,出去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背《轉法輪》。

出來後,卻是另外一回事了。很多曾經身陷魔窟的同修可能都有這個體會,在裏面時學法很抓緊,出來後反而放鬆了許多。我也有這個因素,但還不止這些,我又遭遇了很大的魔難,幾乎差點毀掉了,這樣一耽誤,轉眼已是2003年8月。但我最終還是拿起《轉法輪》,又開始了背書的進程,距離上次放棄背書,已是3年零8個月了。

這次背和上兩次又不一樣,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對法的理解和自己的基點也完全不是3年前的那個我了。其間,我真切地感到了甚麼叫「脫胎換骨」。

這次背法是在非常忙碌與奔波中完成的,我是搞技術的,負責資料點的技術維護,經常在長途車上四處奔波,但我時刻感到師尊在不斷看護著我,加持我,因為我每背到一講,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都會有相應的事情,讓我明白我正在背的內容背後的法理。伴隨著背法,我們的資料點越辦越多,越辦越好,我自己的能力也越來越強,大家的誇獎也越來越多。

那段時間,正好背到「自心生魔」,有一天,我背到「那魔還會誇獎你,說你有多高呀,說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認為你了不起,這全是假的。」冷汗直冒,我的老天啊,現在我不就是這樣嗎?我多了不起呀,我技術好,法也學得好,別人都在讀,我在背,還在明慧上發表文章,我的事情別人都做不了,別人都離不開我,「在這個班上現在就有人感覺自己不錯呢,那個說話態度都不一樣。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在佛教中也很忌諱這個東西。」(《轉法輪》)我說冷汗直冒,一點也不誇張。那段時間,真是反覆背這段法,反覆提醒自己: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修煉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定要清醒,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千萬要清醒啊!

那幾天,正好師父評註《金佛》發表,正好自己已經有這方面的體會,看後深感師尊提醒恰到好處。

第七講開始時,出現了一個現象,我背法有時會不自禁地流淚,想抑制也抑制不住。那天,我背到「從小吃苦,長到懂事的時候,師父來了,當然他不認識了。師父用功能把他儲存的思維打開,一下子想起來了,這不是師父嗎?師父告訴他:現在行了,可以煉了。這樣經過許多年,師父把東西傳給他了。」我停下來,失聲而哭,很長時間。其實我在常人中,少年喪父,青年喪母,幾十年風風雨雨、坎坎坷坷,加起來也沒有這麼多眼淚,那是本性的歸真,深感師恩浩蕩,無以為報……

背第八講時,進度突然慢下來了,師父評註《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後,我們一下子忙起來了,要收集整理資料,要趕緊製作,還要和同修們切磋,共同提高,邪惡也真的是被點著了要害,像瘋了一樣干擾。我有好多事情要做,背法漸漸鬆懈了。

越鬆懈,越沒時間背,事情越多,干擾越大,有時,甚至出現3天只背了1頁,相應的干擾也升級了,有一次,我和同修到當地學員家收集材料,被兩個惡警堵在樓下,進退不得,幸得師尊保護才脫險。那時,背法感覺非常難,思想中考慮的事情太多,已經背到第九講了,卻遲遲不能推進。

終於有一天,邪惡來了一個大干擾,今年大年初一,師尊的講法發表,我到資料點上準備打印,發現打印機壞了,修也修不好,大過年的,維修的也放假了,趕緊找別的同修幫忙,好不容易把經文打印出來了。因為外地還有兩個點,連夜趕往外地,一去,同修說打印機壞了,我一看黑乎乎的,打印經文肯定是不行的,就想還有一個點,到那裏一起補上,誰知趕到另一個點,那裏的打印機也壞了。

我坐在那裏,看著打印機發愁,維修的最早也要初八才能上班,自己修吧,足足修了一天,幾次想起好像幾天都沒有學法了,可就是拿不起書來。修到晚上,才發現白忙了一天。

三台不同地方的打印機同時壞,這實在是非同尋常。只好再往回趕吧,回去打印好了再送回來。

來回奔波,身心疲倦至極。心情沮喪到了極點,我居然被邪惡這樣干擾得東奔西跑,勞民傷財。回省城同修那裏,看著打印機正在打印,我終於拿起了書,我已經背完「根基」了,為甚麼老是背不了「悟」呢?不管怎樣,我今天一定要背完「悟」。於是,邊打印邊背,我這才發現:背法的確已成了我最後的一個「愛好「了(如果我還有愛好的話),因為背著背著,我的疲倦消失了,從內心又升起了那種愉悅,又感受到了那種幸福,生命在法中的幸福,那是任何娛樂與愛好都不可能帶來的內心的喜悅。

就這樣,在長途車上的奔波中,我的背法進度又恢復了,終於在上週,我背完了最後一句話。然後,我默默地流著淚,因為我感受到了無比巨大的幸福。

我不知道同修們想過這個問題沒有:如果正法有截止的一天,修煉有截止的一天,那麼,我們學法的時間是不是也有截止的一天呢?是不是學一天少一天呢?有時我看到有的同修把精力和心思都用到不必要的地方去,真是心疼啊,我們到底來這裏幹甚麼的,甚麼是最應該珍惜的,到底甚麼是生命的最大最根本的幸福,真是要好好地、反覆地想清楚啊!

正是認識到這點,我一刻也沒停,當時就從最後一頁翻到第一頁,開始又一遍背書進程。現在,我正在背「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我打算背完這一遍後,開始背《北美巡迴講法》、《元宵節講法》等,理由很簡單,我「喜歡」背。

昨天,我拿起書時,真真切切地感覺到他不是一本書,他是我生命的創造者,我的全部歸宿、我一切的源泉、一切的意義所在,如果我以前背法還有完成任務、或者自身提高、或者減少迫害或者得到甚麼的話,那麼我現在只有在背法時,才真真切切感覺到幸福,我一天中最愉悅的時光,就是在背法中,所以,我說背法的理由很簡單:我「喜歡」背。

我背法的故事暫時講完了,這裏跟願意背法還沒有開始背的同修切磋一點小經驗。

1、最好不要指望一次全部背熟,那樣會很難,很容易中途放棄,要有背幾遍的準備。就像通讀一樣,一遍遍地「通背」。
2、千萬不要怕忘了,因為背後面忘前面是很正常的,修好的會隔開,會背的那部份也會隔開的。如果你老是覺得前面背的忘了,老是重複背,一來可能會影響信心,二來進度會非常遲緩,也可能嚴重影響信心。其實,當你背第二遍時,你會發現以為忘了的,其實沒有忘。
3、最好不要過於「較真」,否則會覺得很難背,進度緩慢,也影響信心。當然不漏一個字是必須、肯定的,但如果你把補漏當成一個漸漸達到的過程,就會輕鬆多了,我第一遍背時,漏了很多字,第二遍背就補了很多,反覆背就都補起來了。
4、最好是專一點,我的經驗是背書就不通讀,所有的學《轉法輪》的時間全部是背書,所有的大腦空閒時間(過去經常被胡思亂想所佔用)全部是背書,這樣做效率一定是最好的。

這裏還想提醒一點,當你開始背書或者下決心開始背書的時候,有一種干擾你背書的因素,就是讓你通讀或者抄書,表面上好像也對,其實是干擾,特別是背書進度已經開始時,出現這樣的念頭,那很可能是干擾。

5、不要擔心記性不好,不要覺得自己速度慢,「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放下心只管去背,你看看會是甚麼樣?保證不是你當初想像的那樣。
6、千萬不要放棄,哪怕你遭受很大的困難,你的進度很慢很慢,甚至中斷了幾天,也不要放棄,不要沮喪,一旦放棄,信心會大損,只要不放棄,咬牙堅持下來,「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7、老學員有個優勢,因為他們讀得太熟了,背得會非常快。我在背的時候,有位95年得法的同修在旁邊,我想不起來的,她可以接著背,其實她不會背,就是太熟了。後來她也開始背了,第一遍就背得飛快。

最後一點,背法不是目的,只是形式,同化法才是最終的意義。

寫到這裏時,順便說一下,漸漸地,我發現認識的同修很多都開始了背《轉法輪》,很多同修都感覺剛一背,就悟到很多東西,完全不一樣了。

我做得還很差,我還在背的過程中,我知道很多同修早就把《轉法輪》一字不差的背下來了,這裏只是講自己的故事,也許對大家會有一些借鑑。肯定會有不足之處,還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最後,讓我們共同重溫師尊有關背書的講法:

「問:時間有限,又想通讀,又想背書,可是又感覺背書影響通讀,這個關係怎麼擺正?
 師:你在通讀的時候對你的提高那是有相當大的好處。要是背書的話,你只能夠在一個特定的時間,爭取花點功夫把他背下來,以後就省得拿書去通讀了。但是必須集中時間把他背下來。不然,你又想通讀,又想背,又想通讀,老是這個想法,那就老是這樣。你在背書的時候不會影響你通讀,也不會影響你因為不能通讀而造成不能提高。因為你在背書的時候,每個字背後都有無窮無盡的佛、道、神,每個字都能讓你明白不同層次的理。」(《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講法)

「我們有些人能夠把法背下來,過一階段時間,背得非常熟為甚麼又忘掉了?因為背得非常熟的那一部份已經修過去了,留下的還是不明白的這一部份,還得接著看。」 (《法輪佛法》-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

「我就說這個意思,說這樣好的東西我們為甚麼不把他背下來呢?時時刻刻要求我們在常人中能做個好人,能提高,你背下來不就更好嗎?時時刻刻都有對照。這樣一來就掀起了一個背書熱。」(《法輪大法義解》)

註﹕以上引用師尊原話除註明外,全部引自《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