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學法的體悟


【明慧網2003年11月10日】今天學法,學到「武術氣功」一節時,當看到「這個人名片上邊寫了好大一堆名頭,甚麼國際書法氣功等等。」這句話時,瞬間我明白了我在實修中一定要持之以恆去盡自己那些變相的名利心與顯示心。因為我從這句法中看到了師尊要叫我去掉這些心。而我以前學法時,對這句話並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看過去就看過去了。

前段時間學法,當看到「大根器之人」中這一句:「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時,心中也突然有了一個領悟,對於怎樣學好法有了一個領悟:原來我以前學法時,當學到像「顯示心理」、「歡喜心」、「妒嫉心」等講法時,我知道這是在談執著心,覺得比較容易懂。當學到像「遙視功能」、「辟穀」、「偷氣」、「採氣」等等講法時,覺得平平淡淡,看過之後印象很淺。但是,上一次學的時候感覺就不同了,我覺得我開始在學法的內涵了。從那句法中,我看到了我以前和現在對法認識的差異。之所以我長期把它就領會成那麼一個意思,是因為我潛意識中是把大法當作佛教中的戒律在學了。而師尊在《佛教的論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份》中早就談過這個問題了,只是我沒學懂而已。

我一直在資料點做事。從前段時間,在師尊的慈悲點化下,才逐漸意識到自己與法的差距。原來,我一直只是在從行為上注重或做到學法、發正念、講真相。而且,嚴格地說,就這一點,也沒有完全地做到和做好。原來在我的觀念中,是把學好法一直當作做好事的一種手段,而不是把做好事當作學好法的一部份。師尊點化我開始對自己學法的動機有了新的認識與正念的主見。

於是,從那時起,我是這樣規定自己學法的:每天要多用些時間來學法。學法前,意識中明確:師尊的講法都是無限慈悲無邊內涵的,每一句法中都有我要去的常人心,不同層次狀態表現的常人心,我永遠有心可去;不僅僅是在學法中,在遇到的每一件事中,我也永遠有心可去。放下每天要學多少的心。放慢學法速度。學法時,精力全神貫注,靜心學法。連貫地看懂法的表面文字意思。體察學法過程中自己思想中的哪一念,哪種情緒是對法的執著而不是向善向上的心,體察到,就馬上從思想中抑制它,不允許它再從思想中反映。每天除開學法外,用法對照其他的事:煉功、發正念、講真象、日常生活必須事等。我做了嗎?心做到了嗎?煉功時是排斥一切念頭了嗎?發正念時,是按照《正念》的標準去要求的嗎?我執著於發正念時身體的感受而放鬆了意念中專注對邪惡的鏟除了嗎?講真象(做真象之事)抱著甚麼動機與情緒去做或不做的?有時有想去建議或要求別人怎麼做好時,先想一想自己:我在這件事上已經做到了嗎?心做到了嗎?日常生活必須事是敷衍了事還是心平氣和?……我才這樣剛剛一做,就發現自己與法的差距何等之大,而且我只能做到(從心到行為)我想做到的一部份,有時稍微一下管不住自己,就只能做到一小部份。我發現在修煉中,我需要不斷地自覺、自覺、自覺……。我感覺自覺真難,可是又多麼可貴呀!不過即使如此,我也真的明顯體悟到正念昇華的感覺了:就從那樣學法起,我不斷地從學法過程中悟道,不是有意去悟悟到的,而是學到哪一句,很自然地瞬間明白了一個甚麼意思,伴之一絲我人的驚訝與一種感覺法的玄妙美好。同時,時不時感到像灌頂或身體內突然一股熱流一動;或突然間置身於天地一片金光中,但瞬間又變過來;書上的字突然變成呼呼轉的法輪或其他,都是五顏六色的……;連每一個夢都與修煉有關,有時在除惡,有時是對心性的考驗。有時看完一遍書,感覺不知悟道有多少,但感覺又飛快地隔過去,記不住了;有時甚至一段中都有幾個地方明白了,覺得:啊!真玄妙!竟有這個意思啊。我原來有這樣一個掩蓋的心啊……

我還記得這樣學著學著,有一天突然明白了「遙視功能」後面的一個意思,哪是我以前想的那麼回事呀!原來我自己對此在這以前一直是一顆強烈的求知識、好奇與探索的心。我不知道這顆心執著了數年,在學法時,這顆心,始終是增而不減。

這樣學法一個多月後,我遇到一件事,明白了昇華的心境就會帶來一切的圓容。有兩個同修來找我,我與她們有半年未見面了,她們說,近段時間,想起很想來找我切磋切磋。我也很高興,很想與她們切磋。在切磋前,我心中很自然地明確一念:我們修成的那一面才是真正的我和她們。都是偉大的神,是互相尊敬的。那麼在切磋時,我永遠要用尊敬的、平等的心與她們交流。我們開始了切磋,過程非常祥和。她們真誠地坦露著她們的心境,講述著她們修煉過程中一切。從中,我看到自己人的侷限也看到了她們人的侷限。過程中,時不時我很自然地對她們(同時意識中也是很明確對著自己人的這一面在說)指出:這句話這句話你夾雜著向外找的心、那句話那句話你是在執著別人對你的向外找、哪句話哪句話你其實是帶著疑心在想像別人,那樣是不對的……。整個過程,時不時聽到她們說:哎呀!就是,就是!我原來不知道,我就是有這個執著心;哎呀!聽你這麼一說我就懂也接受了,可是有時別人跟我說同樣一句話,我卻不想接受,心裏也難受;哎呀!我現在發現了,我原來有這樣一顆心……。談話中途,她們突然異口同聲地對我說:「我覺得你這次提高好大呀!」她們說話我有同感,但卻沒有歡喜心的感覺,而且我也覺得我的提高沒有她們說的那麼大。聽到她們這樣一說,我自然答道:「我也感覺到我在提高。但是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大。」她們立刻正色答道:「真的!你真的提高很大!」我們又繼續切磋。過程始終祥和,我們每個人都欣然地認識到自己很多的執著與不足,從心底裏在想怎麼修正。那種心態能感覺到。我發現這是從我修煉以來(四年多了),第一次感覺到與同修間切磋互相之間達到這麼坦蕩祥和,同時又相互促進昇華很大,而且我也是第一次坦誠直言別人許多的執著與不足。再一次感到我以前與法的標準相差何其遠,我感到這一次才是真的走進正法修煉的門了。

當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手中捧著一本厚厚的高級教材坐在大學課堂上學習。我手中的書才剛剛學到前幾頁,但是感覺內容卻是非常引人入勝。同時,看到教室裏坐滿同學,大家都靜靜地捧著書在學習。夢中看到課堂上大家都是自學的方式,教室裏既沒有黑板,也沒有講台,也沒有老師。老師就是手中那本書。夢中我還有一個感覺,我發現:在這整個教室中,只有我一個人才只有中學文憑,其他的人好像早就超過大學初級而擁有碩士、博士、專家、學者的文憑了。不過好像夢中誰也沒想這個,我自己都不關心。大家只是靜靜地各自看著手中的書,我們是那樣的悠閒美妙自得……

前幾天,兩個與我一直有聯繫的同修突然不見了。我去找了兩次都沒找到(不是一天),通訊也聯繫不到。回來後,我沒有去想他們為甚麼奇怪地不見了。我做一切照常。只是在每天發正念時加了一念:如果這件事跟邪惡迫害有關,那就堅決地鏟除掉迫害他們的邪惡!幾天後,他們回來了,原來並沒有甚麼邪惡迫害,只是因為一些真象的事到外地去了幾天。我想起我在以前,對待這些事時,不是這樣的。那時遇到這類事時,思想中馬上就要先想到是不是遭到邪惡迫害了?或者想到他哪裏哪裏平常就有甚麼執著,可能也容易被邪惡鑽空子。或者想,他跟我平常有聯繫,我是不是應該搬家?……最後才記起發正念,而且不容易專注。從網上看到外地同修遭到迫害的消息時,有時正念也沒有發。我真切地感受到昇華的心境會帶來一切的圓容,覺悟了的本性自會知道如何去做。

我覺得在如何學好法這方面多思考思考,突破突破,太重要了,內涵深遠。用心學法,從新悟道。大法無邊,我永遠有心可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