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以奴工牟取暴利:有害工作條件 骯髒食物產品


【明慧網2004年2月25日】讀了德國同修《有關收集強制勞動罪證的想法》的文章,決定將自己所了解和經歷的強迫勞動事例寫出來,以供參考,備用,希望能對此項工作有所幫助。

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馬三家勞教院女二所,由三個大隊組成,每個大隊(包括六個分隊)都有一個主管勞動的管教,每個大隊,分隊都有主抓勞動的「勞動委員」(由背叛大法的人來當)。

勞動地點就在住宿的屋內,每個屋子除了兩排床和學員坐的凳外,中間勉強能放下勞動工作和勞動的材料,裏邊的人有事要出,那必須這一排的人都得站起來才能過去。有一段時間因勞動材料的染料氣味濃烈(大多材料都是由類似白石灰的東西染成的各種顏色的豆豆,中間線製的)再加上天熱空間小,熏得多人有頭昏症狀,很多人身上、臉上、手上起了許多各種的小疙瘩。尤其是做鳥用的綠麻更是嗆人,戴上口罩都無濟於事。

所有生產的產品沒見有任何牌號、品名,不知銷往何處用於何處,管教們不准問,也不讓知情者講,有人曾直接問過廠家的人,但他們不明確回答。只是敷衍了事,只聽一些學員講,有些產品是給國外做的。記得做過類似柳條(枝)的產品,參加過二00一年春季的廣交會。

二00一年六七月間,各分隊被迫到外邊稻田地拔草,一連去了數日,從早到午沒有間歇,不准直腰,催促喝斥不停,致使每天中午都要用車拉回一些因超負荷的累和酷熱而昏倒在地裏、水裏的學員,特別是不妥協的大法弟子更慘,今天昏倒了,明天還得去,管教說:不轉化的人沒有不參加勞動的待遇。聽一些老學員講大連學員楊傳軍,曾因被強迫勞動,昏死過去十個小時。(當時的男隊)

拔稻草時水很深,穿的靴子又不跟腳,底下又是粘泥邁一步都困難,還要把鞋根拔出來,一使勁就坐在水裏,靴子灌滿了水,但又不敢脫,因水裏有水蛭,不小心就被咬,有很多學員被咬,經常有學員整個下身泡在水裏一泡半天。

二00一年--二00二年間,還經常的為廠家剝蒜皮,據說那些蒜是去做蒜蓉辣醬的,可那些蒜在剝皮前先要用腳(穿著鞋)踩成瓣狀,然後在廁所的水泥池子裏用臉盆泡水,一段時間後再由學員們用手剝掉蒜皮,當時,被迫害得患各種皮膚病的特別多(疥瘡……)手上、腿上、胳膊上都是,癢的時候就去抓,反過來又去剝蒜皮,衛生問題從無人過問,勞累之餘,很多人為蒜醬的消費者擔憂。

以上這些只是馬三家在99年10月28日成立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以來,對所有在押法輪功學員(約三千多人)強迫勞動微不足道的一個點敘述,更多更殘酷的強勞迫害,希望有此親歷的同修能有更深刻的描述,將邪惡的迫害及早地曝光於天下,讓邪惡盡絕藏身、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