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衛生」筷和勞教所的奴工生產(二)


【明慧網2004年2月25日】(接前文)

二、中國的勞教所普遍進行奴工生產,涉及產品種類廣泛

在海內外商業圈普遍追求採用廉價勞動力降低生產成本的潮流中,中國的勞教所內增加了更多的強制奴工生產。在過去的四年裏,在被強制的奴工中,除了一般的勞教人員外,還包括因為信仰真善忍而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截止到2004年2月中旬,已經有896人因為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另有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並從事著超強度的體力勞動,其中包括包裝筷子、加工麥當勞(McDonald)玩具及許昌市創匯大戶河南瑞貝卡髮製品股份公司的假髮。

◇1、據武漢法輪功學員2004年2月9日發表於明慧網的證詞,武漢市武漢何灣勞教所長期強制被關押者加工麥當勞(McDonald)玩具,如鷹、熊等,加工工序複雜,從早晨6:00開始一直幹到第二天的凌晨2:00。

◇2、蘭州大砂坪看守所的在押人員,睡覺只能側身才能躺得下,每天吃的只有饅頭和煮麵條,條件極其惡劣,卻要被迫每天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動。根據法律,看守所只是偵察階段暫時關押犯罪嫌疑人的場所,並未確定其是否可以最後定罪,不允許進行體罰勞動,但被關進來的人一律被迫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動,為甘肅知名外資企業「正林」瓜子廠進行生產。

蘭州大砂坪看守所冬天分揀大板瓜子,夏天嗑瓜子、剝瓜子。每天從早到晚連續蹲著幹10個小時以上,只有兩頓吃飯時間才可以停手。冬天在放風場露天撿瓜子,許多人手被凍傷、磨破,手上的疥瘡淌著膿血滴在瓜子上;夏天很多人牙被嗑掉、嗑壞,指甲整個被剝掉,但不允許休息。由於看守所也知道這種勞動是非法的,所以每遇外界採訪或檢查,奴工們都被事先通知停工,打掃衛生,將瓜子裝入麻袋藏起來,然後將報紙發給每人,排整齊讀報。等檢查一結束,馬上又開始開工。

由於看守所在押人員勞動不給任何報酬,「正林」瓜子廠就與看守所聯營,利用這無償的勞動力賺錢,利潤與看守所分成。「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在幾年的時間,成為中國境內最大的炒貨類食品生產基地,1999年營業額達4.6億元,主打產品正林「手選瓜子」還遠銷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東南亞和台灣等。

蘭州的西果園看守所、客閥廠監獄等都進行這種非法勞動。

◇3、在中國假髮製品最多的河南許昌有一個河南省第三勞教所(也稱許昌市勞教所),該所在難以維持時靠大量綁架法輪功學員並強迫後者生產奴工產品出口創收而復甦。該所所長屈雙財因積極迫害法輪功受其上級賞識,2003年5月調任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與許昌「瑞貝卡髮製品集團有限公司」簽定了加工合同,並帶去了酷刑「約束衣」,不久便將被非法關押在十八里河的三名女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

河南省第三勞教所的警察沈建偉經常講:三所在前一段已無法維持,就要解散時,綁來了法輪功學員,以每名兩萬元的撥款作為「轉化經費」。借此機會,三所以其中八百萬元的撥款建樓房,獎勵迫害賣力的幹警。現在,三所還以每名800元的價格買法輪功學員,為勞教所惡警們拼命提高產值。在這裏,誰要喊一聲「法輪大法好」馬上受到各種酷刑摧殘。

河南許昌市第三勞教所長期超強度奴役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為瑞貝卡髮製品公司等企業做奴工的惡行在明慧網多次被曝光後,海內外大法弟子增加了講真象得廣度和力度,近期以來三所每天接到的業務訂單明顯減少。由於利益受到損失,三所又生一計,2004年2月16日,經過精心策劃,他們邀請經營檔發的多家企業主及有關人士到三所各處進行參觀,導演「和善」把戲,企圖以此來掩蓋和抵消迫害事實、繼續牟取暴利。

◇4、凡是被廊坊市看守所關過的人都知道,那裏的繁重勞動是高強度超負荷的,是使人難以承受的,那裏有挑不完的豆子,包不完的筷子。在那裏管勞動的所長每天都要給在押人員規定必須完成的任務,如果不能按時完成,就不讓睡覺,還罰值夜班,每天從早到晚要幹十幾個小時,在炎熱的夏天,由於通風條件不好,經常有人中暑暈倒在監室裏。當有關部門來參觀檢查時,管教們就過來讓大家把手裏的活放下,把東西都抬到遠處藏起來。這時全體在押人員開始打掃衛生,之後便席地而坐背監規,好像很正規的樣子,等檢查完後再接著幹。

◇5、一位曾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市雙口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曾在給明慧網的投訴中寫道:「因為勞教所裏惡劣的生存條件,百分之九十的人身上都長了疥瘡。當時我的腿部胸部和雙手都被感染了,但即使是這樣仍然要被強迫勞動。」

投訴說:「惡警安排我往紙套裏裝一次性的筷子,也有時安排我用簽子穿用於燒烤的素食串。車間裏很多大法弟子都生了疥瘡,有的從指甲裏往外流黃水。又因為不能戴手套,所以黃水都染在食品上、筷子上。勞教所不顧大法弟子的死活,也完全不顧消費者的健康,這樣的產品根本談不上衛生。而就在同一個車間裏既生產食品又生產玻璃絲材料的防火簾子,車間裏瀰漫著玻璃絲碎屑。有一段時間我在車間裏綁刷碗的炊具,正常定量每天做170個,而實際上給每個人定在390個,手頭慢的人要幹到天亮才能幹完。有幾次「上邊」來檢查,惡警們為應付檢查,就在生產紀錄上寫上170個,按時下了班,但在凌晨兩點又都把人轟起來繼續生產。對於不配合管教的大法弟子則被隨意增加生產定額。被關押在勞教所的人就這樣累死累活的幹,卻得不到任何報酬。」

◇6、天津市建新勞教所是專門為迫害大法弟子而擴充的,光女子勞教六大隊自成立以來就陸續關押了幾百名大法弟子,其中大部份是50歲往上的,年齡最大的73歲。

天津市建新勞教所瘋狂奴役大法弟子和犯人,強制每天勞動達十七、八個小時,完不成任務不准睡覺,有時甚至連續幾日幹通宵,或只讓睡一兩個小時的覺。許多大法弟子特別是年齡大的都是因為有病而走入修煉的,在這種惡劣環境下,由於不能學法煉功,精神和身體上的壓力使她們難以承受,長時間的勞累使她舊病復發。有一位李姓老人持續高血壓200以上,有嚴重的心臟病,但還必須完成生產任務,在半夜12點上廁所時栽倒在廁所裏,在廁所搶救一個多小時無效後,被迫送往醫院搶救,確診為大面積腦出血,開顱後發現四個腦室有三個腦室大面積出血。出事後惡警為了逃脫罪責,讓犯人和猶大出假證明欺騙家屬。

更有甚者,它們讓由於迫害而致使手上、身上長疥瘡流水的法輪功學員去幹不適宜幹的食品的活,一些長疥瘡流水的犯人及染有性病的賣淫女犯被命令去選瓜子仁、包巧克力、糖果等、折點心盒、月餅盒等,並且都是在住人的床上操作,嚴重違反食品衛生法,侵害人民的身體健康,還讓染有傳染病的人裝帶有兒童食品的玩具

◇7、瀋陽龍山教養院從2001年7月開始,逼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加工各種顏色的蠟燭出口(普通類勞教人員也被強迫勞動),以廉價勞動力榨取錢財。

2001年7月中旬,龍山教養院接了第一批加工蠟的活。年老體弱的法輪功學員在監號裏加工裝蠟的塑料包裝盒(摺疊盒底、盒蓋,用膠水粘上盒底、盒蓋的八個角),還有小牛皮紙盒和塑料袋包裝的。

大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帶到位於離教養院大門不遠的大廳,加工、包裝蠟。蠟的顏色有十多種,每種都散發出刺鼻的化學香料味,一天下來,渾身都是蠟屑和刺鼻香味。很多學員因聞這種香料味而臉色蒼白、頭暈、噁心、厭食、四肢無力。

每天被強迫勞動者有百名左右。普通類勞教人員快的每天每人能完成80-90盒。

粘盒的透明膠水有毒,因粘貼時要用手按住,所以經常有學員的手指被粘在一起,有時手指皮膚被粘掉在塑料盒上。

龍山教養院的「出工」勞動時間開始為每天早七、八點到下午五點,後來惡警隊長說集裝箱等著裝滿上船發貨,有時就要加班到後半夜一兩點。再後來大廳裏幹不過來,乾脆將做蠟車間挪到窄小的監號走廊,本來監號被封閉得空氣流通很差,這下滿走廊、滿屋都充滿化學香料味。

由於長時間的勞動和有毒氣味,造成時有法輪功學員體力不支,一大隊一位姓寧的學員從做蠟大廳回來,頭暈,四肢無力躺在床上起不來。一次,二大隊一姓楊的老年學員臉色蒼白,被人從做蠟大廳架回。

做蠟燭的活一直持續到2002年初。這只是廠商為趕海外感恩節、聖誕節和新年的季節高峰,利用中國勞教所的奴工,大量加工蠟燭的一個例子。

除蠟燭外,瀋陽龍山教養院還加工節日飾品(雪人、雪花等),做鞋底,縫大衣(上袖子,釘扣子),包糖(酸甜苦辣糖)等,勞動時間更長、強度大。

◇8、佳木斯勞教所獄警為獲暴利,在外聯繫不法廠家承接項目,對關押人員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強制加班加量勞動。以嚴重超標的劣質有毒膠為原料做手機套,使被關押人員身體嚴重受損。長期奴役和有害物質刺激下,法輪功學員被折磨得不能幹活,或抵制迫害不出工時,就被惡警毒打。

強制以超標致癌原料生產:從2003年3月8日,佳木斯勞教所九中隊全體勞教人員80多人幹活做手機套,材料是廠家的,勞教所出人出力,計劃年產值300萬元,這樣可以免稅收,雙方從中獲暴利(實際是勞教所出賣營業執照)。

車間裏,老闆為了賺錢,用的膠是劣質的,氣味嗆人,代班的警察受不了,就找到技術監督局的人。監督局的人拿著儀器來了,儀器大叫,他們說:「這種手機料有毒物質嚴重超標,可以致癌。」這樣,警察戴上大口罩,不進車間,12月份天那麼冷也在外面呆著,卻讓法輪功學員在裏面幹活,同時拿有毒物質坑害消費者。

佳木斯勞教所的手機套車間,不但氣味受不了,還每天定額超出工作能力的產量,完不成就加班。好多人流鼻涕帶血,心跳、上不來氣。法輪功女學員石靜面色蒼白伏倒在工作台上,稍好一點,就得繼續幹活。

粉塵、劣質膠生產亞麻汽車坐墊:2002年4月,佳木斯勞教所七中隊接了一批亞麻汽車坐墊的加工活,逼迫法輪功學員從早上7點至晚上7點半或8點不停地幹活。這種亞麻灰塵特別大,刺激呼吸道,造成喉嚨發癢,呼吸困難、眼睛紅腫。車間沒有任何保護措施。法輪功學員曹秀霞被折磨出病來,不能幹活,惡警孫立敏就對她進行毆打。

用有毒的劣質膠糊月餅盒:2002年7月,佳木斯勞教所七中隊讓法輪功學員糊月餅盒,用的是有毒的劣質膠,氣味刺鼻。有很多學員被嗆得眼睛紅腫、噁心等,可惡警根本不管,只顧賺錢。這些活都是大隊長何強及所裏的人安排的。

◇9、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為了賺錢,與多家工廠掛鉤,生產大量用於出口的床上用品、加工塑編水泥包裝袋、貼商標等,殘酷奴役法輪功女學員。

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五大隊的法輪功學員受害最深。她們的勞動車間設在大食堂廚房的地下室,下水道縱橫交錯,低矮黑暗,伸手不見五指,臭水不斷滲漏到車間;室內擺放6台高頻電動縫紉機和10餘台手縫紉機,及8張3米長的工作台;地下室出口封死當廁所擺尿桶,沒有隔牆,臭氣、尿味熏人。勞動時,隆隆機器聲不絕於耳,加上頭上廚房機械聲嗡嗡作響,令人頭暈目眩。

法輪功女學員們在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被迫在地下室幹12-15小時,見不到陽光,呼吸不到新鮮空氣,伴著高分貝的噪音。學員體質明顯下降,神經衰弱、感冒、頭痛、腹痛、胃腸功能紊亂、聽力視力下降普遍;多次向執警反映情況,要求每天中午或晚飯後讓大家到室外活動10分鐘,都被警頭牛學蓮、趙傑拒絕。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的警察還隨時延長勞動時間。如果完不成「勞動定額」,就辱罵學員、扣罰勞動分、延長勞教期等。惡警趙傑宣稱:「國家不能白養活你們,幹不好還要加倍地懲罰,這裏有的是措施!」(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