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樹市焦守桐被非法勞教兩次 遭三年非人迫害


【明慧網2004年2月19日】1998年12月我有幸喜得大法,走上了修煉的路。法輪大法是教人向善,同化 「真、善、忍」,做一個一心為別人著想,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真正的好人。我知道了人來在世上的真正目的───返本歸真,返回到自己的先天本性,回到自己先天最美好的家。從此我變得開朗起來,生活充實有意義。得法不長時間,身體和家庭環境都明顯地發生了變化:我多年的胃炎、胸膜炎、痔瘡等疾病都不治而癒了;我70多歲的母親從煉功開始就一片藥都不用吃了;更顯著的變化就是家庭和睦了,夫妻從此不打架了,因為我知道有矛盾向內找自己。我家充滿了快樂和希望。我發願一定堅修大法做好人。

可不曾想獨裁統治者江澤民,出於妒嫉、自私心,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大法及修煉者的血腥鎮壓,對法輪功創始人李老師極盡造謠、誣陷、誹謗,動用一切國家宣傳及暴力機器誣蔑法輪功,一個個大帽子鋪天蓋地地扣下來,真有天塌之勢。中國大陸開始了一場古今中外最惡毒、最殘酷、最無人性的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及家屬遭到了極嚴酷的身心迫害。

我曾兩次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勞教兩次,共有三年之久完全失去人身自由,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家人在精神和物質上也承受了難以想像的苦難。想起那些恐怖的日子,真是慘不忍睹、不堪回首。

99年7月20日江××發動全面迫害法輪功開始,我到省政府所在地長春上訪請願,表達心聲,被警察強行押到警察學校大院關押一天,被遣送回家。想了很久,知道這麼好的功法沒有錯,教人做好人多好啊,為甚麼不讓煉,我想不通,沒有道理呀!

臨近國慶節,江集團怕法輪功學員上訪,下令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9月20日我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榆樹拘留所,當時村治保主任李鳳超,所長張德志,十分賣命於江氏集團。在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隨便打人、罵人,根本沒有人民警察的形像。在拘留所裏不讓學員煉功、學法。成天坐板體罰,非打即罵。女監舍學員煉功,他們就用皮帶、塑料管,拳打腳踢毒打她們;冬天讓大法弟子到屋外受凍,只穿內衣,還給學員張化雲、劉術春等戴大號腳鐐滿院走,把腳脖子都磨得血肉模糊;還給學員上大掛:就是把手、腳用鐵筋固定在特製的鐵架上,動都動不了,不能坐,不能站,非常痛苦,一般人是想像不到的。不給學員吃飽飯,每天只兩小塊玉米發糕,還得交15元伙食費(每天),否則晚上就不給被蓋。而且那裏的警察還趁機勒索錢財,小賣店的東西是外面的好幾倍。還不斷地對我們進行精神侮辱和肉體折磨:政保科經常來提審我們,對堅定修煉的學員連打帶罵,經常有學員被打得鼻青臉腫。「十。一」那天,我們四、五號監舍的學員和女號學員背老師的《論語》,惡警們氣急敗壞,對我們好一頓毒打,我記得當時被打的學員有韓玉珠、陸樹林、焦明峰、焦傳付、王先友、單振樹等,後來把韓玉珠、陳榮輝、譚秋成、陸樹林等非法關押到看守所。一次,一孫姓警察在外面丟了錢,回來拿法輪功學員出氣,打了女學員劉術春好幾十個嘴巴,毫無人性。在這黑暗的地方,我被非法關了70多天,有的大法弟子最多被關了三個多月。行政拘留最多是15天,可見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是為所欲為。 

2000年2月23日,我的其他幾名學員去北京上訪,由於我當時認識不清,心態不純正,怕心很重,我們剛到長春車站,就被便衣截住,通知了當地公安局。經過了一頓毒打和辱罵又被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間,一次我和鄭福祥、陳文斌、劉文喜、韓玉珠在號裏煉功,被值班管教陳岳國告訴了本班管教員王飛,他把我們叫到管教室,讓我們趴在地上,用「小白龍」(寸粗塑料管)瘋狂地打我們,打不動了叫惡警高勇、楊志飛輪番打,我們的屁股被打成黑紫色,腫起老高,十分疼痛,坐都不敢坐,韓玉珠被打得最重。但他們還叫我們照常坐板、做操、跑步……這一次我被判了勞教。3月17日我和韓玉珠、鄭福祥一起被送到葦子溝勞教所。我被分到三大隊一班,很邪惡的一個班,管教員斐非。初到這裏刑事犯對我百般侮辱,有的警察更是窮凶極惡。當時比我先來的學員有二班王先友,三班梁振興,隊裏的髒活、累活都讓我們幹,每天掏鋪、擦樓梯、打水,慢了就挨打挨罵。勞教所本來關押的是那些偷、搶等幹壞事的人,可現在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關在這裏,真是黑白顛倒、善惡不分。

4月份,勞教所為了掙錢,叫我們出外工,幹的都是建築工地上的重體力活,分派任務時,慢一點就被幹部、刑事犯打罵,完不成 回隊裏不讓睡覺,連打帶罵,幹活時從來不讓休息,一個勁地催快幹,中午連吃飯時間也不到1小時。二班後來一個大法弟子叫於佔春,沒出外工,在家糊紙盒,每天還得幹很多雜活,分的糊盒任務又多,老於根本糊不完,值班的就叫他成宿糊,不讓睡覺,別人還偷老於的料或成品,管事的不管不說,就我知道老於有好幾個通宵沒睡覺。

到6月下旬,上級下令對法輪功學員強制轉化,不讓法輪功學員出外工,在家整頓。一個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沒有錯,往哪轉化呢?惡徒們就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不讓睡覺,體罰,用床板、木棒打大法弟子,惡警還許諾刑事犯,打大法弟子有功者減期,那些利慾熏心的惡徒更是肆無忌憚,對我們大下毒手,梁振興、於佔春就被惡徒毒打後,罰「開飛機」(頭朝下,兩臂後伸撅著)一宿,不讓動,非常痛苦,一般人撅幾分鐘就受不了,全身是汗,全身麻木失去知覺。第二天還照常分給糊紙盒任務,幹不完就打。各隊都對法輪功學員殘酷折磨,一大隊學員韓玉珠被刑事犯打昏死過去好幾次,他們還給他穿上棉襖、棉褲,蒙上頭,用板子狠打,好幾個人輪番打。時值7月,大熱天,他們把韓玉珠打壞了還造謠說韓有精神病,幹部假裝不知道。一個血肉之軀,竟被如此摧殘,可見邪惡凶殘至極;二大隊鄭福祥、辛世文、單振權、段相輝,四大隊學員張偉等都被打得腦袋青腫,渾身是傷。就在恐怖籠罩著葦子溝勞教所時,7月12日長春司法局來令,把我們都轉到長春奮進勞教所,這裏成立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大隊,朝陽溝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也被轉到這裏進行迫害。據朝陽溝來的學員講,那裏的惡徒更兇,對大法弟子更狠,家住農安的趙祥,惡徒們幾乎把他的睪丸捏出來;不讓王俊等學員睡覺,用腳尖站,腳跟下面安上按釘,腳跟落下來,釘子就扎到肉裏;還用鋪板毒打,成天成宿撅著,有值班的看著,動一下就遭到毒打;後來把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轉到奮進勞教所。

到這裏也是一樣,他們找來刑事犯人看管我們,不讓睡覺,到晚上12點,有時到凌晨2、3點鐘一直坐板,還讓7個學員擠在一個小單人床上,門窗緊閉透不過氣來,九個人擠在一個長條凳上。讓堅定大法學員超強度走隊列,讓一個叫白依拉的蒙古人訓練,此人當過兵,性情暴躁,對法輪功學員超強度訓練,稍有不慎就被其拳打腳踢,幾乎每個走隊列的學員都被踢過,好幾個被踢壞的,白小軍的腿都被他踢折了。學員莊顯坤,被迫害得渾身長膿疥,行動困難,可惡徒和警察還逼他走隊列,從沒間斷。他們還對學員特別是新學員用電棍、鎬把等相威脅、欺騙,進行轉化,不然就加期扣分。在這裏不轉化,一天扣2分,一個月還扣教育分20分,這樣一來一個月就得扣80分,等於判無期一樣。由於對法輪功學員不合理的對待,學員們在2000年10月1日絕食抗議,惡警們就採取野蠻灌食的手段,榆樹大法弟子王先友就是這樣被他們迫害致死的。他們極力封鎖消息,我們一點都不知道。當時參與迫害的有副所長李相輝、司法局副處長張建華、大隊長尹波、副隊長李長春、管教員沈全紅、潘樹強、鐘文革、張管教等,還有刑事犯楊建華、孫天軍、袁玉等。

我因聲明以前不清醒時所做的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事全部作廢,被管教潘樹強毒打一頓後,又被叫到隊長室被他們一頓毒打,打得我鼻口出血,濺了副隊長李長春一身,地毯上也滴了不少,又用電棍相威脅,我不屈服,他們就給我加三個月期,當時被打的還有韓玉珠,被電棍電了二十多下,鼻青臉腫,眼球充血。雙陽大法弟子鄭永光被刑事犯郭懷成打的脾切除,他們怕自己的醜行暴露,不允許大法弟子家屬接見,家屬見不到親人,十分焦急、惦念。一次省領導來檢查工作,所裏怕我們說真話,把我們以挑菜的名義騙進菜窖,一呆就是五、六個小時,弄的看我們的警察都怨聲怨氣,每次上面來領導,找學員談話,李副所長親自把關,不配合他們的就不讓去。

在長春某高校讀書的河南籍學員鄭紅星,經常被一班長孫天軍毒打,把小便給踢壞了,腫很大,疼痛不堪。2001年春節前夕,我因給二隊學員孫士彬經文,被楊建華發現,告訴沈管教,沈管教打我一頓,反而說我咬他,把我關進小號6天,並且加期3個月。我在這裏知道韓玉珠因不聽誣蔑法輪功的謊言,被沈管教在一樓痛打一頓,關進小號後轉到六大隊。王天明也因此事被關進小號的鐵籠子裏,把手腳扣上,叫專人給他念邪惡文章。大法弟子抵制迫害,互相鼓勵,形成一個整體,使這次迫害法輪功的陰謀徹底失敗。那些所謂「轉化」的都明白了、認清了邪惡,紛紛聲明,要堅修大法!  

邪惡之徒毫不改悔,一心為主子賣命,為了自己眼前私利,又把我們轉到臭名昭著的朝陽溝勞教所。2001年2月9日,正月十七,韓玉珠在這一天被葦子溝勞教所迫害致死。我不知道韓玉珠甚麼時候被秘密轉送到葦子溝的,還有梁振興、馮立平等。

到了朝陽溝,我被分到十分邪惡的一大隊三班。到這裏之後,班長牛玉家唆使王德超等惡徒對我和鄭福祥一頓毒打。我清楚了這裏對法輪功學員更凶殘、更邪惡!來時,所長王延偉給我們講話說這裏不打人、不罵人,文明管理,我還真有點信了。可背後他給刑事犯人開會時說,不打能轉化嗎?邪惡嘴臉暴露無遺。這裏的幹警、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都是那麼的凶殘仇恨,可見他們被江賊的謊言毒害之深,這也是江××的更歹毒之處。當時的一大隊四班,班長叫許輝,是全所最邪惡的一個班,所裏把他們認為最頑固的學員送到這裏來迫害。許輝指使邪惡之徒用各種毒手摧殘大法弟子:包括二十四小時不讓學員睡覺,新來的學員打50大板,不轉化再打,長時間讓學員大盤腿,不讓拿下來,身子挺直不准動,動一下就招來好幾個惡徒的拳打腳踢,用煙頭燒等。我知道當時受到他們折磨的學員有宮長華、單振權、於春海、魏立生、楊樹等。殷相輝被他們連續折磨二十多天,都不能走路了,上廁所、吃飯都得兩個人架著;楊樹被打昏過去,惡徒還說他有精神病,幹部、管教看見也不管。當時的一大隊有隊長陸佔民,副隊長呂之聲,管教員王凱、顧力、李軍、於管教等。一班的楊佔久差點被他們打死。這裏的學員沒有一個沒挨過打的。我在這裏又煎熬了6個多月,渾身長滿了疥皰,生活不能自理,在這種情況下,榆樹610和勞教所還趁機勒索我家三千多元錢,才放我回家,回來後半年不能勞動,親人們見我被迫害成這樣,痛苦至極。

一個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卻被判勞教一年,過了一年半才放我出來。在中國,沒處說理,更沒有法律。江××以權代法,違背憲法,把自己凌駕於法律之上。江還實行株連政策,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也遭到精神和物質上的嚴重迫害。我被非法抓走後,當地派出所還來我家要錢,我們以地為生的莊戶人家,本來生活就很拮据,他們硬讓我家交500元錢,我那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東挪西借了300元,他們不答應,後來好說歹說他們才收下。我父親也七十多歲,雙目失明,沒錢治病,還有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全靠我一個勞動力生活。而他們卻毫無人性地把我關押迫害了一年半。在社會上,家人也被別人歧視,冷眼相待,鄰居親戚不敢和她們接近,怕受牽連;孩子在學校也受別人欺負,好像他爸爸犯了多大的罪似的,孩子學習成績下降,自尊心受到極大傷害。這都是江××的獨裁統治,給世人灌輸邪惡的對法輪功的仇恨造成的,江××罪責難逃!

我回來後,知道我姐姐依法去北京上訪,被判勞教,家裏人花了八千多元錢托關係才被放回來,當地泗河派出所到她家拉走了電視機、洗衣機等財產,這和強盜有甚麼區別!

2002年1月4日11點,我因當時身體不好,不能幹活,一直在家。由於惡人栽贓,村治保主任潘振江和派出所惡警把我非法綁架,我和他們講理,他們毫不理睬,兇神惡煞一樣把我塞進車裏。我妻子去派出所要人,說憑甚麼抓人,又沒做壞事,所長把她打了好幾拳,打得她上不來氣。派出所惡警連罵帶打地侮辱我,又把我送到公安局拘留。由於我不屈服邪惡,絕食抗議,到第八天終於把我放了。在2月4日我去功友家,又被泗河派出所惡警把我抓到所裏,我不說姓名,他們就打我。到公安局後,政保科的惡警把我和功友焦傳富、呂憲豐、孫洪亮、李滿亭等帶到正陽派出所四樓,因這裏比較背人,非法審問我們,用電棍打我們,拳腳相加,這些人我不知姓名,就知道有一個姓石的,他們就像惡狼一樣兇狠成性,我不承認有罪,拒絕簽字,姓石的說,甚麼沒幹,也能判你二年勞教。他們不經任何法律依據,就把我勞教一年。在送我們去勞教所的路上,還說我們不會辦事,如果每人交兩三千元錢,就放我們回去,可以看出堂堂執法幹部,卻拿法律視為兒戲,為了錢,甚麼壞事都幹得出來,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離開朝陽溝勞教所半年,我又被送回來,這裏已經成為全省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基地(黑窩),花鉅款新蓋三座大樓,舊樓被廢置一邊,拿人民的血汗錢迫害好人。由於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問原因,就地火化」的滅絕政策,朝陽溝勞教所的惡警從上到下對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實行慘無人道的摧殘迫害。從4月5日到9日,被非法關押的400名法輪功學員幾乎都被用各種邪惡的手段折磨過:如用電棍、警棍、鋪板、三角帶、鐵絲(8號線)、竹劈子、皮帶澆涼水,用熱水燙,往傷處洒鹹鹽;不讓睡覺等。那些日子各隊不時傳來惡警的叫罵聲,大法弟子被折磨的痛苦呻吟聲,恐怖極了。到食堂吃飯時,各隊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得甚麼慘狀都有,鼻青臉腫的、眼球充血的、腦袋變形的,有背著的、架著的,各隊還有打壞不能下樓的,一大隊當時就有一個學員被打死了。二大隊的楊國柱、孫福生等,三大隊的徐洪軍,六大隊的馬勝波、邢躍山、鐘喜、於春波等都被打得死去活來,那情景慘不忍睹。我兩次被惡警王濤、李中波毒打。他們把我背銬雙手,脫去褲子,讓兩個刑事犯按在地上,電棍電、竹劈子打、鐵絲條抽打屁股,鑽心地疼,特別是用竹劈子打,毛刺就扎在肉裏;用皮鞋地踢、用膠皮棍打,不分哪個部位狠命地打,把我打的眼冒金星,心臟都要從喉嚨裏蹦出來似的,喘不上來氣,王濤說我裝死,像瘋了一樣拼命的打,嘴裏還說這就是無產階級專政。在六大隊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鄭永平、張全福(65歲)。當時他們兩個都渾身長膿疥,王濤就用開水澆張全福的雙手,當張全福不能下樓吃飯時,副隊長李忠波就叫兩個刑事犯來回拖他,後來實在不行了,他們才把張全福送往醫院,沒到醫院就死了。大法弟子付德財被他們打得全身血肉模糊,竹劈子竟打折兩根。

六大隊法輪功學員白天到農田裏幹活又曬又累,晚上還不讓早點休息,照常坐板體罰。一天62歲的陳明顯(梨樹人)要求同刑事犯一樣休息,拒絕坐板,被值班管教王濤用三角帶打得遍體鱗傷,用堅硬的塑料板凳打他的頭部,把小板凳都打碎了,腦袋破了好幾個大口子,鮮血直流,又在第二天午飯後把陳明顯毒打一頓,可見兇狠至極。遼源大法弟子胡士明見隨便打人,便寫信向隊長反映情況,被班長張軍、蘇柏青打了一頓,又告訴了王濤,王濤惱羞成怒,又把胡士明打了好幾個小時,渾身上下沒有好地方,並揚言要打死他!胡士明看師父的經文被管教發現,又被六大隊的惡警打了一天,打得死去活來。在這裏很多大法弟子都遭受到野蠻、兇狠的折磨,這只是我兩次被勞教親眼所見,親身所遭受迫害的一些片段,江氏集團及追隨者對大法、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惡比天還大,罄竹難書!

這次勞教又押了我15個月,由於當地610、派出所不給簽字,使我又多呆了兩個半月。2003年5月2日,我被釋放回來。至此結束了近三年的非人生活。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大法弟子四年多來,已有數萬人被非法判刑,十多萬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送進精神病院,已被證實八百多人被迫害致死(實際數字遠不止這些),我的遭遇只是滄海一粟。江氏邪惡集團對待大法弟子用盡古今中外各種酷刑,其流氓和殘忍比當年的法西斯有過之而無不及;還利用手中權力,操縱整個國家宣傳機器對法輪功及創始人李老師進行惡毒的誹謗、造謠、誣陷、栽贓,其下流手段絕無僅有;雇佣大批網特監視、封鎖網絡。江××對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犯下滔天罪行!

天理昭昭,善惡有報!對江××的正義審判就要開始,那些喪盡天良的追隨者及幫兇必然逃脫不了應有的報應。希望那些還有人性的公安、各級官員們早日懸崖勒馬,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給自己留條後路,否則自取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