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樹市大法弟子高鳳蓮遭酷刑逼供的經過


【明慧網2004年2月19日】1999年9月我正在家看孩子,正陽派出所王光和另一個不認識的人到我家問,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他們說煉就和我們走一趟,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審完後,又送公安局,公安局審完後又送拘留所,當時開車的是小馬,一邊罵人一邊動手打人。我被一直拘留了77天。

2000年8月,我和B到公園發真象,被惡人舉報後拘留了15天。

2002年3月10日9時左右,我正在家煉功,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我當時就知道榆樹公安局要抓人。因為白天就知道大法弟子B被強行抓走,由於B抵制迫害,他們就強行拖著B,結果B的鞋丟了一隻,褲子也拖破了。昨天就有人告訴我,說明天要抓人,當時我想,我也沒做甚麼犯法的事,抓我幹甚麼,所以就沒走。由於我不給他們開門,他們就強行把門撬開,六七個人衝進屋,動手就翻,甚麼也沒找到,就讓我和他們走一趟。我說不去,如果有甚麼事就在家說。他們說,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怕嚇著母親,就跟著他們走了。他們把我帶到刑警大隊,叫兩個人看著我。大約一小時後,把我戴上手銬送到公安局,進屋後有三個人,其中有一個叫石海林,另兩個人我不認識。他們脫下我的外衣開始打,用電棍電,石海林一邊打一邊問我,你給沒給×××打電話,我說沒打,他就繼續電我的手、臉、脖子,電棍每劃過一次,一陣巨大的電流就嘶嘶叫著,電棍的尖插入人的皮膚,疼痛難忍。這時我腦中不停地想師父的法並請師父幫助,然後不停地發正念。有一個人沒打我,卻在那添油加醋,叫石海林往敏感部位電,還有一個人拿膠皮管子把我的衣服掀起來,往腰上打,邊打邊使勁的向下按我的頭,當時我想,我給師父鞠躬低頭,憑甚麼向邪惡低頭。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不想死,我一定要等到法正人間後跟師父一起走。」他們打了一會,又把我的手從肩上拿過去,在後邊上下銬上,當時銬得很緊,簡直都卡到肉裏去了。有個人專拽手銬子,並按我低頭,後來我的兩個大拇指一點知覺都沒有。他們說我太頑固,要把我弄殘了。一直到勞教所一個多月後,我的兩個手指還麻著。

他們一直折磨我兩個多小時,電棍沒電了才罷手。剛才在旁邊添油加醋的那個人還說再充電,15分鐘就好。他們見我甚麼都沒說,就把我送到拘留所,到拘留所一摸臉全是硬疙瘩,手也有幾塊地方燒黑了,肩頭也打腫了,腰部全是黑紫色。18天後把我送到看守所。4月4日,送我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勞教一年。我被殘酷迫害一年,受盡精神折磨和摧殘。其間老母去世,也沒見上最後一面,這是江澤民欠下的又一筆血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