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省榆樹市拘留所不法警察的暴行


【明慧網2001年11月5日】吉林省榆樹市拘留所的不法警察執法犯法。法律上明文規定,人民警察不許打人,可這裏的警察置法律於不顧,對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肆意毆打。99年秋季,就有祝偉、林松濤等十幾個大法弟子遭此迫害

最為嚴重的是2000年2~3月份,榆樹市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三百餘名大法弟子。他們中有的是依法上訪後被抓,有的是在公園煉功時被抓,有的只是在上訪路上被截回,卻全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

大法弟子被抓後的頭幾天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因大法弟子們學法、背經文,看守所的女警察用拖地後的髒水滿滿一桶向大法弟子們頭上潑去,連泥帶水順著頭往下淌,還把大法書強行搜走了。於是,大法弟子們便集體絕食抗議,後來被轉到拘留所,在拘留所裏,大法弟子們仍堅持絕食。可是在邪惡的所長魏福成的唆使下,惡警逼迫幾天沒吃飯的大法弟子出去背雪。惡警還對煉功的大法弟子們大打出手。每天清晨,都能聽到棍棒打人聲和惡警叫罵聲,惡警打完人後還把被打的人扒去棉衣攆到外面凍。每天都被凍得嘴說不出話,手回不過彎來,一連幾天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姑娘劉金鳳,一次因煉功被打後又被扒掉棉衣到外面雪堆上凍,陰天下大雪冷風刺骨,不一會手就凍腫起來了,一惡警還拿著棍子往凍腫的手上打。後來,警察們把他們認為的帶頭的大法弟子關進八號屋。這個屋牆面掛霜,板鋪積水,陰暗潮濕,根本無法睡覺。

二十日清晨四點左右,大法弟子們打坐煉功,這時進來四個惡警,每人手裏提著一根白塑料管子(他們叫「小白龍」)嗷嗷叫著開始毒打。當時有一個大法弟子說來例假(月經)了,可沒人性的惡警孫景付卻說「這裏沒假」,硬是把任春英,劉淑娟等八個女大法弟子扒去外衣,只穿內衣內褲,按倒在濕板鋪上毒打。他們認為用「小白龍」打不狠,又換上黑色的膠皮管子,每打一下,被打的人都哆嗦一下。這四個惡警使足了力氣足足打了一個多小時,其中光司機韓某一人一氣就打了大法弟子朱峰三百棒子,他們四個人每人又打了十多回,這八個被打的人得承受多少?這四個打人的惡警是:孫景付、張福學、張志軍、司機韓某。他們打累了,就把被打的人扔到外面雪地裏凍。東北的早春清晨非常冷,只穿內衣內褲又剛被毒打過,當時大法弟子朱峰、柴秀芸就凍昏過去了。大家往屋裏抬,惡警卻不讓,仍揚言凍死她們,惡警許六飛還說:「每年都有三個打死的指標呢,怕啥。」可見他們有多麼惡毒殘暴。大法弟子任春英只穿線褲坐在雪堆裏挨凍,警察問她還「煉不煉」?她仍回答:「煉」。「煉」就繼續凍。眼看幾個傷重的人都要凍昏過去了,在功友們的一再要求下,惡警才允許把她們抬回屋。

第二天大家看到被打的人兩屁股都是黑紫色,與水泥地的顏色一樣,下身沒有一處是本來顏色,腿腫的像個椽子一樣,真是慘不忍睹。大法弟子任春英被打的頭一天,因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十來個大法弟子被逼迫從下午1:00到晚5:00站在雪地,扒掉外面穿的衣服(棉衣)迎著刺骨的寒風,一站就是一下午,最後到吃晚飯時,才讓回拘留所的號房裏。當時任春英十個手指全被凍白,手失去知覺,在拘留所期間十個手指全脫層皮,當從拘留所出來後十指甲全都被凍脫掉了。

五十多歲的大法弟子劉淑娟不畏強暴仍然煉功,每天除了被打、凍外,還被帶上幾十斤重的腳鐐子和手銬在一起,不能直腰,只能撅著走路,吃飯功友喂,上廁所功友給繫褲子,睡覺都得功友幫忙。這還不夠,一次惡警高勇還把她用繩子牽著在操場口耍戲,侮辱,其它警察在旁邊看,另外二百多名被拘人員圍著操場跑步,而劉淑娟卻被惡警牽著在中間一步一步挪。惡警高勇還說:「這是走貓步。」真是沒人性到了極點了,大法弟子劉淑娟就這樣被他們手腳銬在一起十來天,直到被送去勞教時才放開。

這就是江氏流氓集團所說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誰都有父母,誰都有姐妹,難道信仰「真善忍」就應被這樣對待?做好人還有錯嗎?奉勸那些仍在做惡的人:行善積德益子孫,災難臨頭悔已遲。三思吧。

吉林省榆樹市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事實概況

自從99年7.20以來,榆樹市以李偉、韓力、陳立新、王利秀、劉希伍、范洪光、蘇甬田等為首的一小撮追隨其江羅集團的犯罪惡人,殘酷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他們極盡全力地指揮公安人員抓捕上訪和繼續修煉法輪功學員,在他們的授意下公安部門開始了圍追堵截,蹲點、蹲坑,跟蹤追擊,採取了克格勃(前蘇聯秘密警察)式的抓捕行動。

截止到2001年9月末就已經抓捕了300多人次(指進拘留所的)其中非法勞動教養的就達124人之多。在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中,已有王先友、韓玉珠兩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好端端的家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被非法拘留和勞教的大法弟子多數被毒打,有的被打成重傷。市委書記李偉出差去上海在給榆樹市公安局打電話下令時說:「對於法輪功去北京上訪人員,抓回來給我狠狠地打,留口氣就行。」培英街辦事處黨委書記仉國學在給街委幹部開會時說:「對法輪功人員寧可抓錯一千也不放過一個。」可見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瘋狂到了極點,在他們的親自指揮授意下,具體負責迫害法輪功的職能部門、政保科、拘留所、各派出所、鄉鎮、街委、各單位等對法輪功修煉者展開了全面的血腥鎮壓,最殘酷的是公安局的政保科和拘留所的幹警,沒打過人的沒幾個。他們開始時是打嘴巴子,後來就動用了各種刑具,如「小白龍」(一寸直徑的塑料管子),還有甚麼「噴汽式」、「大劈叉」,串牆過等,還有帶手扣、腳鐐,寒冬臘月往水泥地上倒水逼迫大法弟子趴在地上數小時。還有一次冬天,惡警孫景付值班,他逼迫大法女弟子半夜只穿著內衣到外面雪地裏站了一個多小時。可以說他們動用各種酷刑,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遍體鱗傷,生活不能自理。正像拘留所的幹警孫景付說的那樣:「你們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打人講‘真上癮’」(意思就是打人有癮,不打人他們難受),這一句話就道破了這些邪惡小丑們的醜惡嘴臉。他們不但打罵還強行勞動,拘留所的兩個養魚池全是大法弟子用人背、人抬給修的。

他們還榨取被非法拘留的大法弟子的錢財。每天的伙食費成本不到五元錢,可是強行收取10~20元。家屬去看望接見,每人每次必須最低是拿出30元以上交到拘留所小賣店買東西,他們賣的食品和日用品比街面的價格要高出一倍多,可謂是生財有道。據不完全統計,99年7月到99年底,半年不到小賣店就盈利十萬元。更有甚者公安局從2000年3月又制定了凡是從拘留所出來的必須交1000元錢,否則不准放人,他們已經是執法犯法了。按規定拘留是最長不超過15天,可是到了15天也不放人,給訂個名稱叫甚麼「監視居住」,有的被關了幾個月也不放人;這時他們看到法輪功學員家屬要人心切,他們又想起了生財之道,搞起敲詐來了,有幾個家屬被勒索上萬元後才把人放了。各派出所也是貪‘功’心切,說煉功就抓人,連70多歲的老太太都不放過。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得沒辦法,只有絕食抗議。有的絕食十幾天都命在旦夕了還要被送勞教,在我們榆樹市這樣被送的就有20多個,各個勞教所都不敢收。他們真可謂是草菅人命了。610辦公室的梁維新對那些解除勞動教養的學員也不放過。如果家屬去接人必須交2400元錢,等等等等,他們為甚麼這樣幹呢?無非是想幹出點「成績」來或榨取點錢財。可是他們到頭來只能喪盡了天良,丟掉了人性,這正是:邪惡小丑貪天功,枉費心機一場空。可憐無知再造業,自食惡果等秋風。

惡人榜:親自動手打人或指使他人打人抓人的公安幹警有


李鐵岩:原政保科副科長 電話 3624648
石海林:政保科 職員 電話 3628340
馬曉峰:原政保科 司機 電話 3649841
陳立會:政保科 職員
郭樹青:政保科 職員
魏福成:拘留所 所長 電話 3623922
許六飛:拘留所 管教 電話 3634109
孫景付:拘留所 管教 電話 3624197
王 飛:原拘留所 管教 電話 3601969
張志軍:原拘留所 管教 電話 3626152
高 勇:原拘留所 管教 電話 3637755
張 友:原拘留所 管教
胡海軍:原拘留所 管教 電話 3626785
孫雲峰:培英派出所所長 電話 3623158
張德清:正陽派出所所長 電話 3622235
陳 濤:建設派出所所長 電話 3624718
張德志:青山鄉派出所所長 電話 369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