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曼哈頓警察講真象小組體會點滴


【明慧網2004年12月29日】我們作為曼哈頓向警察講真象小組的參與者,想向大家介紹一下我們是怎樣給曼哈頓警察講真象的,他們聽後的反應,以及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心性修煉方面的體會等。

(一)參加「警民一家」活動

為了配合在曼哈頓展開講真象救度眾生活動的需要,我們意識到給警察講真象是迫在眉睫的。於八月初,經過約三天的準備,我們幾十個學員參加了十幾個警局的「警民一家」(National Night Out)全國反犯罪活動。在我與另兩位西人學員去的警察局,我們與上百的警察和市民交談,講清我們是社區的一員,而且我們也修煉法輪功--這個傳統的中國功法。我們給近百名警察發了真象材料,同十幾位警察深入的講了法輪大法在中國受迫害及我們反迫害的真象。他們聽後表示非常理解,支持我們,並且對迫害表示不可思議。當時就有兩個警察要學法輪功。還有一位華裔高級紐約警官,見到我無比高興,為了更好的了解法輪功真象,把他家裏電話留給我了。

那天我們許多學員都有很多的收穫,有的地方警察原本不讓學員發傳單,但是見到學員後就改變了,有的警局還為我們提供了桌子,讓我們把法輪功的真象材料擺在最顯眼的地方。有個警局當場就邀請學員去他們局裏為警察做(sensitivity training)「體諒他人的訓練」--與警察達到一種文化上的溝通,讓警察對我們法輪功學員能夠更加了解和體諒。

這樣我們同許多警局開始建立了友好關係。

(二)給警察做「體諒他人的訓練」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裏,我們給曼哈頓幾乎所有的警察局,除了一個正在聯繫的,都講了真象。幾乎每一個警局兩次,早上七點一次,下午三點一次,在他們換班的時候我們給他們作「體諒他人的訓練」(sensitivity training),使他們對我們有更深一步的了解。每次十到十五分鐘。我們一般有四到六個弟子一組,自然組合,隨機配合,由兩個弟子主講,其他弟子演示功法,有時還有特別演講者,他們用幾分鐘來講述一下自己受迫害的經歷。最後我們送給警察每人一本法輪功真象資料和傳單。

我們主要講了這幾個方面:1、我們都是社會的一員。通常我們都開頭自我介紹我們的姓名和職業,我們都是義務講真象反迫害的人;2、法輪功是甚麼及其洪傳;3、迫害的邪惡,包括紐約弟子受迫害情況;4、我們為何在紐約街頭反迫害。然後自由問答。 

記得我第一次講真象的時候,心咚咚跳,看著滿屋子的警察板著臉,我好緊張。我一口氣古今中外講了十幾分鐘。事後我們進行了交流。同修們告訴我別急,講慢一點,少一點,效果好一些。 

我們就是這樣不斷交流,總結提高走過來的。我們由原來的一個人主講改為兩到三個人講,到後來我們還送給警察蓮花。

(三)警察對大法弟子報以微笑,熱茶,許可和無限理解

警察們隨著我們的放鬆也變得越來越活躍。我有幾次在大街上見著警察朝我直笑,見我很茫然的樣子,他們對我說:「你們給我們做了‘體諒他人的訓練’。」在中城的一個警局,警察聽完真象後,自言自語道:「你們真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抗議團體。」另一位警察立即說:「他們不是抗議團體。他們只是和平請願。」

一個我已經接觸過五年的警局,一看到我們去做「體諒他人的訓練」,兩個管社區的警官過來歡迎,還出去買了熱茶相待,並對所有警察說:「這是中領館前那一群請願的好人,你們每個人都得全神貫注的聽他們講。」走的時候這些警官還來送我們,並說:「需要甚麼說一聲就行。」出去後在大街上見著剛剛聽了真象的警察,他們向學員揮手致意。

還有一個我負責聯繫音響許可的警察局,以前總是找人困難,態度冷漠。我們給這個警局作了四次訓練後,對方語氣變得友好、熱情,有事立即就辦好了。有好幾次還打電話來同我溝通,不再採取取消音響許可的行為,也表示不會給大法弟子任何音響違規的傳票。

(四)曼哈頓警察局總部的負責人的轉變

有一次在共和黨大會前夕,一個曼哈頓總部警察局的一位負責人對我們有了誤會,要求我們立即取消許多活動安排,還給幾個地方警局下命令停辦許可。我知道消息後,覺得此事非常嚴重,我首先就是徹底否定這個可能性,堅定我們一定會得到為了大法所需要的一切許可的信念,並立即向他辦公室打告急電話(因為我覺得許多生命因此而處於危險的邊緣),要求他立即回電。果然他回了,我請求立即面談,因為此事事關重大。他百忙中也答應了當天見面。

我同一位學員去了,通過當面講真象,告訴他我們是在以最為高貴的方式營救在中國受迫害的人們的生命,反對的是最邪惡的迫害,他這樣做是在阻攔我們做最正義的事情,違背了紐約的精神,與紐約警察一貫的美好形像完全不符合等等。而且我特別強調,他這樣做,將會給所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成百上千的大法弟子帶來很大的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讓這些善良無私的好人如何接受到紐約來連請願的場地都沒有的事實。

他改變了,我們得到了所有的許可。我又說:「你知道我們為了救人,經常睡不了覺,吃不好飯,好不容易忙中抽閒與地方警局建立了友好關係,他們對我們有了深入的了解,你突然一聲令下:不辦許可,讓我如墜深淵,不知就裏。今後為了減少我們雙方的麻煩,除非有大的活動,請你就不用再過問地方警局給我們辦許可。他們知道我們是甚麼樣的人。」他愉快的答應了,不再給我們忙上加忙,不再干涉地方警局給我們許可。他還說給警察做「體諒他人的訓練」是非常好的主意。從此他待我像朋友一樣。

(五)給同修的提醒

我們小組觀察到:有一些負責在大街上講真象的大法弟子在處理與警察的關係時不太圓容,有時是因為不會英文造成的,有時是因為過激:

1、有學員時常動用我們請願是美國「憲法規定的權利」等話去與警察辯解,給警察留下不好印象。他們認為我們有的學員態度過於硬了點。其實很多時候,警察只是希望我們更為路人考慮一些,沒有與我們為敵的情緒。我們千萬不要把他們往對立面上推。他們經常給我們例外的優待,比如不要求我們五天的提前申請許可的期限,不用欄杆圍我們,總是幫助我們的。

2、有些學員非要堅持把標語掛在公共欄杆上,這是不行的。

有很多體會,這裏只說了一點點,希望大法弟子在見到紐約警察時,都能帶給他們一份美好和慈悲,多多感謝,多多微笑,多多理解,有錯了就道歉,下一次改掉。慈悲善念、理解別人,是我們大法弟子的風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