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除惡之行心得


【明慧網2004年10月8日】八月曾同去紐約。剛上高速公路,就感覺到正邪大戰的非同尋常。整個身體像是掉到了奶酪裏,濃濃的,厚厚的,全部是邪惡。趕緊在車後座上開始打坐,意念中身體放射出光,在迅速消除著邪惡。直到實在太累了,以前還從未有過這樣能量用盡的感覺。睜開眼,看到現實世界的濃密黑雲,被劈開長長一道裂口,把雲層中的太陽顯露出來。火紅的夕陽放射著柔和的光,好像在預示著除惡必勝的結局。我知道雖然除惡未盡,但這場小範圍的正邪之戰勝負已分。

趁著休息,趕緊煉了煉神通加持法。車子繼續上路了,一路上保持著強大的正念。過了一會,前面堵車了。我看到前面路上趴著一隻大蟒,很多邪惡在其上布了一個陣。這個陣和剛才路上的邪惡,都是經過很長時間精心準備的,阻擋大法弟子參與正邪大戰的。我沒有進去破這個陣,而是從高層直接打下來神雷,把該處完全炸開,所到之處邪惡全部炸光,一個挨一個炸過去。這時邪惡又不斷從其它地方飛速的湧過來,想補充這個陣。我就分別帶動左右兩個方向的邪惡生命迅速旋轉,使其無法匯聚成形,同時我們的車就在這形成的兩個「卷」上面開過去。現實世界中,車也開始移動了。我鬆了口氣。但是車卻越移越慢,甚至後來乾脆又停下來不動了。這是怎麼回事呢?趕緊悟一悟,突然想起師父說的「萬惡除盡萬眾生」(《洪吟(二)》)。我想,是啊,已經到了最後的正邪大戰了,它們已經再沒有甚麼機會繼續存在了。就將邪惡除盡吧!讓眾生得救。我趕緊盤腿打坐,默念正法口訣,用強大的正念推過去,所到之處,邪惡全滅。推完之後,車子就能開動了,這一次再沒有停。

剛才的除惡很激烈,表面身體有些反應,像暈車一樣忍不住想吐,肚子難受,臉色蒼白。這時邪惡又開始弄出些大雨來。我向同修要了一本《轉法輪》,開始念起來。念了不到一講,症狀就完全消除了,還感覺精力充沛。雨也停了。

到了紐約,一下車,感覺卻遠沒有剛才的邪惡那麼密集。天很清,也很透,能夠強烈感受到同修曾多次來此除惡的成果。但是向更高層次追查下去,就發現邪惡了。而且還發現,邪惡一層緊跟一層,滅盡一層後,追查下去,更深一層還有邪惡。意念中盡我所能的一層一層滅盡。

在紐約,不管任何行動,都要發正念。如果時刻保持正念,在任何行動之前都發正念,活動就不會出問題,能順利進行下去。如果忘記了,那麼麻煩就跟著來了:突然下雨,路人指錯,車子誤點,甚至連火車都會因故障停開。在活動中,我還發現邪惡安排了各種方式,企圖破壞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干擾正邪大戰的效果。比如突然接到電話家裏出事,本來準備好的資料或器材不能使用,丟東西特別是錢包,尤其是製造了很多矛盾,使大法弟子之間彼此埋怨,不能形成一個整體,體現出法力。表面上是偶然的,其實都是邪惡幹的壞事,如果執著,就很可能很會被鑽空子。請同修們一定要注意圓容好,遇到任何干擾都不動心,一著急智慧就出不來。

紐約的人群是我見到過的最難接受真象資料的人群。我意念中發出光,籠罩著他們,清除著控制他們頭腦的一切邪惡,醒來吧,珍惜吧,世人!捕捉著他們的眼神,真誠的微笑在熔化著他們的冷漠。身邊站著的小販被感動了,站在對面發資料的基督徒被感動了,警察們也被感動了。看到世人的覺醒,真感到高興。

說是正邪大戰,其實我們是必勝必成的,也許用除惡更恰當些吧。夜幕下,車子向家的方向行駛著,意念中還在幫助清除紐約的邪惡,好讓後來的同修環境更好些。紐約,我還會再來的。希望我再見到你時,你已換上了新顏。

層次有限,僅限參考。另建議定點講真象的同修帶一個掃把和簸箕,走前把附近的地面掃乾淨,世人會看到我們的不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