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頓證實大法之旅(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2日】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看到同修一批一批的往曼哈頓證實法,心中有一股強烈的我一定要去的念頭,我知道修煉人發出的第一念是最純真的,我不能被人的觀念障礙著,任何外來的干擾都不能影響我。原本只打算去15天,因為之前同修交流曾提到:「去曼哈頓能早去的就不要晚去,能長住的就不要短住」,這句話一直在我的腦海中盤旋著,後來和先生、兒子(也是同修)交流後,就決定去一個月。師父慈悲看到了我急切的心,別人都是很早就報名等安排,而我是決定後的五天就踏上曼哈頓證實大法之旅。

高精度圖片
在曼哈頓雨中發正念
高精度圖片
在曼哈頓演示酷刑揭露迫害

因為已事先了解了曼哈頓的情況,所以很快的就進入狀況,我們一到曼哈頓就被安排參加演出酷刑展,因為酷刑展點很需要人手,一開始我就被安排演被迫害者,接下來的幾天也都是演被迫害者,第一次演示時幫忙化妝的同修告訴我表演者該注意的一些細節,我認真的聽也時時的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認真的做好自己該做的事,下場後同修跑來告訴我說太感動了,很多人看了之後都感動得落淚,包括她在內,行人頻頻問到那是真的人嗎?真的有這種事嗎?更多的人拿照相機或手機(可以照相的)對著酷刑點拍照,我告訴她我只是在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而已。
 
 因為天氣較冷又乾燥再加上化妝,幾乎所有演迫害的同修的臉都破皮了,包括我在內的一些同修就不想演了或演出時間減少或去做其它事情,因為人的執著心與怕心而影響了整體,那是大法弟子該有的狀態嗎?我們來的目地是甚麼?不是來證實法的嗎?不也是在考考大法弟子的那顆心嗎?再透過同修之間的交流和向內找,大家都知道只有放下人心和怕心,才能走好走正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路。再冷再痛也比不上大陸同修被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的那種痛苦,也是考考大家對法堅不堅定的心,之後大家取得了共識互相配合,有不足默默的補上,在整體上大家有了共識,過後的幾天臉也沒有脫皮也不痛了,皮膚也變細了更光滑了,天氣也不再那麼冷了,真是自己放下多少,師父才會幫我們拿掉多少,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曼哈頓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人們每天忙於金錢和利益中,生活步調都很緊張,每天匆忙的穿梭於地鐵和街道間,舊勢力把邪惡都集中在曼哈頓,讓人們沉迷於利益之中,對周圍發生的事漠不關心,態度高傲,但是經過一批一批大法弟子的講真象,他們漸漸的有了善念,也漸漸的了解真象,我們的酷刑展點都是選在行人最多的鬧區或景點,當人們走到酷刑展點時有人會停下腳步來看一下,了解一下在中國正在發生著這樣一件慘無人道的事,有些人更是不可思議的問道:「這是真的嗎?」甚至有人當場落淚,要幫助我們。也有一些來自各地的觀光客拿起相機拍攝一些鏡頭說要回去給他們家人看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中國還有這種慘無人道的事。有人還要拿錢給我們,我們告訴他說:我們不要錢,我們來自台灣,在曼哈頓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大法的學員,我們的目地是要告訴大家在中國有一群人因修煉法輪功,做「真善忍」好人,而遭受到中共江氏集團這種極殘酷的迫害,死了很多人,目前還有很多人還被關在勞教所裏,希望他們了解真象,再把迫害真象告訴更多的人。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只有整體的力量,才能把證實法的事做好,它體現在方方面面,要做到整體提升、整體昇華,必須要放下自我的觀念,要能做到凡事向內找、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關心著我、我關心著你,同修有不足默默補上,大法弟子是在證實法,而不是在證實自己,如果大家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也就起不了任何作用了。

剛到曼哈頓時大家的正念都很強,一切證實法的活動都很順利也配合的很好,不論派單或演酷刑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媒體大量的報導著大法弟子在大街小巷講清真象的感人故事。但是有時心不夠純正時或者把這一切當作工作時就會有干擾。

記得有一次因運送刑具的酷刑車慢到,大家只想要把事前的準備趕快完成而忘了發正念,馬上就有警察來干擾,要我們出示申請核准單否則要馬上離開,當時我意識到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在干擾,大法弟子做的是救度眾生的事,大法弟子說了算,怎能由邪惡左右呢?我馬上叫大家發正念,同修一邊跟他講真象,後來警察就說叫你們負責的人來,我說等一下你再來,他就離開了,後來警察也沒有再來了。後來透過交流、向內找,認識到我們是修煉人不是常人,是來救度眾生的,是修煉不是工作,不是為了講真象而講真象,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眾生,只要人們明白了真象就能得救。

還有一次我換到另外一個新的點,因為之前還沒有到過那地方辦過酷刑展,邪惡就來干擾,那天天氣陰冷風又大,到達後有的同修就開始發正念,一部份同修準備道具及排放展板,風很大好幾次展板都吹倒了,連簽名用的桌子也倒了,同修持續發正念,風不再那麼大了,但天氣還是很冷。當天我也演受迫害同修,因為天氣冷風又大,上場不久,北美同修說天氣冷可以戴帽子和手套,心想這樣應該比較不冷了吧!我就戴上帽子和手套又加穿了一雙襪子,但還是很冷、是因為自己怕冷的執著心在起作用,一時沒察覺而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趕緊發正念鏟除,之後就比較不冷了,但是邪惡還是不死心,但是已沒有先前的力度了,但同修並沒有退縮持續發正念,一直堅持到最後結束才收場。邪惡知道再惡劣的環境也沒有辦法打倒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第二天天氣很好,北美同修在做準備工作了,他說你們的正念很強邪惡不敢來干擾,他說:我們還沒到時只有他一個人,天氣很陰冷又好像要下雨,我們一到就出太陽,一整天都是出大太陽,陽光普照。

大法弟子的路都是不同的,每個人的史前誓約也不同,在證實法講清真象的路上,一定要堅定正念,正念正行,不要受外來因素的干擾而影響了講真象救眾生的神聖使命。

這次曼哈頓之行,把我一些平時自己都意識不到的執著心都暴露出來,但很快的就能認識是人心及人的根本執著,再透過和同修的交流與向內找,很快的找到不足而去掉它。

我們是10月20日出發,包括台北、台南、高雄、屏東共有15位同修,其中有一位是出家弟子,因為來自各地彼此並不認識,但是大家的心都很純正,只有一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心帶到曼哈頓,很快的就形成共識,形成了一個整體、互相配合的很好,在整體上我們做到了不論早上的派報紙、傳單或酷刑點,都做的很好,不論晴天、雨天都沒有缺席,就做著大法弟子此行的目地「講真象、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每次參與的活動都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在要求著自己、凡事先他後我,處處考慮別人,遇到矛盾向內找,一起交流很快的又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

酷刑展講清真象的作用很大,因為是真人演出、很逼真,人們只要走進這個場,就能明白法輪功在中國所遭受的迫害。酷刑展點需要較多的人手,演迫害、公安,還要有人發傳單、解說、發正念、煉功,但是有些同修因為有執著不願配合演迫害,造成人力不足,酷刑展是一定要辦的,因為起到的效果是最好的。經過大家和這位出家弟子交流後,她也認識到了酷刑展的重要就同意演公安,但另外一個點也有人沒有辦法放下個人的觀念來配合整體的活動。

沒有了人心,沒有了執著心,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在曼哈頓體現的就是整體,不分國界、不分種族,只要是大法弟子就是在做著同樣的一件事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不辭辛勞的一次又一次的在地鐵和街道發著傳單講著真象,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讓曼哈頓越來越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在中國受迫害的真象,人們也越來越有善念了。
  
整個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去執著心的過程,原本是一個月的時間因為要參加法會而延期,使原本已安排好的事有所變動,但是得到的卻更多,也許我們這一團在整體上做的不錯吧,機票延期不用加錢,住宿沒問題(也沒有加錢),參加大遊行、法會師父講法解法近5個小時,大型煉功排字等等,師父給我們的獎勵吧!

在將近40天的講清真象的過程中也發生不少感人的小故事也跟同修一起分享:

一、不分新老學員都做著同一件事

有位台灣同修得法才2個月就到曼哈頓講真象65天,她是負責化妝部份,雖然得法時間較短,但救度眾生的心並不輸給老學員,雖然時不時會有常人心出來,透過同修的點悟也能馬上向內找而改過,不論派單或負責酷刑點的調配,也是很認真負責,但是因為對法的理解不深,有時遇矛盾時也會向我抱怨,我會善意的告訴她多學法凡事向內找是否還有執著心,她也很樂意的接受了。
   
二、同修互相扶持

另有兩位同修年紀較大,有一位行動比較不方便,另一位同修幫她,扶她40天,不論上下地鐵站、上下車都小心的扶著她而沒有任何抱怨,她們兩個都一起演酷刑一起派單,資料發的特別好,有一次去買麵包老闆還不收她們錢呢!

三、正念除惡
   
在第三大道的53街辦酷刑展時,有位中國人連續好幾天都到酷刑展點叫罵,還說一些很難聽的話,但同修還是耐心的告訴他迫害真象,但一直都無法改變他的觀念。有一次他又來了,同修一看到他時,大家馬上單手立掌鏟除他背後的邪惡,不到十秒鐘他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
   
同天的下午我和一位同修在另外的街口派單時又碰到他,他還是一樣的態度,叫我們不要丟臉丟到美國來,中國政府的面子都丟盡了(他把我們當成是中國大陸的人),我就善意的告訴他,我們是從台灣來的,還不只有我們,還有更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來到曼哈頓,我們都是自費的,我們都有工作和家庭,我們都是利用自己的假期到這裏來,目地只為了告訴大家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事實,希望你能了解,如果你如果能理解更好,如果你不理解或不認同,也不用生氣也不要有如此的態度,這樣做對你並沒有好處,希望你冷靜的思考一下我說的話,再靜下心來了解一下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事實。

他聽完之後頭也不回的就離開,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在酷刑點。我想他應該明白真象了。
   
四、地鐵講真象
   
每天前往曼哈頓講真象需要搭一小時的地鐵,也是地鐵講真象最好的時刻,我們一出門就開始對來往的行人散播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信息,或發傳單或直接講都起到很好的效果,有人還會多要一些資料給親友。有時我們也會利用在車上的時間摺紙蓮花。

有一次有位女士帶著一個智能較低的兒子(中年人),這位兒子一直看我在做蓮花又露出渴望的笑容,我就送他一朵蓮花。媽媽很高興問我多少錢?我告訴她是免費,接著告訴她蓮花的故事,說中國有一群小朋友失去了父母,只因為他們煉了法輪功修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而被中共江氏集團關在勞教所、還有人失去生命,還有更多的人在中國遭受迫害,希望她能告訴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明白真象,來制止這場邪惡迫害,並祝福她。

聽完後看她眼中泛著淚光,告訴我說會的她會告訴更多的人共同來制止這場邪惡迫害,大家一起加油!

這有一次碰到一位越南華僑,當我們告訴他,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的真象後,他很激動的說他了解,他告訴我們說他一直懷疑他叔叔在中國是被害死的(中共說是自殺的),他現在可以肯定他叔叔是被共產黨害死的,他要和共產黨拼了。我們請他不要太激動,希望他能把真象告訴更多的人,他直說:會的、他會告訴更多的人他要揭穿共產黨的騙局。

五、語言不是問題
   
因為英文程度有限,沒有辦法用英文細緻講真象,但我會西班牙文、碰到不會講英文的但是會西班牙文的(因為曼哈頓有很多中南美洲人,中南美洲大部人都說西班牙文),同修就會找我,我會用最簡單的、他們能理解的語言來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在中國被迫害的真象,他們大部份的人都能理解而接我們的真象資料。和我同組有位年紀較大的女同修雖然她不會英文,但她每次都會把她知道的最簡單的單字湊在一起用,雖然發音不準確但效果也很好。有一次我站的位置離她不遠,我隱約的聽到她說good-peo,但仔細聽才聽清楚是good-people,雖然表達有差異但很多人都接了報紙。雖然語言有障礙沒有辦法講的很全面,但是只要一句「法輪大法好」、「FALUN DAFA IS GOOD」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使人們有善念生出慈悲來。

從曼哈頓回來,屏東的聯絡人就叫我寫心得體會,當時怕心很重,怕自己沒那個能力寫不好,不敢寫,怕鬧笑話,怕別人看不懂,怕這怕那,千百種的理由和藉口,甚至連打電話拒絕的勇氣都沒有,最後還是先生幫我轉達的。因為之前同修一直鼓勵我寫修煉故事,好幾次都是寫了撕、撕了又寫不知如何下筆,一個怕心就被障礙了。直到12月5日先生去曼哈頓證實法,我必須接手處理一些聯絡的工作,有一天同修打電話告訴我:屏東有位同修有篇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希望我幫忙群發給大家,但因為我不會群發,兒子回來後請他幫忙,但他第一句話就說:「媽媽你是不是該寫了,美娘阿姨已經盯你很久了你還不寫嗎?」我聽完之後沒有經過思考就說好,兒子又問:真的嗎?你不能後悔喔?我再一句「好」回答他,他又說:那你快寫喔!我又說「好」,當時也不知道會回答他說「好」,其實我也知道是執著心,怕自己寫不好被人家笑,愛面子的執著心和人的觀念,就這樣一直障礙著我,是師尊慈悲再一次的給我機會,讓我把這根深蒂固的執著心挖出來並能夠去掉它,再次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也鼓勵和我一樣有怕心的同修也能夠去掉它,提起勇氣把自己的修煉心得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