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慈悲,突破感情的枷鎖


【明慧網2004年11月10日】在同修的幫助下,冷靜、平靜的想一想,我明白了,我為甚麼上這世上來了?我是主佛的弟子,是和師尊簽過誓約的,下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了,人間的一切都是幻象,悠悠萬事過眼煙雲,我們不能被假象所迷,清除所有黑手爛鬼,如何能救度更多眾生才是我們的目地,我要突破感情枷鎖。

我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今年50歲。1954年我出生在一個農村的普通人家。剛懂事我就嘗到了挨餓的滋味,正趕上三年自然災害,在那多災多難的日子裏,吃的是豆秸、玉米秸粉碎了加上一點玉米麵、橡子麵,父親又被病魔奪走了生命,那年我才7歲,哥哥13歲,姐姐10歲,弟弟4歲。小妹還沒有滿月,沒看懂這個世界,就離開了世界,我命大的總算活了下來,母親含辛茹苦帶著我們度過了辛酸苦澀的童年。

1980年,我結婚後,由於連生了兩個女孩,丈夫是單傳,所以經常找藉口,不是打就是罵,拳打腳踢家常便飯,日子過的一天到晚提心吊膽,身體越來越差,一有風吹草動,心就狂跳,幾乎喘不過氣。先後患上心臟病、風濕性關節炎、神經衰弱、神經性耳鳴、子宮肌瘤。每年都到夏天了還得穿著棉褲,生活在痛苦的掙扎之中,病魔中的我整天失魂落魄,吃飯不香,覺睡不著,終日以淚洗面,獨吞苦水。在人生的這條路上活得好苦好累,我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生而為人?人生的真正意義到底是甚麼?

1997年5月,我喜聞大法,得了無價之寶《轉法輪》這本天書。讀完一遍後,破解了我一生中苦苦思索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這本書我越看越愛看,腦子裏像開了一扇大門,心也敞亮起來,從此我的人生有了新的轉折、新的起點。我明白了病的來源,是自己生生世世造的業,是師父把我們從地獄撈上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從此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一切病症先後消失了,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

1999年7.20,江氏集團違反國家憲法瘋狂鎮壓法輪功,我和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一樣,走上了上訪之路。2000年3次進京證實大法,向政府反映大法修煉對國家對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真實情況。在天安門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遭到了北京市海澱區看守所非法關押,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難道現在做個好人也要被關嗎?怎麼就因為說句真話就遭到毒打,這難道就是江氏集團說的人權最好的時期嗎?後來我被當地派出所接回,因為身體檢查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正念闖出,匯入正法洪流。

2001年因做大法真象,被非法關押,被工作單位開除,非法判兩年勞教。

我請師父加持,不承認舊勢力安排,不在勞教書上簽字,就走師父安排的路。看守所管教假惺惺的勸我和另一位同修:「你們到勞教所別說有病,如果本市不收,送到很遠的地方,那裏專收法輪功有病的,家人探視就不方便了(其實是他們千方百計想勞教我們而編的假話)。功友由於人心重,就答應留在本市,管教讓她勸勸我,我悟到:這是舊勢力想利用我們沒去掉的執著,人心,對親人的情,對子女的情來迫害我們。師父說:「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我與同修切磋後,決定不配合他們。管教問:「商量得怎麼樣了?」我大聲對他說:「死都不怕,還怕到遠的地方嗎?」他氣急敗壞的說:「你趕緊收拾行李,我先送你!」在送勞教所的路上,我和同修給他們講真象。到勞教所後,他們想方設法讓勞教所留下我們,我們當場揭穿了他們的陰謀,勞教所拒收,我們又被送回了看守所,他們想勒索家人的錢財,家人沒有配合他們。後來,我身體出現病業狀態,吐苦水,吐血,6天不能進食,他們怕出現生命危險,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又一次正念闖出,匯入正法洪流中。

這次回家後,丈夫對我來了個180度大轉彎,處處體貼照顧。回想以前,往事歷歷在目,因為他有壞思想,魔就利用他反對我修煉,打我罵我、撕大法書、燒講法帶……有一次竟用鐵管子打我的腿和手,邊打邊罵,還惡狠狠的說:「打斷你的腿和手,你就沒法煉了。」平時他在家裏說一不二的,我悟到這是魔的干擾,想動搖我的修煉正信。沒想到這次回家他竟改變態度說:「法輪功好你就在家煉吧!」還知疼知熱的,經常給我買可口的東西吃。

2003年,惡警到家騷擾,被我丈夫正念制止並趕走。因為他從來沒對我這麼好過,兩個女兒也很孝順,又懂事,我心裏漸漸生出歡喜心,覺得很幸福,很滿足,不知不覺中很多執著心都上來了,熱衷於常人的婚紗照,在丈夫過生日時,花錢做了兩張數碼照片,每天看著,心裏甜滋滋的。雖然不間斷講真象,散發資料,甚至在做證實大法的事,但摻雜著人心、幹事心,深陷在邪惡爛鬼安排之中。

2004年4月,我發現丈夫越來越不對勁,就追問他,他和盤托出,他有了外遇。(其實這件事情的發生就是對著我對丈夫的情來的)因為他好吹噓自己有錢,那兩口子就設下圈套,拉到他們家和酒後留宿,我丈夫被利用,把自己家的洗衣機等電器都拿到他家,還到他自己妹妹、姑姑家等多人借了外債。這真如晴天霹靂,當頭一棒。我丈夫以前一直作風正派,我在看守所他都沒有作風問題,所有我最不能接受和最不能承受的事情出現了。因為我被單位開除,經濟出現了困境,特別是人格受到了侮辱,讓我感到窒息、絕望、悲憤交加,就罵他豬狗不如,給他祖輩丟臉傷風敗俗。他氣急敗壞的拿鐵錘砸我的手和肩頭,把我趕出家門。他妹妹知道後要找人揍那壞女人,老鄰居也都讓我和他離婚。因為他在1990年曾經被打成重傷,腦子作了兩次大手術,視神經麻痺,嘴歪眼斜,行動遲緩。聽醫生說吃魚對腦子有好處,我每天下班都要繼續去幹活掙錢,使他能吃上魚,加上兩個孩子上學,他手術又欠下很多外債,我有時經常通宵不休息,吃的是他們剩下的菜和鹹菜。在我的精心照料下,他每天都有魚吃,多年天天如此。現在他身體恢復了,經兩年也能幹活掙錢了,心就變了,也太沒良心了。眾人都在為我憤憤不平,大家也勸我別再可憐他了。這時,一位同事要給我介紹了一名鐵路職工,工資一月1000多元,就這樣,我就深深的被這些人間的情包圍著。

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冷靜、平靜的想一想,我明白了,我為甚麼上這世上來了?我是師父的弟子,是和師尊簽過誓約的,下來助師救度眾生來了,人間的一切都是幻象,悠悠萬事過眼煙雲,我們不能被假象所迷,清除所有黑手爛鬼,如何能救度更多眾生才是我們的目地,我們能看著那些處於危險邊緣的眾生不管嗎?師父的新經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也棒喝》像一把重錘,像一聲警鐘敲擊震撼著我的心,我反覆讀師父的法,師父這語重心長的教誨和啟迪,正是師父偉大慈悲的體現。這是正法接近結束,法正人間快要來臨的關鍵時刻,師父對大法弟子特別是大陸大法弟子的又一次提醒和警示!

通過加強了學法和發正念,漸漸的我才能靜下來反思自己修煉的路,找到自己根本執著在於執著自我,用人心,用人的觀念來對待法、對待修煉,從而使自己好像是在遇事向內找,實質卻仍然不能從根本上修煉上來,一直處於魔難之中。當我明白之後,突然有種想流淚的感覺,內心升起對大法和師尊的無比敬重。

後來我丈夫找到我,表示他要和壞女人斷絕關係,給他自己一個改過的機會。現在我把丈夫當作一個需要救度的眾生。師父告訴我們要做一個好人,一個超常更好的人,能設身處地的理解別人,能容別的生命,為他人著想。

目前很多世人還不知道大法好,仍然在渾渾噩噩的過著每一天,不管他自己覺得如何,他們還不知道前面是萬丈深淵。大法弟子都知道,很多人都是被另外空間生命操控著做壞事,勾引我丈夫的女人夫婦二人先後遭報,男的得了腦血栓,女人中度煤氣中毒,損失很大。

回顧自己得法近八年的修煉路程,我為自己能遇到千載難逢的機緣當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感到無比的榮耀。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們無窮的智慧,使我們真正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之路,人成神之路。我們無以回報,只有謹遵師父的教誨,放下人心,更加堅定,放棄自己手裏握著的不好的東西,敬師敬法,更加自覺的做好三件大事,救度更多世人。

以上是我向師父和同修回報的心得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