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面前,科長轉變了思想


【明慧網2004年11月1日】2001年底,我外出回家不久,就聽同事說廠裏駱科長已經不行了,醫生檢查說是肝癌晚期,現在家等死。我聽了心裏很難受,駱科長是廠裏的中級幹部,又是廠標兵,要一下子轉變他的思想還真是難。難是難啊!可是我想到師父慈悲,苦度我們可更難啊!所以,決定講真象就從駱科長的夫人著手。

一天,我與駱夫人遇見時,寒暄幾句後,就給她講大法真象,並隨手送了一張大法真象小卡片,希望她一定轉告駱科長,希望他在心裏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駱夫人不以為然的將卡片收下了。……

2002年4月的一天,我找到了駱科長的家,一進屋就看見病得皮包骨頭的駱科長躺在沙發上像根木頭一樣,費勁的喘著粗氣。

客套幾句坐下,我問駱科長是否收到夫人轉交的大法真象卡片,駱科長一聽甚麼法輪功卡片,臉就沉下來了,並說:「我就是分管(迫害)法輪功的,前幾天廠裏開會講,五一節快到了,要加強對法輪功學員的監督管理。」我對他說:「我們做好還來不及呢,哪能去幹甚麼壞事喲!科長啊!你一點也不了解法輪功,我們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當今道德敗壞的年代,我們還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為別人著想,怎麼能是壞人?」駱科長說:「我是信上面的,聽電視台的,你叫我煉,我是不會煉的。」我耐心的對他說:「我不是叫你也煉法輪功,是希望你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和您的家人就會有一個真正美好的未來。」由於駱科長受無神論三十多年的毒害,加之我在講真象方面還不夠,一時未能打動他的心,但他並未因為我給他講大法真象而去舉報我,在這一點上我看到了他還可救。

五月底,駱科長再次到醫院複查,肝部陰影突然消失了,醫生也覺得詫異,就說以前是誤診吧。一天,我在菜市場上遇見駱夫人問她:「駱科長真的是誤診嗎?」駱夫人說是醫生講的,我說:「上次醫生診斷駱科長是晚期肝癌,人瘦得皮包骨,離死都不遠了,會是誤診嗎?如果真是誤診,他的身體會垮得那麼厲害嗎?這是我們師父又給了他一次機會!」

過了一段時間,我到駱科長家給他們講真象,可是他們不但不相信,還嘲笑我太愚昧。

一天我在菜市場再次見到駱夫人,問駱科長的身體狀況時,她沮喪著臉說,駱科長身體又不行了,脾也大了,疼痛得很厲害,吃藥痛得更厲害。我對駱夫人說:「駱科長的思想太頑固了,希望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卻把自己的官帽看得比甚麼都重,命都可丟;讓他把大法記在心裏,又不是寫在臉上,別人還會把你腦袋打開檢查嗎?如果命沒有了,甚麼也就沒有了,真是可惜。」

這次駱夫人有點開竅了,半信半疑的回去了。

7月份我再次去駱科長家講真象,駱科長病的不輕,咳嗽很厲害,已經開始吐血。我對他倆說:「在心裏反覆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實在難受挺不住時,就喊李洪志師父救救我。」

幾天後,我再見到駱夫人,問駱科長願不願意看大法書,駱夫人馬上表示願意,並說現在駱科長思想已經大大轉變了,也願意看大法書。我就找出《轉法輪》給他送去了,並給他講真象。……

現在駱科長的身體基本完全恢復成一個健康人,我告訴他們夫婦倆,虔信大法自己受了益,要記住讓更多有緣人受益,希望他們把大法的真象和自己的親身體會轉告給自己的親朋好友,他們也很樂意的去給世人講真象,救度更多的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