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煉功心臟病痊癒 外孫明真象化險為夷

【明慧網2004年10月22日】

  • 姥姥煉功心臟病痊癒 外孫明真象化險為夷

  • 雅奇的再生

  • 法輪大法救了我

  • 姥姥煉功心臟病痊癒 外孫明真象化險為夷

    文/河北承德大法弟子

    田超是承德市大法弟子劉××的外孫,在一家企業當司機,看到姥姥多年嚴重的心臟病通過修煉法輪大法後全好了,他從心裏佩服大法,非常支持姥姥的學法煉功。因為他總要開車去外地,姥姥告訴他「開車要小心,遇到事時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田超記在心裏。

    前些日子,我們區有一個和田超一起長大的孩子在承德南郊二化附近的高速公路上騎摩托車與汽車相撞後死了。出事後不久的一天夜晚,田超出車去,路過高速公路的出事地點時,汽車突然失靈方向盤不動了,再轉也是只打旋開不動,小伙子當時嚇得一身冷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猛然間想起姥姥教他的話,他就開始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話一出口,汽車開始正常啟動,回到了家,告訴姥姥剛才所發生的事後感慨的說:「××家要有一個煉大法的也不會被汽車撞死了。」從此他見人就講,一面講一面說:神了!神了!

    去年夏天的一天,田超騎摩托車在公路上,由於車速太快,自己沒把握住,一下子把他從車上甩出來,摔在地上,摩托車自己衝出去很遠才停住,田超從地上爬起來,甚麼事都沒有,只是手擦了豆粒大的一塊皮。

    現在的人道德水準大滑坡,公路上的地溝井蓋都被人偷走當廢鐵賣了,這些已不足為奇。有一天晚上,田超開的汽車在路連停下,開車門下車時,冷不防一下子掉在地溝裏,他明白過來後爬上來,也是甚麼事都沒有。

    大法弟子劉××說:「老師說過的,一個煉功全家受益一點都不假,我自己就深有體會,田超自己也深深知道大法在保護著他。」


    雅奇的再生

    濰坊市濰城區張家官莊,有一個叫雅奇的小男孩,現在約有1歲半了,當看到這個健康可愛的孩子時,誰又能想到他曾經闖過生死關呢?

    小雅奇約7、8個月的時候,得了血癌,血小板降低到3萬,到醫院治療兩次用掉五千元錢。這對農民家庭來講,簡直禍不單行,全家人為拿不起錢給孩子看病而哭成一團。

    小雅奇的爺爺,奶奶是修煉法輪功的。孩子抱回家後,猛然想起,為甚麼不給孩子聽老師的講法呢?趕緊把磁帶放進錄音機裏去,師父講法慈悲的聲音從錄音機裏傳出,小雅奇逐漸安靜了,聽完師父的講法兩遍,抱著孩子到醫院檢查血小板升到了6萬。他的家人們悟到師父在救小雅奇,所以醫生讓孩子再住院治療時,他們婉言謝絕了。回到家中繼續為孩子播放師父的講法。看到孩子逐漸的健康後,又抱著孩子到醫院檢查血小板又升到了8萬,孩子的身體正常了。小雅奇的家人與同村的功友們,再一次被師父的慈悲救度打動,把小雅奇的事例傳播給父老鄉親們。這就是現在還被誣蔑,被迫害的法輪功的又一神奇展現。

    2004年10月10日


    法輪大法救了我

    文/湖南大法弟子

    我今年74歲,1930年出生在一個貧寒的知識分子家庭,現在是一名退休教師。

    我這一輩子經過日本侵華戰亂時的顛沛流離,解放後幾次政治運動的衝擊,在心靈上已飽受風霜。步入中年後,身體因為長年生活的不堪,多種疾病也向我襲來:高血壓、心臟病、腎結石、甲亢、子宮肌瘤、肺氣腫、乳房腫塊等。那時候我不能吃、不能睡,瘦得只有70多斤。我四處求醫,成了醫院的常客。在1965年這一年中我就做過五次手術,特別是腎臟手術後,導致腎臟萎縮,腎功能不全。在絕望中我開始學起了氣功。直到1999年4月24日我與法輪大法結緣,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

    一輩子與生命抗爭的我,終於與大法結緣了,這是尊敬的李洪志大師賜給我的機緣與幸運,我要放聲大喊:法輪大法就是好!法輪大法救了我!

    修煉過程中的「勞其筋骨,苦其心志」,讓我更加堅定了信念,更加磨練了意志。李老師為我消了業,病魔全跑了,一身輕鬆、愉快,我與醫院徹底絕緣了!我的同事、朋友、學生,都說我,你怎麼越來越年輕了,越來越漂亮了。我笑著說:「這是我修煉的結果。」通過修煉,事實告訴了我:法輪大法確實是一個性命雙修的好功法。

    2004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