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張餅


【明慧網2004年10月8日】暑期回家的時候,我見到了許多村裏的長輩們。和他們聊天兒時,我跟他們談到了外面的世界,談到了法輪功。有的據說平時是非常固執的人,這會兒也都改變了態度,有的準備學功了。

當地的同修都說:你真行,我們那麼苦口婆心都不曾打動的老頑固,你很快就說通了。我說:這不都是我的功勞,一方面是正法的進程推到了這兒,另一方面,是你們前期已經給他們吃完了八張餅,包括一輪又一輪的宣傳單頁、真象光盤、勸善手絹、護身符等等,在他們的心裏正義已經開始漸漸的佔了上風。我的到來,面對面的解疑,解體了背後操控他們的殘存邪惡因素,就像剛巧送來了第九張餅,才讓他們感到量的積累達到了一定程度,終於吃飽了一樣。

所以不能只看表面現象,感到我這麼講你怎麼還這麼不悟啊,其實不然,我們曾經做的每一次講真象行動,都是在打基礎,在積累,都沒有白做。

今天,當我們心中充滿慈悲的時候,也應該是對方很快就走到柳暗花明的時候了,只要我們充滿正信,堅持下去,一定能行。

一天我遇到一位軍官,剛談了不久他就火了,幾乎是大罵:「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們的‘江主席’,他是……,怎麼會做出對不起老百姓的事兒呢?你這是反黨、反社會主義!」

我問他:「你了解的江澤民不都是他自己對你們宣傳的嗎,它只允許你上軍網,它出賣國土的事告訴你們了嗎?它鎮壓法輪功、迫害善良的百姓告訴你們了嗎?它投資四十個億為一個女人建歌劇院的事告訴你們了嗎?你上過國際網站嗎?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它禍國殃民,你在維護它甚麼呢?除了它自己的表白貼金,你還知道甚麼呢?卻固步自封,自以為是……」他沒等聽完就氣憤的轉身走了。看他的樣子,我想或許他已不配聽法了。不再理他了吧,但又感到他太可憐了!我就對著他不停的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

過了兩天,我在小區的門口碰上了他,他表現得極不友好,藉口說要幫助姐姐找孩子不想理我。我就勢講了些關於教育孩子無私的故事:有一次孩子們春游去,我家孩子一直背著兩大瓶雪碧,玩到後來喝飲料時,他主動倒給大家,倒著倒著,他覺得瓶子越來越輕,恐怕輪不到自己那杯就要沒了。是給大家倒滿呢,還是給自己留一點?他猶豫了一下之後,突然想,我是大家的保衛者,怎麼能和被我保護的人去爭嘴呢?於是給人家都倒滿了,結果自己沒有喝上。他說雖然天很熱,但心裏很爽快。軍官有點感興趣的說:這個孩子真可愛,現在哪裏有這樣境界的人,我都喜歡他了!

有一天晚飯後,我從窗子看見他在樓下遛彎兒,就下樓主動打招呼。我站在他的角度從他那兒想想,他已經接受了三十多年的無神論教育,而且現在每天面對的還是江氏集團的灌輸。既然他不想吃餅,那麼我就送給他個饅頭充飢吧。

見面以後,我沒有再提江××的事,只講我是怎麼樣做好人的,舉了許多工作方面遇到的矛盾是如何退一步解決的,講了許多關於真誠、善良、寬容的故事,其中有兩個故事是這樣的:我曾任職的公司有一天各市場部經理開會,關於分配費用的事。由我負責,按各地區的實際需要情況分配了。一個一直和我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的經理不高興了,認為我應該偏向他,給他多點。我沒有解釋。

散會後夜已深,我搭乘他的車回家,一路上他沒說一句話,到離家大約還有二里多路的地方時,他停下車,請我下車自己走回去。當時正值隆冬,寒風刺骨,而且是很偏僻的地方,根本打不著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我一個女人,倒不是覺得害怕,只是很委屈,就對他說:我給你講一件事,本來我想一輩子都不講,但現在我要講。記得那次你從北京出差回來報銷的事吧,公司規定通訊費只能報200元,你堅持要全額報280元,並當著許多員工的面說要去找老總,我知道老總一定是執行制度的,對你不利,但一時又無法說通激動的你,就同意報銷了。但超額的部份是我用自己的工資墊付的,儘管如此,我不後悔。說完我就沿路朝黑暗中走去。不一會兒,他那雪亮的車燈照了過來,執意讓我上車,我沒有拒絕。他把我送到家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和你比較,我這個大男人真是太狹隘了!

另一件事是發生在去年年中的總公司工作會議中。會上公布各省公司的總經理從當月起增加薪金3000元,沒有提要給副總加薪,這些來自各省的副總們都很生氣,紛紛要去找領導。晚飯後,我聽到一陣紛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的傳到房間裏來,果然是忿忿不平的一群副總經理,叫我和他們同去。

我讓大家進屋坐下,平靜的說:我不了解你們的情況,但我認為我是沒有資格去找的,因為目前我的工資標準是當時我們的市場銷量達到200萬時總公司給定的,現在我們的銷量在下降,卻沒有下降我們的工資,我已經很知足了。我們的工資都是由我們自己在市場上創造出來的,而不是誰給施捨的,如果我們沒有創造出來那部份費用,那麼我們從哪裏能夠要得來呢?把誰的拿來給我們才合適呢?其實,總公司的生存也很不容易,或許為了防止總經理離職不得已才這麼做,那和我們有甚麼關係呢?

大家都不再作聲,然後默默的散去了。

我又講了些富有哲理的小故事,比如小螞蟻的故事,關於愛的鏈條的故事,等等,他聽完以後,最深切的感受是:「你是我認識的人當中文化修養和精神素質都是最優秀的一個,道德水準遠遠的超過我生活的圈子裏所有的人,沒有遇到過,頭一次碰到你這樣的人。我想把這根愛的鏈條穿到學校裏去,讓每一個軍官都學會替別人著想。能和我做個朋友嗎?我想知道得更多!」「當然願意,你是我認識的唯一的一個軍官教授。」

後來,我說學了法輪功的人都像我一樣,甚至更無私。於是給他講清了真象,他吃完了第九張餅,終於飽了。

8月1日建軍節那天,他給我發來一則短信開玩笑的說:×××(某位國家領導人)讓我代表全黨、全軍向你表示誠摯的感謝,祝節日愉快!還告訴我,他將把這些(真象)消息帶到他任教的軍官學校去。

我聽了幾乎想流淚,這不是全軍的希望嘛!

同修們,抓緊給你周圍的朋友們吃第九張餅吧,相信曾經的積累,相信他們很快都會吃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