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選擇


【明慧網2004年9月17日】小的時候看到人或是動物死去,雖是孩童,但也隱約覺到了死亡的可怕,人生命的弱小。兒時總是以為有長生不老之術,感慨於孫悟空三頭六臂的神奇,幻想遙遠處有人們還未曾窺測到的仙境。上學後從書上學到,那都是不存在的虛幻傳說,只有科學才能推動社會的發展。但生活在科學造就的社會當中,卻深感科學的無力;心裏無法忘卻的是,身邊身強體壯者突患暴疾,醫院裏病人的痛苦呻吟和患者家屬淒慘的哭泣,覺得科學之力離使人擺脫病苦折磨還遙遙無期。

後來氣功在科學高度發達的今天突然流行起來,科學仍然不能解釋氣功神奇的強身健體的作用,而氣功能做的,正是科學所無力解決的問題。在遍歷各門派氣功之後,我決心修煉法輪大法。和其它功法不同的是,法輪大法更多的是教人向善、做個好人乃至更好的人的內涵。《轉法輪》中講述了人生的真諦,講述了做人的道理,講述了人體的奧秘,向修煉人展示了宇宙的神奇和美麗。我如飢似渴,從中找到了平生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的答案。

正當我將真、善、忍做為做人準則,寬容、善意地處理問題,過著平靜而幸福的生活的時候,一場風暴開始了。江××發起了對法輪功的鎮壓,從開始那一天起,我就知道,這一定是陰謀,因為我就在其中,我深深地知道,他們(江某)說的,和我所學到看到的法輪功,完全不同。其實只要是真正讀過《轉法輪》的人,不管他是不是法輪功學員,對江所操控的新聞中的話,一定不會相信。在打壓迫害出現以前,我也想過:為甚麼這麼善良的功法,能在這樣一個複雜的社會中出現和發展而不被人排擠?沒想到,這個問題還是出現了。

我被迫在信仰與利益之間作一個孰輕孰重的選擇。我願意盡職於我的工作,我也愛我的親人和朋友,並願意把我的善良帶給社會,帶給每一個人。做為一個有良心的人,我別無選擇。我能怎麼辦?曾有學員按照法律途徑上訪,說明法輪功祛病的神奇,但被不法人員以「擾亂社會治安」判了好幾年。我願意個人出資,為給我帶來身心變化的好功法正名,講清事實真象,但在中國,沒人敢收我的錢給我播出。我要去法院起訴,但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的上訴,概不受理。這讓我想起了中國那個瘋狂的二十世紀七十年代。

但大法不只是中國的,信仰的力量是無窮的,正義是經得起考驗的,謊言在智者面前是必被揭穿的。我和許多大法學員一道,用各種方式,向每個人講清事實的真象。知道了法輪功被江××栽贓的情況、了解法輪功功理所表現出的善良以及知道法輪功祛病神效的人,不能夠想像,這麼好的一部功法,在中國竟然被戴上這麼多帽子。

紙裏包不住火,中國人民也越來越多的知道了這件事情的真象,也能更理智的思考這件事情。做為身在中國的一名法輪功學員,我深為此而高興,也願意讓自己和全世界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以及正義人士一道揚善懲惡,讓更多的人知道事情的真象,使江××欺騙中國人民的嘴臉讓更多的人看清,使作惡者受到應有的懲罰,使更多的受著病苦折磨的人走上健康幸福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