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風流到底?


【明慧網2004年9月21日】聽聞江××交出兵權一事,無論是其主動辭職還是被動就範,都是歷史的必然。據說現在江××手下的人紛紛表示要與之保持距離,聽從新人的安排,這讓我想起以前聽到一些監獄警察說:我拿了老江的錢,我就為老江賣命,他叫我幹啥我就幹啥。自今效命於洗腦班第一線的人,也正在執行著江某那見不到文件的密令。想來這些人真可憐,說白了也真傻。

俗話說,哪有鐵打的江山?哪有不衰的權力?江某說下台就得下台,說算賬就得算帳,現在國際組織不就要緝拿他歸案嗎?哪有幹完壞事,拍拍屁股就能一走了之的?古時候賣國賊秦檜,死了都得被人從墳墓裏挖出來,自今還在那跪著。當年聽從希特勒命令的納粹分子,最後不都得拿性命來贖回自己的罪過嗎?據說當時決定打壓法輪功的只有他江某一人,中央政治局的其他人都反對,那現在你還繼續迫害老實善良的煉功人,就像文革武鬥一樣,換個新政後,說不定哪天就當替罪羊,把自己的腦袋給玩沒了,因為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欠債就得還嘛。

偶爾從此事想起《三國演義》中那首歌曲:「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談中」。其實世間的一切都是多變的,就說新上任的胡溫吧,也是歷史長河中的一朵浪花,瞬間即逝,幹了好事還是壞事,也得歷史來評價。

其實這首歌用在這非常不恰當,被老百姓稱為戲子的江某,也許最合適的稱呼就是「江鬼」──壞得連做壞人的資格都沒了,只配當鬼了。

要說世上有甚麼不變的東西,也許只有天理公道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現在人們記得的,不是甚麼皇帝高官,而是那些德行高尚的人。比如精忠報國的岳飛,桃園結義的劉關張,還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諸葛亮,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等。唯有高尚美德的人,才能真正風流到底。

回頭說當今局勢,好像法輪功的事電視不提了,可監獄裏勞教所裏關的數萬法輪功人卻還沒放,洗腦班還在繼續辦,背地裏整人害人的壞事一天也沒停過。俗話說:青菜蘿蔔,各有所好。人家想身體好,想按真善忍做個好人,有啥不對的?為啥就不許人家煉呢?為了給鎮壓找理由,就胡編亂造甚麼自焚殺人案,這不太卑鄙了嗎?

自古以來我們中國人就講修佛修道的,誰要誹謗佛法,誰就要遭天殺的,中國人自古就講善惡有報,聽天命重德行,現在讓江鬼搞得誰都不敢提了,可歷史不是江鬼所能決定的。正如北宋《梅花詩》所預言的:「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為家孰主賓。」人間這場大戲裏誰是真正的風流主,我們現在還只能拭目以待,但奉勸那些聽從江某指揮的基層幹部們,認清歷史發展必然趨勢,按天理人情辦事,給自己留條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