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的沐浴中成長


【明慧網2004年10月18日】

得法前

由於我一家人身體不好,所以在父親朋友的建議下,我們一家開始接觸氣功,希望能練出一個好的身體,但是卻沒有任何結果。我依舊是被胃病折磨,父親依舊是頭痛、胃痛,渾身是病。還有一次我差點因為誤診而丟了命:在動手術時迷迷糊糊中,我看見一個金黃的大門向我敞開,然後又關上了,後來就聽到醫生小聲說「這孩子有救了。」現在我才明白那是我和大法的緣分,不然我早就不在這世上了。那年我六歲。

喜得大法

在我上六年級的時候,父親的朋友向他推薦了《轉法輪》這本書,說他有不可思議的威力,也許父親的一身病從此以後就能擺脫了。於是我們一家人懷著將信將疑的心理加入了學大法的人群中。後來通過學法我明白要無所求。於是開始試著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提高心性,而不像從前單純的練練動作了。師父說:「如果你抱著各種執著心,抱著來求功能,來治病,來聽一聽理論,或者是抱著甚麼不好的目地,這都不行。」(《轉法輪》)

我只要晚上一有空就會跟著媽媽到同修家裏去學法,去交流。那時學法的人可多了,男女老少都有,有一次,一個很小的孩子吵著鬧著要他奶奶拿一個圓圈給他玩,我們悟到那是他看到了法輪。每次學法回家以後我和媽媽都會將當天聽到的內容告訴因工作而不能去的父親。節假日的早上我們一家都會到大操場上去煉功,和同修一起,有時還能看到紅色的光在我們頭頂上罩著,特別舒服,非常祥和。

就這樣日復一日,我們一家人的身體都變好了,幾年來沒有吃過一片藥。父親也為國家節省了不少醫藥費。而我在一些小事上也能把自己當作一個大法的小弟子,走在路上看到路中央有石子的時候,我會跑過去把它挪開,擔心會絆倒別人。

在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的同時,我們也開始向家裏的親戚朋友洪法。於是有了更多的人加入了修煉之中,他們都深切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

烏雲來了

99年4.25,烏雲密布。

父親接二連三的被要求寫「檢討」,時常有人到我家來勸我們不要煉了。我和父親有些猶豫了,師父說:「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轉法輪》)。和同修交流過後,知道這是我們有漏,是在考驗中對大法不堅定的表現。我和父親暗下決心:無論如何要堅定的修下去!

然後父親被迫害要他轉業,父親因考慮修煉而申請了復員。為了維護大法的尊嚴,我開始向身邊的同學講大法受迫害的真象,用我的親身經歷和父親被迫害的經過去打動他們,好多朋友都說:「你和你爸爸是善良的人,那些學法輪功的人也是。」

我第一次明白將真象告訴別人,做誠實的人會受到大家如何的尊敬。

邪惡很猖狂,把攻擊大法的內容編入了教科書。於是一有政治考試,就會有選擇題和簡答題出現。我知道我是一個大法弟子,作為師父的弟子,怎麼可以忘了師父對自己的慈悲而為了幾分違背自己身上的責任?於是我就遇到選擇題空在那兒,遇到簡答題就隱含著反駁卷上的內容。結果連政治老師也拿我沒有辦法,因為除了那幾分其它的分我基本上都拿到了。

後來在中考中我又遇到了類似的情況,我猶豫了一下:畢竟是三分啊!對於五十分的卷子來說,三分很重要的,也許就會因為這三分我和重點高中失之交臂。但我轉念一想: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著我呢,我怎麼可以動搖初衷呢?於是我有了勇氣和堅定的信念,我空出了那一題,安心答下一題。後來我順利的考入了重點高中。

由於環境惡劣,邪惡又不認識我,於是我時常會幫父親去同修家裏拿經文。我時刻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要保護好經文。有時有便衣從身邊走過,我就故意哼著歌然後離開它的視線。

父親被迫害

我剛上高一的國慶前夜。

我和父母看完正在裝修的房子以後,父親提議到一個同修家去看看他的新家,實際是去和他交流一下。結果在我們從他家出門後,就有群惡警出來把我們給攔住了,說是讓我父親隨它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們意識到這是邪惡的迫害,沒有答應,踏上車就往家的方向騎。結果在院子的門口又被它們攔住了,它們特別兇狠的把父親塞到後車廂裏;母親去拉父親,結果頭髮被拉著撞在車上。我當時不夠堅強,哭得驚天動地,哭的時候我還在喊:「爸爸沒有錯!你們憑甚麼抓他?!」人越圍越多,邪惡一把將我拉開,上了車呼嘯而去。

我被帶進了院子門口的治安室,擦乾了眼淚,我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我可以向身邊的被矇蔽的人說明大法的好,大法弟子的好。於是我就把親身經歷以及師尊的慈悲,大法的威力說給那些人聽,那些人聽完以後就低著頭不說話了。當時我也不知道擦乾眼淚後的我怎麼會那麼冷靜,這就是大法的威力啊!

當晚母親回來了,我們第二天到派出所要見父親,結果父親已經被送到看守所了。於是我就要求邪惡把地址給我們。回家以後母親總是哭,我知道如果這時我也倒下了,那邪惡的目地就達到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是父親獲得外界情況的唯一依靠,也是母親唯一的精神支柱。我主動去和同修們交流聯繫,從同修那裏得到一些消息,並且積極爭取想方設法讓父親脫離迫害;另外一方面我要好好學習,不讓母親擔心,做好自己份內的事。

有次去看父親之前,為了讓父親保持正念、支持他,我把寫有「保持正念」的紙條放進搽臉油的瓶子裏再裝入面霜,後來父親看到了。我感到自己不僅盡到女兒的責任,更做到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有時翻開《轉法輪》書時可以看見師父的微笑,我知道那是師父在鼓勵我,在呵護著我,在期待我的成長。

救度世人

父親回家後,我們在讀完師父的一些講法之後認識到要更廣的講真象,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於是我和父親晚上出去貼標語,和母親逛街時就發傳單。父親發,我在一邊發正念。我們發的時候都努力使自己保持正念,後來我們還到某中學老師的宿舍區去發,一人一棟樓,放入奶箱裏、插進門縫裏,希望這些老師知道真象、保持善念。因為救度世人是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最重要的事,我就這麼做了,事後覺得自己第一次這麼無私,也許這就是大法弟子的偉大之處,最能打動人的地方,這不是被逼,心裏頭沒有自己,只一心裝著世人的安危。

後記

回想這些年的經歷,我深深的感到師父的慈悲偉大和大法的威力,使我經受了一次次磨煉,並堅強的成長起來。儘管有時還是會偷點懶,沒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但是畢竟成熟了,我將緊隨師父、緊跟正法形勢,堅定的在神的路上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