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兩年來的經歷與心得


【明慧網2004年10月18日】

師尊、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28週歲,2002年10月份得法。得法前我信佛教,皈過依,吃過齋。雖然我得法晚,但現在已跟上大法的進程。在這20多個月中,我想我應分為兩個階段,其中的經歷與心得,向師尊彙報一下,與同修交流一下。

第一階段是得法後到今年2月份,這是我學法煉功時期。由於我以前信佛教,各種慾望與執著心相對常人來講少得多。得法後,師父的慈悲點化,我知道我的功在一日千里的往上長,對大法也是由淺到深的在理解和圓容著。

我夏季基本總在外地打工,初期由於怕心沒把書帶在身邊。我只是在家期間把書通讀幾遍,牢記在心,然後以法為師嚴肅的約束自己的一言一行。我有個習慣,就是每天晚上想想當天所發生的事,自己做的對還是錯,然後以法(當時對法的理解)去衡量,古人云: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又雲:吾日三省吾身,所以,基本是一個提高的狀態。「知錯」我想有幾種形式:知道自己錯誤的行為;知道自己錯誤的言語;知道自己錯誤的心理狀態。往往我們知錯,總是先知道自己的錯誤言行。因為做事首先體現的就是自己的行為,以法去衡量是對還是錯。進一步我們再向內去找,這錯誤的言行是由甚麼心引起的?爭鬥心?顯示心?貪心?「能改」找到背後的執著後就毫不客氣的去掉它。 「也就是說,你要重視心性修煉,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煉,把常人中的慾望,不好的心,做壞事的想法去掉。」(《轉法輪》25頁)。一個人沒有貪心,怎麼會貪污腐敗?沒有爭鬥心、名利心,妒忌心,怎麼會指責別人、固執己見、不承認錯誤?

在這階段的幾個月中,我講過真象,洪過法。有位同修因此而得法。但在當時我還沒有接觸《明慧週刊》,沒有明確的指導思想,所以做得不夠充份。由於某種原因書不在身邊,長期不學法,執著心強時,自己的言行還是有脫離法的時候,但修道之心始終堅定,師父的法身也一直在慈悲點化著我,避免執著心重時犯大錯。

第二階段是今年2月到現在。今年2月份,我有時間通讀大法的書籍和《明慧週刊》,有了明確的指導思想,我從此進入了正法修煉的飛躍階段,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

剛開始發真象資料時是從另一位沒走出來的同修家拿的。各種執著心都表現出來了──顯示心(因為我證實法了,她還沒有證實法呢!我比她強嘛!),好大喜功之心(因為證實法是積功德的嘛!),急功近利之心等。後來學法,看《明慧週刊》,很快發現它不對,馬上修掉。

剛開始講真象時有怕心,先是站在第三者角度講,基本能起到揭露邪惡,救度世人的作用。隨著學法的精進與講真象的深入,怕心去掉之後我就總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得法後的身心變化直接講真象。今年是我工作變化最快、最多的一年,接觸人很多。我每到一處都正念正行,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是修好後自然流露出來,而不是故意做給別人看的),然後抓緊時間,抓住時機跟身邊的人講真象。現在我幾乎走到哪裏講到哪裏,理髮、坐車、買菜……

正法修煉時期我們大法弟子為甚麼要走出來?我想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 當前我們大法蒙難,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我們講清真象,揭露邪惡,讓邪惡無藏身之處,從而減少大法弟子的損失。

二、 我們修煉人把不好的心修掉之後,那麼生出的是洪大的慈悲心。慈悲心出來看每個世人都苦,講真象,讓世人得法得到未來,就是慈悲。你不讓我說真話,不讓我講真象,我做不到,就像一個落水人在我面前喊救命,你不讓我救,我做不到一樣。

三、 當三界成為宇宙的焦點,眾神矚目的地方,三界內的一切物質為法而生、而存在時,我真切的感覺到,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不是簡單的個人修煉與圓滿的過程了。我悟到我們大法弟子真的是有很大歷史使命的──為了助師正法;為了救度眾生,圓滿我們的世界;為了未來人得法,給他們奠定基礎。

正法時期,個人心性修煉與洪法的關係,我想是相輔相成的,缺一不可的。

說單純的修煉個人心性,不走出來,怕被迫害,這恰恰是心性不夠好的表現,是舊宇宙為私為我的體現。一個救了你的人蒙受不白之冤時,你連站出來說話的勇氣都沒有?師父講過正法時期走不出來是沒有下一次機會的,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助師正法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偏得」,是我們的榮耀。

如果是單純的側重講真象,洪法而忘記了提高個人心性,那就好比蓋樓房沒有基礎一樣,蓋不高也不可能穩定牢靠。更達不到圓容不破。修是最基本的,脫離了修,那就是在做常人的工作。

大法弟子所走的路真的很窄,走偏一點就出問題,也很難。你想能不難嗎?在做常人工作的同時,還得針對具體的人、具體的事、具體的情況洪法與救度世人,並及時修去不易覺察的執著心,避免邪惡鑽空子。

比如說我在正法修煉時,就有過不易覺察的執著心。當看到大法弟子在受到迫害時總想:師父大慈大悲,快點法正人間,快點結束吧!可是又一想,師父要是一年前結束,我能得法嗎?現在要是結束,全世界有多少不明真象的人被淘汰?之所以有那麼多大法弟子被迫害,就是有些人執著心沒修去嗎?我們不承認舊勢力安排,它不配考驗我們。我們否定舊勢力安排不是在人這個層次面的簡單否定,而是跳出常人,真正按照法去做才能全面否定,不受舊宇宙因素的制約。

怕心去了之後,我發現我有那麼多大法的事需要做,那麼多人需要救度。做好常人的工作,同時盡力多做大法的事,建立自己的威德,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洪吟二》中的《斷》:

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