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象中「活傳媒」的作用


【明慧網2004年10月12日】學了師父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倍感時間緊迫,責任重大。身為大陸大法弟子,我們講真象的力度還不夠,而且有時也講不到位,距離法對我們的要求還差得很遠。為了讓世人更快明白真象,把真象傳播的更遠,我和同修們交流,決定找平時自己了解的一些宣傳能力強、心直口快的人為突破口,給他們講真象,如果講清真象了,那他們就很容易做「活傳媒」,他們也會用他們的口把大法的真象傳遍他們的周圍,同時也是在為他們的未來奠定美好的基礎。

我的婆母(常人)經常看大法真象傳單、小冊子、光盤,再加上我常給她講大法真象,並用實際行動證實著大法弟子的美好。她明白真象後,開始利用一切機會用嘴傳播真象。由於她平時心直口快,知道點事兒若不說出來,放在肚子裏憋得慌,再加上確實明白了真象,知道善待大法得福報的道理,所以她走到哪裏講到哪裏:「你們可千萬別相信電視上演的天安門自焚啊,說法輪功殺人,那全是假的,全是栽贓誣陷。其實煉法輪功的都是行善做好人的,他們不違法,不做壞事,不偷不搶,不嫖不賭,不重名利,不爭不鬥,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們嚴格按照「真善忍」去做。是江澤民妒嫉他們才發動了這場鎮壓。你們千萬要告訴自己的親朋好友不要反對大法啊,否則遭了惡報再後悔就晚了。」還叮囑對方一定要把真象告訴親朋好友,告訴的人越多,積的福分越大。

五年來,當她走親訪友時,當她乘車出門時,當她與人閒談時,當她參加婚宴時,當她與老太太們在一起玩牌時,當她出去買東西時,當她趕集上店時……只要能搭上話就順便順勢講大法怎麼好,怎麼被冤枉的。她說她五年間至少講了有一千人。當別人問她當眾講「法輪大法好」怕不怕時,她豪爽的一笑說:「怕甚麼!我又沒犯法,只不過是說句公道話而已,言論應該是自由的嘛!」聽著她樸實的話語從爽快的口中輕鬆說出,我真的很慚愧:一個常人都能放下怕心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而自己身為大法弟子卻沒有婆母的那種果敢和真摯。

五年間講了一千人,這不是個小數目,由此我更加體會到「活傳媒」的作用是多麼巨大!況且那明白真象的一千人中還有不少也在傳著講著,這就不僅僅是一千人了,甚至上萬。這是多麼大的傳播力啊!

當我悟到「活傳媒」的傳播威力之大時,便開始行動了。我找到了幾年前的一位同事,人稱「高音喇叭」,外號「電報」,(意思是說話高門大嗓,喜歡做宣傳,而且一旦知道新聞後,馬上就通過嘴傳出去了,就像電報一樣快。)我給她看了許多大法真象資料和光盤,她看後拍著大腿用高音說:「呀!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原來江澤民這麼壞!」我說:「如果你能把你知道的大法真像一個一個告訴給你身邊的人,你一定會得福報的,而且甚麼天災人禍也碰不著你。」她說:「真的嗎?」我肯定的說:「真的!」她說:「我一定會盡我的能力,讓更多更多更多的人知道真象。」果然,不幾日,我聽人說:「‘高音喇叭’正在發送新的‘電報’:全球公審江澤民;多國起訴迫害大法的高官;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成千上萬的惡警遭惡報;法輪功不久將平反昭雪,……。」

我更深刻體會到:常人跟常人講真象,人更容易接受,而且也容易聽進去,因為他們講時不摻怕心,也不會像我們把法理講高了,是站在和聽者平等的基位在講,能用樸實的語言把真象講清,把問題說明白。如果我們能夠在這方面多用心,那麼大法真象會傳播的更遠更廣,真正能達到「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效果。

最後以一首小詩獻給那些明白真象進而也在傳播大法真象的人們:

明白真象善待法,天賜洪福到我家。傳播真象救有緣,平安相伴福更大。傳一傳十傳千百,就像種子遍播撒。待到真象大顯時,笑擁洪福綻心花。

我相信:當我們做得好、走得正時,師父一定會安排有緣人從大法弟子口中、從那些「活傳媒」口中明白真象的,因為讓世人明白真象從而救度他們是不可逆轉的歷史洪流,是不可抗拒的宇宙天象,更是師尊洪大慈悲和浩蕩佛恩在人間真實的體現。

以上是個人層次所悟之拙見,懇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