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法在心 慈悲世人 邪不壓正


【明慧網2004年10月12日】走在街上都是雨水流成的小河「嘩嘩」流著,我走到家門口開門時,屋裏我女兒聽見了,就說我:這麼大的雨,您著急回來,我等雨小了拿上雨傘去接你。正說到這兒,我走進屋了,我說:你們看看我哪兒濕了,我身上連一個雨點都沒有。女兒和她爸看看我身上真的一個雨點沒有。
──本文作者
* * * * * * * * *

我是河北省赤城縣人(幼名仙子),63歲。我以前身體是多病纏身,每天吃藥不見病好,反而身體浮腫成了高血壓。從1996年3月中旬得大法,開始學法修煉一百天,我看到法輪旋轉的非常美妙,真是妙不可言,使我更加有信心修煉。

1997年我去北京服裝廠打工。有一天夜裏加班到凌晨3點,吃完飯,去水房洗家具,一出門好像有人掐往我的後脖子似的,推著我往前跑,一下子把我推向一棵柏樹上。那棵樹上都是4-5寸長的樹枝杈,我的臉朝柏樹上撲下去……。屋裏人看見了,跑出來,那人說:「我兩眼看著你臉朝樹上撲下去了,我想你的臉都得劃破。怎麼你臉朝東坐著?嗯,有神仙保著你呢。」我說是我師父在保護我。

1999年6月中旬有一天晚上,天陰的特別黑,我去煉功點。就是輔導員家他們老兩口,還有兩位同修,連我5個人。我們開始學師父經文《溶於法中》和《富而有德》。一會兒下大雨了,房簷流水,輔導員的老伴說:快叫他們三個走吧!我想等下小再走,他們倆同聲說「你快走吧」。我想濕也沒事兒,我先走出去,他們倆都拿的雨傘。走在街上都是雨水流成的小河「嘩嘩」流著,我走到家門口開門時,屋裏我女兒聽見了,就說我:這麼大的雨,您著急回來,我等雨小了拿上雨傘去接你。正說到這兒,我走進屋了,我說:你們看看我哪兒濕了,我身上連一個雨點都沒有。女兒和她爸看看真的一個雨點沒有。他們說這就怪了,我說是我的師父保護我,濕不了。

1999年7.20,江澤民用手中權力迫害大法,真是天翻地覆,搞的烏煙瘴氣的,把人們的思想都搞的翻過了。人們都隨著電視胡說,我只要聽見、看見這種情況,我就給他們講:我們的師父可正了,教我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事說話,做事要先考慮別人看對別人有傷害沒有,沒傷害就做。要求我們煉功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這有甚麼錯?有個人就說:它們電視上說你們,你們也上電視台給它來個反駁,也宣傳宣傳你們法輪功好。我說現在沒有條件。

我想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講真象,可是我們家這年好事沒有,壞事不斷,搞的家裏生活都危機了,連吃鹽錢都沒有。

我去不了北京證實法,我就在當地給大家講清真象。有的人就說:你別說了,叫公安局知道可了不得了。我說:沒事,我怕甚麼,我也不做壞事。我上街見了人就和他們講。就是來我們家要飯的人,我都給他(她)們講,給他們傳單看,他們知道真象也很喜歡。

有一次在街上看到一輛騾子車一個人趕車一個人坐著,我就跟他們打招呼:「我跟你們說句話。」他們回答:「說吧!」我說:「你們記住法輪功好!」坐車人說:「好!」趕車人沒聽清,就問坐車人:「她說啥呀?」這人告訴那人說:「法輪功好!」我回答:「是。」那個趕車人也回答一句「法輪功好」。街上人誰也沒吱聲。

2002年秋天,我和一同修去一個村講真象拿的傳單。到村裏看好多人都在樹蔭涼坐著。我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象,給他們傳單看。他們假裝不識字,我又給一個男青年看,他也說我不識字。我就說他:你是捂住耳朵偷鈴鐺,那人說:你這詞用的,說著從我手裏拿一張看去了。正在這時來了兩個青年,惡狠狠的說:你們不知道上面不叫煉法輪功?你們大白天來宣傳這個?不怕抓你們?我回答:怕抓我今天都不來。那兩個人立刻坐地上了。我就給他們念傳單真象。

師父講過邪不壓正,一正壓百邪。聽學校下課了,我們又進了學校,和孩子們講清真象,告訴孩子們善惡有報,本是天理。我又問:小朋友們!做好人好呀,做壞人好呀?他們齊聲回答:做好人好!江××如何如何……

我們出了村口,那裏停一輛賣糧食車,周圍有好些人,我又給他們講起了大法真象。有個人就問你們一個月掙多少錢?我說:一分不掙。他又說:你們一個月掙500美金。我說你給發的?我要掙500美金怎麼我穿是自己做的鞋,你們看看。他們不吱聲了。又有一個人說我為甚麼你們還去學校給孩子們講法輪功?我說是呀,應該叫孩子們知道大法好,江××這麼陷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叫孩子們知道有好處;我叫小朋友在家裏做個好孩子,做個好學生。這沒錯吧?他又說起天安門自焚的事,我都給他講清楚了。他回答:說我算服了你們煉法輪功的人了。

2002年8月下旬,有一天我自己去了他鄉一個大村,走到街上,看那邊有3、4個人,我就直截了當的和他們講起大法真象,給他們傳單看,誰也不要不看,我就給他念著念著,越來人越多,把我圍在中間,我給他們講我們煉功人如何好。有兩個婦女就攻擊我、罵我。有的人提出天安門自焚,我說:這個問題提的好,我就給他講,那是江××為了陷害大法編的劇。我們法輪功是修煉,不殺生、與人為善,不做壞事。我又拿一片大法弟子被打死、打傷的圖象給他們看,連給他們講你們看看是誰在殺人害命。他們接過去一看,這個人說「媽呀」,那人「哎喲」,「娘呀」。我又說:江澤民叫公安局幹警把煉功人抓起來往死打,打死算自殺,打半死就送去火化。把煉功人打死從樓上扔下來叫電視台照上像,上電視,說煉法輪功自殺……一夥人就說:這回我們可明白了,我們以前都信了電視了,你要不給我們講,我們還蒙在鼓裏哪!還反對煉功人。

正在這時有一個派出所的人騎著摩托車路過,有一個50多歲的婦女喊著往起蹦高:「你快抓住她,她是煉法輪功的人!」好多人就說:咳!真是派出所的。那人我一點也不怕,我心裏想:「是派出所的人好呀,叫他明白大法真象;就是江澤民來更好,叫它看看圖片,你害死多少好人!」幹警一停車,沒等他反應過來我就把圖片給他,我說小伙子你看看。他一看大叫媽呀!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我就做自我介紹是煉法輪功的。告訴他圖片上都是我們煉法輪功的人。江澤民暗下密令叫各個監獄、勞教所把煉功人打死算自殺,這些煉功人都是高官、幹部、大學教授,打死送醫院去,再通知單位到醫院接人,要是平民百姓打半死就送去火化。

幹警看完圖片還給我,我又給他一張傳單看了。他說你煉法輪功我不管你,我走了。他走了,攔車那女人急了,指著我說他回去叫人了,一會兒拿繩子捆你來(還做著手勢)。我記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師父說:「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師父還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我時刻都記著師父講的這幾句話,所以我去哪兒、對甚麼人講、遇到甚麼人我一點兒怕心都沒有,一帆風順)。

我對那三個惡女人說:你們罵我攻擊我叫派出所人抓我,我全不怪你們,都是江××陷害我們製造的假戲給你們演的太多了,把你們給矇騙了。有個人說可不是嘛。當時有好幾個人說:「你教教我,我也想煉。」這時人都散了,我又去了好幾家給送傳單,面對面的講,使好多人明白大法好。

快到中午了,我去公路邊等車,對面有客店、有飯店,我就走進屋,一屋子人,有三個紅頭髮的男青年,他們問我找誰(我心想直接講他們不理解,又耽誤時間,又怕誤車)我說:誰也不找,我是過路的在道邊等車,有個騎著摩托車的人給我一張紙說,上面是啥?我不識字你們給念念,是不是甚麼治病的廣告。他們讓我拿過去給我念。他們一看說:大娘別看了,這是法輪功傳單。我說要是傳單你們更得給我念,以前盡看電視上說法輪功如何如何,電視上都是陷害法輪功的,我在家經常看到法輪功傳單,我讓識字的人給我念,電視上全是江澤民製造的假戲來矇騙咱們老百姓的,再也別信電視上胡說的了。孩子們高點聲給念,我耳有點背(又進來好幾個人,我怕他們不注意)。

念完我又給他們講幾句,他們都七言八語的說法輪功不賴,人家也不做壞事。那人把傳單給我,我說你們留給別人看看吧,明白大法好,有福的。他就把傳單給另一個人說,你拿回去給你媽看看叫你媽也煉法輪功。這時,我起身對大夥說:「對不起,我耽誤你們午休了。」他們說:「沒關係,大娘慢走,您也應該煉煉法輪功了。」我說等找到煉功人一定煉。

2002年10月2日晚,我們鎮司法員劉×領著派出所所長到我們家,搜走一本《轉法輪》,我和他們要,所長說我今天拿回去,你明天上午8點來我這取回去,第二天我去所裏找他要書他不在,問別人他們說剛開車出去。

第三天我又去鎮裏找到所長,他問我你來幹甚麼?我說跟你要書,昨天我來你不在,我問別人所長姓啥,他們告訴我你姓郭。小郭你把書給我吧。他說:都不叫你煉功了,還要書,你快回去吧。我說郭所長你不能言而無信呀,他又說不給你了,回去吧。我想借此機會給他講起大法真象,我說我有多種病,高血壓導致我半身偏癱,我要不學煉法輪功早死了。

他說:你不煉法輪功你也死不了,你們煉功人好,為甚麼上天安門都燒死,黑糊糊的?我回答燒死的沒有一個是煉法輪功的人,都是江××陷害法輪功的人,都是騙人的假劇。他又說為甚麼你們師父不在中國跑到美國,我回答從92年我們師父在中國傳法自到94年中國各大城市都傳遍了,中國就一億多人在煉。我們師父為了出國傳法早就移民在美國,現在全世界就有60多個國家的公民在煉法輪功,為甚麼胡說我們師父跑去的呢?都是江澤民陷害我們師父胡說的。小郭呀你好好想一想,從古到今歷朝歷代都是奸臣陷害忠良。說起60年,可能你還沒出生呢。搞食堂全國餓死多少人,劉少奇主席發出指示叫社員們開荒種點兒小片地救了多少人命。在66年文化大革命把劉少奇打倒。那時家家都安一個小喇叭,中央電台一天三遍廣播內奸、工賊劉少奇,給他扣帽子,還說劉少奇走資派……做好人就是難。咱們中國1億多人在修煉法輪功甚麼病都沒有了。煉功人都是高官、幹部、教授都是有工作人多,他們都不吃藥給國家節省多少錢(這些人都公費醫療)我們老百姓煉功不得病,身體好、多幹活、多打糧也為國家做貢獻,這多好。江澤民不知好歹對我們師父不將恩報,將仇報,誣陷我們師父。

說到這兒,所長說:行了,你回去吧。我說你給我《轉法輪》書來,他說不能給你。我說:你千萬別毀書,你有時間看看。他連聲點頭說:行,我看,我看。我就走了。東院有個不明真象的人說:太不像話了,來這兒講法輪功來了。我沒理他。

2003年正月二十四那天有件奇蹟發生:我要回娘家傳大法、講真象,我拿好多傳單,叫我丈夫騎自行車帶上我。五十多里便道,走到九連洞溝門口,突然車子頂石頭上,車一晃,把我面朝天、腦朝後重重的把我摔下去了,後腦勺正摔在一塊大頑石上。把我丈夫可嚇壞了,他趕快摸我的後腦勺,說流出血沒有。我說沒事,我是煉法輪功的人,如果不是煉功人,今天就死這兒了。師父又救我一命。我深深感到師父真好、真偉大,分秒都在看護著我,保護著我,一次次救我的命,我也報答不了師父的救命之恩。

2004年8月下旬我去縣城,準備回家有我們鄉鎮的小車特別多,我都不坐,我單攔一輛跑長途的大客車,因為這車上人多,我好給他們講大法真象。我上車了,售票員叫我去後排有個座兒。那我就坐後排了,我就故意問問左右的乘客:你們哪兒的?幹甚麼工作?他們都告訴了我。我說看你好像個當經理的大幹部的料,他笑了。我就和他講大法真象。我為了讓全車人聽見我高聲說大法如何好,我們煉功人都按大法要求做,按「真、善、忍」準則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忍。我周圍的人提問題,比如天安門自焚、殺父母、殺孩子,我都給他們詳答清楚,都是江澤民一手幹的陷害我們煉功人。

他們都說江澤民迫害你們,那你們就罵江澤民吧。我快到下車了,和全車乘客說您們大夥記住:「法輪大法好!」有個人回答好,你跟我們講了這麼多,我要說不好,你又生氣;另一個人說你別聽他的,他要回去告你。我說不可能,你看這人多善良,這麼個好人怎麼能幹那個缺德事呢。

我早就想寫出來,和同修們講出來,有不敢走出來的、不敢開口講的參照一下有幫助,我覺的我做的效果很好。同修們,大膽的走出來,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為重。我的才疏學淺,寫的不好,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