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心不動 共同提高救眾生


【明慧網2004年10月11日】我是大陸的一名原來不識字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72歲。……我的願望一出,師父就幫我,使我身心發生巨變,很快我會認字、會寫字,隨著學法的深入,師父改變了我的一切,慢慢的我懂得了一些法理,心裏充滿了喜悅,學法煉功非常精進。整個的個人修煉階段我如飢似渴的學法、抄書、背法,全身心的溶入法中,為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我講真象、救世人是分兩個階段、兩種方式做的。第一個階段是99年6月至2002年8月,方式是寫信。……當我第三次找同修改信時,同修不在家,我沒悟到,就讓一個小弟子改,小弟子說:「奶奶,我不會改。」我還沒悟到。這時,師父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就你自己寫。」我既高興又慚愧,這才悟到是師父點化:不要有依賴心,同修有同修的事。從此以後,我學會自己寫自己改,寫多了就不再像當初那麼費力了。後來的很多時候,當我拿起筆考慮怎麼寫時,奇蹟就會出現,全篇的文章就擺在我的大腦中,……我根本不覺得我是個不識字的老人。

──本文作者

* * * * *

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大陸的一名原來不識字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72歲。今天能親筆寫此法會交流文章,是大法的神奇威力,是師父給我開智開慧。回顧師父蒙冤、大法遇難、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五年中,我勇敢的站出來助師正法、堅定的維護法的親身經歷,猶如昨日一般,歷歷在目。現將五年來我在正法修煉中提高與昇華的過程寫出來,向師父作一個階段性的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 得法前後 判若兩人

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而且病情嚴重、病史長。特別是患腎炎、胃病30多年,青光眼更厲害,左眼幾乎失明。幾十年來磨得我死去活來,求多少醫、住多少次院、花多少錢已記不清了,但都不見病好。在絕望中我有幸喜得大法,那是難忘的1996年春天。一得法我就將沒吃完的藥、未打完的針,清理了一大籃子丟進了南門河,與病魔和藥品告別了。果然得法不久,折磨我幾十年的頑疾逐漸全部消失了,那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是無法形容,見到我的人都說我得法前後判若兩人。是師父、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那時,我從內心深處感謝師父,暗暗下決心:這麼好的大法,我一定要修下去,無論艱難險阻,都擋不住我修煉精進的路。

我的願望一出,師父就幫我,使我身心發生巨變,很快我會認字、會寫字,隨著學法的深入,師父改變了我的一切,慢慢的我懂得了一些法理,心裏充滿了喜悅,學法煉功非常精進。整個的個人修煉階段我如飢似渴的學法、抄書、背法,全身心的溶入法中,為正法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二、證實大法  遭受迫害

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落。一時間中華大地烏雲密布、黑浪滾滾。我們這裏也和全國各地一樣,站長被抓了。7月22日,我們去省政府上訪,證實大法,要求放人。結果把我們關了一天一夜,還強迫我們看誹謗師父的錄像,第二天才放我們回家。

99年12月25日晚,我和同修們在廣場煉功,證實大法。被縣公安局的惡警非法抓捕,在公安局審訊我們,又打又罵,審到半夜將我們送進看守所。當時抓了幾十人,其中有12名老人。把我們老人關在一個號子裏,寒冷的冬天,我們沒有被子不能睡覺,我們就一個個挨得很緊互相取暖。在監獄裏,我們受盡折磨,吃的稀飯是從犯人的尿盆中倒出來的剩飯摻的,很臭,每人每天還要交30元的伙食費。惡人非法提審我們,要我們寫保證說不煉,我們當中只有一個老人怕心重,說了不煉就放了。剩下我們11位老人齊聲回答:「煉!」甚麼也不寫,還向它們洪法。結果我們被非法關押半個月才放人,每人罰款1─3千元不等,我被罰款3千元。

出獄後不久,組織部和單位管組織的負責人來找我,說上級有令,報紙都登了:「共產黨員不准修煉法輪功」,問我「還煉不煉」。我向他們洪法:法輪功教人向善,為人祛病健身,有甚麼不好?並堅決的表示:「煉!」就這樣我被開除黨籍(當年我是40年的黨齡)。

2002年元月8日,我們四位老太太(60-76歲)約好去北京上訪。這天天氣很寒冷(中雨加雪),也沒有擋住我們去北京證實法的決心。我們帶著橫幅乘車到武漢,買好了下午5點去北京的火車票,可就在上火車的前半個小時,被武漢的公安便衣非法抓捕,並沒收了我們的火車票,還逼問我們去北京幹甚麼?我們不配合邪惡。後來它們聽出我們的口音,就打電話,當地公安來人認出我們,就氣勢洶洶的拳打腳踢,將我們打得鼻青臉腫。當天晚上將我們戴上手銬,拉上警車,非法押回當地關進看守所,回來時已是深更半夜。一惡警見此時無人,趁機威逼、詐取我們四老太太退票的680元錢,揚長而去。

去年兩會前,聽到消息:惡人要綁架一批大法弟子,說是怕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第二天我做了個夢,夢見一座小屋邊有一個黑洞,洞裏有兩條黑蛇,與三個人一起出出進進混在一起。我很奇怪:這蛇怎麼不咬人呢?第三天下午四點,公安局一行五人突然叫門找我,我在屋裏一看它們穿的衣服、神態,驚訝的發現和夢中的情景一模一樣。原來,那兩條黑蛇就是公安的惡人,那三個人就是三家單位的保安配合來抓我,我馬上發正念鏟除邪惡,不開門,不理它們。一會兒,惡人就走了。

女兒下班回來,我將情況告訴了她,她說:「不怕,今晚不開燈,明早我送您去農村,暫時避一下。」第二天晚上惡人還不甘心,又是一行五人來找我女兒的麻煩,說甚麼中央要開兩會,我們找你媽談談,你媽哪兒去了?你趕快把你媽交出來,否則後果你是知道的,停你的工作。女兒義正辭嚴的說:「憑甚麼停我的工作?我媽有人身自由、信仰自由,法輪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又能祛病健身,犯甚麼法?請你們以後別找她的麻煩。」這時,邪惡之徒態度好轉,邊走邊說:「不是抓你媽,是中央要開兩會,怕她去上訪,我們只是找她談談,只要她不去就行了。」他們說算了,可還是不死心,第二天晚上又偷偷來捕門,那晚下小雨,天很黑,邪惡之徒捕錯了門,被人當成小偷趕走了。

去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和另一名同修組織召開了一個四十多人的法會,邪惡的公安又一次來抓我,說有人舉報我們開了法會,我是頭頭,並揚言還要抓幾個。那天中午十一點我有事外出了,十一點半惡人來了,在院子外叫門,當時我女兒和外甥在家,一看是公安來人,肯定沒好事就沒開門,惡人又走了。這時,女兒趕快找到我,說明了情況,叫我不要回家,恐怕邪惡之徒還會來。果真這一天來了三次。我被迫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

三、講清真象 救度世人

我講真象、救世人是分兩個階段、兩種方式做的。第一個階段是99年6月至2002年8月,方式是寫信。99年6月13日,師父發表了「安定」這篇經文,根據師父的教導:「學員可根據所掌握的有關地區、有關部門,直接或變相干擾破壞法輪功學員煉功之事,以至有些人利用手中權力挑起法輪功事件,把廣大人民與政府對立起來,從中撈取政治資本的情況,可通過正常渠道向各級政府或國家領導人反映。」學了師父的經文,我心生一念:要給縣委領導寫信,證實大法,講清真象。

開始時,困難很多,主要是人的觀念障礙著我:我這麼大歲數,是得法後才認得些字,是抄《轉法輪》才學會寫字的,怎麼能寫信呢?也許我的真念師父看到了,晚上打坐時,師父金光閃閃的法像就在我的左額頭上方,師父望著我微笑。我悟到:是師父鼓勵我悟得對,悟到就去做。第二天,我就開始起草給縣委領導的信,寫好後與同修切磋、交流,並請同修修改。這封信發往縣委、縣政府、人大、政協四大家。接著又起草了一封致國家領導人──朱鎔基的信。這次還帶動了幫助改信的同修,同修們也紛紛寫信證實法,同時把這封信修改得更完善。後來,去北京上訪的同修還把這封信複印了,帶到武漢、石家莊、邯鄲等地去發了,有的還帶到了北京。

當我第三次找同修改信時,同修不在家,我沒悟到,就讓一個小弟子改,小弟子說:「奶奶,我不會改。」我還沒悟到。這時,師父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就你自己寫。」我既高興又慚愧,這才悟到是師父點化:不要有依賴心,同修有同修的事。從此以後,我學會自己寫自己改,寫多了就不再像當初那麼費力了。後來的很多時候,當我拿起筆考慮怎麼寫時,奇蹟就會出現,全篇的文章就擺在我的大腦中,就這樣我一行一行的寫,字也有很大的進步。有時,師父教我生字,教我使用標點符號。我根本不覺得我是個不識字的老人。有時,我的思維很敏捷,寫得也快。我悟到:是師父把我的智慧打開了,每當我拿筆寫時,師父就在我身邊。就這樣,我一直堅持向各級領導、企業單位、機關、學校、派出所等寫信,還幫同修寫信。當我把信給家人看時,他們都說:「真神奇!你還會寫信,而且寫得這麼好。」我微笑著說:「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幫忙!」

第二階段是2002年8月至今,方式是面對面的講。2002年8月21日,師父告訴我們「快講」,我悟到:救度眾生十萬火急。於是我安排好時間,先近後遠,一步一步從城關講到農村。去年6月,持續40度的高溫,我帶著帽子、毛巾和水,翻山越嶺去年輕時的朋友那裏。她也是70多歲的人,根本不知道大法真象。我們幾十年未見,見面幾乎不認識了。當她明白了真象時,感動得哭了,激動的說:「你這麼大歲數,這大熱天為了我們好,不辭辛苦走這麼遠的路,告訴我們大法的真象,真是太感謝了。幾年來,我們受電視謊言的欺騙,也隨著說了些錯話,怪不得我的眼睛常年疼痛,現在再不信電視的鬼話了,我們記住了:法輪大法好!」

還有一位同事,她兒子大學畢業後在國外工作,每月收入上萬元。她和老伴看到電視裏播的到處是災難,整天流淚擔心兒子安全,天天上灶燈,求燈神保祐兒子。我把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和大法將給人類帶來的幸福與美好一一告訴了她,並建議她給兒子寫信:常念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會免災難。老兩口明白了真象感激萬分。

一位86歲高齡的老人,我向他講真象時,他內心不安,焦慮的告訴我:「我做了壞事,燒了一本《轉法輪》,怎麼辦呢?」我聽了有些傷心:「你怎麼燒了天書啊!」他說:「那是大法洪傳時,別人給我一本書,因我平時能給人治些小病,想從書中找神奇。後來不准煉,又看到煉法輪功的人都被抓了,我很害怕,就把書燒了。誰知燒書不久,我62歲的兒子被人打死了,我自己也多種疾病復發,不知是不是我燒書的緣故?」看他有些悔悟,祈求得到寬恕的樣子,我就善意而又嚴肅的說:「我是大法弟子,為了對你負責任,我必須告訴你,大法是慈悲眾生的,但威嚴同在。天理在上,不管是甚麼人,對大法犯了罪,都要承受償還,這是一定的。《轉法輪》是一部宇宙大法,是救度眾生的,不管你有意無意的毀壞,都是犯罪。好在你把這事說出來了,還有機會彌補。」

我想了想告訴他:「你現在這樣做:1、首先要向師父請罪,求得師父原諒,消減自己的罪過,師父是慈悲於人的;2、向家人、親朋好友及世人證實法,證實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救度眾生的正法;3、堅持常念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的確,這位老人從明白真象那天起,一直堅持每天早晚向師父合十,念法輪大法好!李老師好!不僅疾病好了,長得紅光滿面,而且孫子還考上大學。現在他逢人就講自己身心受益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常念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因為他年齡大、身體好,別人都相信。

這樣的例子很多很多,通過我面對面講真象,有些人明白了真象後病好了,找到家裏來感謝我,有的想修煉,找我要書。我悟到:這不是我的本事,是師父慈悲眾生的體現。

四、以法為師 幫助同修

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在眾多真修弟子遭受嚴重困難的情況下,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等待著這些人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因為其中有很多人是有緣人,而且是有希望圓滿的。」我縣是遭受迫害嚴重的地區,迫害一開始,站長就被抓了,輔導站的其他同修有的被迫流離失所,有的沒怎麼走出來。由於迫害步步升級,一部份學員因怕心、顧慮心,根本的執著以及學法不深等等原因而導致往下掉。整體狀態曾一度不是那麼太好,針對這種情況,我和另一位同修切磋交流,決定幫助這些不同程度掉下去的學員在法上悟上來,使大法少受損失,使同修少走彎路,增強大家的正念,達到整體提高的目地,從而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首先我們將沒走出來或掉下去的學員進行分類,怕心重、掉得狠的學員,我們逐個的登門切磋;程度輕的、不怎麼精進的,我們召開法會。通過法會的方式比學比修,總結經驗,找出不足,共同精進,達到了很好的效果。

在登門切磋中,有一對老年同修,老頭是文教界退休的,婆婆不識字,老頭手把手的教,老兩口學法、煉功、修心性非常精進。7.20開始後,老頭嚇得不敢煉了,單位配合了邪惡,威逼他把大法的書和師父的法像全部交出去了,惡人拿去毀掉,還恐嚇他不准煉如何如何,使他痛苦萬分,嚇得整天不說話、不接觸人、也不教婆婆讀書。老頭掉下去了,婆婆的壓力很大,又不識字,怎麼學法呢?急得她望著掛過師父法像的牆大哭:「師父啊!這是為甚麼?!」

老頭單位的干擾、兒女們對大法的不理解、同事的指責、外界的壓力,一起降到婆婆頭上,婆婆一時難以承受。在危難之時,我常去婆婆那裏幫助她、鼓勵她:「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要怕,在任何情況下,只要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只要我們有一顆堅信師父、堅定大法的真心,甚麼難都能過去的。」經過兩年多不懈的努力,婆婆從巨難中走過來了,老頭也醒悟過來了。現在二老按照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得很好。

一位輔導員,7.20前大法洪傳時,她付出很多。迫害一開始,她就被抓進了監獄,由於迫害嚴重,她害怕了,最後搬走了,搬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做生意去了,生意忙得法不學、功也不煉,放棄了。我常惦記著她,不久,師父發表了《建議》的經文,我悟到:慈悲的師父不落下一個弟子,我一定要幫她。於是我帶著新經文去找她,可往返幾次才找到,一見到她我很高興,就把經文給她。她看後直流淚,內疚的說:「師父還等著我。」我說:「是啊!師父慈悲不落下一個學員,大法洪傳時,你吃了那麼多苦,大法遭受迫害時,由於種種原因你搬走了,我幾次找你就是希望你能悟上來,法難得,不要掉下去。」她當即表示:「我要站起來!我要修下去!」

一位早年得法的老學員,因學法不深、悟性差,7.20後掉下去了,看到惡人到處收書、毀書,就以為不學不煉,放棄了。很長一段時間過後,有一天她來找我,說明了她的情況後,問我是否還在煉,我回答在煉。針對她的思想,我打開《轉法輪》第208頁,師父說:「你怎麼修?就是在有魔干擾的情況下才能體現出你能不能修下去,你能不能真正的悟道,你能不能受到干擾,能不能堅定這一法門。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通過學法交流,她明白了:呀,險些掉下去了!以後我們經常在一起學法、切磋,她的悟性也慢慢的提高上來了,後來一步一步做得很好。

由於時間緊,對於那些不夠精進的學員,我們就以法會的方式整體幫助,效果也很好。幾年來,在邪惡的環境下,我協助同修經常組織大小法會,少則三、五人,多則四十多人。每次法會前我和另一位同修總要先做周密的安排,既要保證法會成功,又要保證學員安全。我們每次法會都很成功,每次都有不少人走出來,在法會上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得到了提高。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教導我們:「還有這樣一部份人一直也是沒有走出來,躲在家裏看書,還找藉口,實質上是怕心在作怪。我也希望中國大陸的其他大法弟子幫幫這些人,叫他們走出來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學到這裏,我很欣慰,我做了我應該做的。

以上是我在正法與修煉中所做的一點我應該做的事,是大法的威力,是師父的慈悲,我才能行的。但我知道我所做的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得很遠,和那些做得好的同修相比還很不夠,我還要繼續努力。回顧五年來我走過的路,風風雨雨,經歷了太多太多,每一步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來的。在宇宙正法中,沒有師父的巨大付出,就沒有今天的一切。我由一個多種疾病纏身、70多歲的老人,成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非常榮幸,是師父賜給我的榮耀,我在珍惜這萬古難得的機緣,在正法最後的路上走穩每一步。

最後,講一個師父保護我的故事與全世界的同修們分享:

那是2003年元月的一天,我和同修到外地參加法會,這是一個三縣兩市的大法弟子交流會,有好幾十人(法會還安排我發言呢)。會場在同修家的二樓,法會莊嚴、神聖,布置得非常好。可是就在晚上十點多鐘,會還沒開完,突然得知我們的會場被惡人包圍了。大家都不害怕,在集中精力立掌發正念,清除邪惡。後來邪惡的警察進來了,開始動手打人、抓人時,大家都抵制邪惡紛紛走開了。這時我被惡人打倒在地,當我爬起來也準備跳樓跑時,師父告訴我:「躺下吧。」於是我就躺在地上。

邪惡之徒們像掃蕩一樣,樓上樓下跑個不停,也沒人理我。大概人都走光了,一個年紀大的警察來了,見我躺在地上,幾次要我跟他走,我發正念,不配合他。他說:「你這大一把年紀,怎麼了?」我趁機喘著氣說:「警察打人啊,我動不了了。」他就把我搬到床上,匆匆就走了。我聽他下樓了,馬上就翻身起來了,正好同修家一個7歲的小弟子也上樓來了,機智的告訴我:「奶奶,邪惡走了,您趕快下樓走。」我還沒出大門,幾個惡人氣勢洶洶打著電筒又回來了,我迅速進了女廁。這回是來抓我的,聽一人說:「剛才還在床上躺著,怎麼立刻就不見了?真神。」他們在樓上樓下照了幾遍,就走了。

小弟子又告訴我:「奶奶,你快走。」我說:「往哪走啊?」他說:「這邊是菜地,就從這兒走。」漆黑的夜晚,我一直往前走,走到一個草堆旁,一位同修從草堆裏走出來,然後他就牽著我走。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巧妙的安排,保護我安全脫險。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我不會寫,文中有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首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