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害死劉成軍的魔窟(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9日】明慧網2003年10月26日頭條以「吉林監獄百餘大法弟子多在絕食 情況緊急 劉成軍生命垂危」為題,緊急報導了當時吉林監獄非法關押的百餘名法輪功學員多數在絕食抗議殘酷迫害,情況緊急,其中長春電視插播者劉成軍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消息。

自此,吉林監獄中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引起了社會的關注,各國的法輪功學員也紛紛發起聲援和營救活動,呼籲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停止迫害。一些人權組織伸出援手,其中「瑞士基督教反酷刑組織」11月7日致信胡錦濤、吉林省公安廳長趙永吉(譯音)及中國駐伯爾尼大使館,「強烈呼籲吉林省公安廳長立即著手調查吉林省監獄和長春公安醫院的情況,採取必要措施有效地保護被關押的人不再受獄警的非法酷刑。」


劉成軍2002年3月被捕後受酷刑,當時已無力保持自然坐姿(中新網2002年4月1日圖片)

然而,發生在吉林監獄的殘酷迫害並沒有停止。時隔僅僅一個月,2003年11月26日,年僅32歲的劉成軍在經歷了一年九個月的牢獄折磨後離開了人世。當天,吉林監獄糾集大批警察,不顧家屬反對,未經屍檢,於中午11點強行火化遺體。有目擊者發現劉成軍的鼻孔、耳朵、大腿等處有血液流出。

劉成軍為揭開江氏犯罪集團刻意營造和竭力維持的謊言,被殘酷迫害致死,這是江氏罪惡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又一血債,直接行使迫害的吉林監獄也逃脫不了罪責。


上圖:吉林省吉林監獄,位於吉林市,由長春去吉林市剛出高速公路進吉林的位置。

吉林省吉林監獄(俗稱吉林二監),位於吉林市。這裏關押著被非法判刑數年至十幾年的吉林省法輪功男學員。劉成軍及參與「3-05長春電視插播」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男學員雷明、梁振興等也被關押於此,遭受非人折磨。據來自吉林的消息,至2003年10月,這裏關押著法輪功學員100餘人。

吉林省吉林監獄在具體實施江XX「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殺無赦」,「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中,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摧殘已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其手段陰毒兇狠,令人慘不忍睹。

1.「小號」、「嚴管」加「死刑床」毒刑,關節被拉散,痛苦至極

在吉林監獄有一種酷刑,把人的四肢分別用鐵鏈鎖緊,然後拉起來,使身體懸空,大約三四天,有的更長時間。受刑者腳腕、手腕、各個關節被拉得脫臼,時間如果再長,人的四肢就會殘廢。


「死刑床」酷刑:將人四肢捆綁後將人騰空,然後用小皮錘在身體的各關節處敲打,直到脫節發黑為止。

2003年6月份以來,吉林監獄內關押的100多名法輪功學員決定用自己的行動來抵制迫害,抑制惡人惡行。所有在殘酷迫害下違心寫過「四書」 (即所謂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等)的人都寫出了作廢聲明,當面交給了獄警,並表示要堅決修煉到底,同時大多數法輪功學員不參加所謂的勞動改造,並以絕食方式抗議非法關押。這些正義行動使監獄更加變本加厲地瘋狂實施迫害。到10月份已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進了「嚴管、小號」(專門用來摧殘人的地方),受到「抻床」、大掛的酷刑折磨。近來吉林監獄的惡行頻頻曝光後,惡警十分膽寒,但也越發變得瘋狂,最近獄警又開始施用一種新的酷刑「死刑床」折磨法輪功學員。

這種酷刑,是用鋼筋做成套,固定在鋪板上,將受刑者身體錯位,手和腳都向斜上方或斜下方拉開,拉到極限鎖死,身體成扭曲狀,再往身下放木棍、臉盆、罐頭瓶等物品,最後將身體完全懸空。然後用小皮錘敲打身體各關節處,直到脫節發黑為止。一段時間後,受刑者的關節全部拉開,痛苦至極。

吉林監獄給各大隊下達指示:凡法輪功學員不能讓其死在監舍內,一律送到小號、嚴管。在那裏死亡一律算「自殺」或「正常死亡」。

整個監獄的嚴管小號都關滿了,地方不夠用,惡警就又想出更毒辣的手段,把原來被廢棄的小號安裝上了「死刑床」,把這些法輪功學員拉到「死刑床」上抻在新小號裏,還安裝了大掛,把人吊起來。在這種殘酷的折磨下,許多法輪功學員的胳膊、腿都被拉腫了,慘不忍睹。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

法輪功學員張洪偉自2002年5月份入監以來,一直被關押在嚴管和小號,被施抻刑,把人綁在「死刑床」上,將四肢大字形抻開,使整個身體懸起來,一抻就是幾個小時,多則幾天,遠遠超越了人的承受能力。據悉,張洪偉已被關押在「嚴管」一年零七個月了,身體虛弱已極。


圖為獄中的梁振興(中新網2002年4月1日圖片)

法輪功學員梁振興,被逼寫「四書」,不寫就強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寬的木稜上,甚至坐在角鋼的尖稜上,一天要坐十幾個小時,再不寫就用「死刑床」,嚴刑逼迫。法輪功學員雷明、揚鋒、騰偉強、鄭衛東等許多人都遭受過這種酷刑的折磨,有的人手腳都被抻壞了,有的手和腳的指甲都被抻掉了。張洪偉被綁在「死人床」上很多天,大腿內側和身體其它部位嚴重糜爛。

各監區的「小嚴管隊」是相對於監獄的「大嚴管隊」而言的,監獄的「大嚴管隊」摧殘人更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裏刑具琳瑯滿目,本來按規定使用刑具是有明文規定的,但這是隨便使用,最恐怖的是這裏的「死刑床」。

2.坐「老虎凳」、指使犯人施暴、抓生殖器

2002年7月,吉林監獄全監上下如臨大敵,監獄政委劉長江多次組織教育科、獄政科、刑罰執行科及各監區的監區長召開會議,研究對策,決定對入監的法輪功學員不分到入監隊,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監區,由各監區的「小嚴管隊」管理。各監區的「小嚴管隊」按監獄法規定是不允許存在的,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監區的牢頭獄霸控制著,其實質就是專門為獄警、牢頭獄霸勒索他人財物而設置的專項工具,是監獄警察勾結乖張暴戾、具黑社會性質的「大哥」們毆打、體罰、勒索無辜者的場所。獄警支使「嚴管隊」的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野蠻的「管理」。法輪功學員進入「小嚴管」後就坐「老虎凳」,雙腿伸直與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許有絲毫晃動,否則就遭到暴力毒打。從早上5:30一直坐到晚上7:30,除了吃飯外,上廁所也是有時間嚴格限制的。這樣幾天下來,臀部上就會磨出血泡,連路都不能走。法輪功學員楊光坐了三個多月「嚴管隊」、兩個多月「小號」,並被上「死刑床」,他坐「老虎凳」腿已經動不了了。四大隊獄警指使犯人施暴,法輪功學員雷明被踢腦袋,被用手抓生殖器,並被獄警關進監獄「嚴管隊」,被上「死刑床」,被逼寫「四書」 (犯人許志剛、高國光是打手)。


圖為獄中的雷明(中新網2002年4月1日圖片)

雷明被毒打後被迫寫「悔過書」,後聲明作廢,在被關「小號」期間,因沒有筆,咬破手指寫下了嚴正聲明的血書,聲明以前所寫的「悔過書」等均作廢,結果被惡警不斷毒打。

犯人在獄警指使下每隔十五分鐘就對法輪功學員施暴一次,逼迫說不煉。在六大隊,六、七個犯人把學員按住毒打,法輪功學員新元俊被打掉牙,被犯人抓男性生殖器折磨。多人被打住院。五大隊的鄭煒東經常挨打,根本沒有人身自由,連上廁所都監管。三大隊的學員因不寫「四書」,被逼迫從早坐到晚,失去自由,連洗臉都不讓(偶而讓洗一次)。白山市法輪功學員劉照建絕食83天抵制寫詆毀大法的「四書」。法輪功學員楊峰,常常遭到殘酷折磨。在上「死刑床」時,一支胳膊給打殘了,至今不能回彎,睪丸也被打壞了,到現在還紅腫發炎。監獄不給治病,楊峰天天在疼痛中煎熬。

3.逼寫「四書」摧殘精神,膠皮管灌水猛抽,狠踢後腰,毒打至皮肉裂開

吉林市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採取高壓洗腦,不准睡覺,強迫寫「四書」。其中最惡劣的迫害方法是指使犯人毆打法輪功學員,逼寫「四書」,寫一個得5分、3分不等,有3分就可以減刑。

所謂的「四書」就是: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認罪書就是承認自己的行為是犯罪,承認法輪功是X教;悔過書就是在承認自己犯罪的前提下進行懺悔;保證書就是保證今後再也不煉法輪功;決心書就是決心徹底與法輪功決裂。為了得到「四書」而獲得獎勵,全監十二個監區的「小嚴管隊」的看管人員使出了渾身解數,肆無忌憚地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害。

法輪功學員一點自由都沒有,互相不讓說話,二十四小時看管,不然就上「死刑床」。從早上5:30分起床坐到晚上7:30分。上廁所都看管,半個小時記錄一次,一星期彙報一次,不給郵信,不讓接見家屬。

僅以六監區為例,六監區監區長魏向輝明確指示看管人員說:「對法輪功人員決不能手軟。」六監區的牢頭獄霸李明、趙廣存、劉幹、陳志強像野獸一樣撲向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騰偉強、辛延俊、呂然、王志強、梁振興、楊光無不受到非人的折磨、毒打。看管人員用手用力地捏被害者的睪丸,用手指往被害人的脅條骨縫裏插,用膠皮管灌上水往被害人的身上猛抽,用鞋後根猛刨法輪功學員的後背、腰部……法輪功學員辛延俊被捕前在空軍某部服役,身體素質是相當不錯的,一番折磨之後,已是骨瘦如柴,弱不禁風,其他人的狀況更是可想而知的了。2003年臨近春節時,犯人李明用塑膠管毒打梁振興時,把梁打倒頭磕到暖氣片上,血流如注,昏死過去。監區怕引起義憤,立刻封鎖消息,並警告目擊者:如果背後瞎議論後果自負。這只是六監區「小嚴管隊」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普通手段,其它監區也同出一轍。

監獄政委劉長江公開指使獄警,使其利用犯人毆打法輪功學員,實行每天二十四小時監管。法輪功學員不寫「四書」 ,不讓睡覺,犯人把法輪功學員打壞了還要遭批鬥說是自傷自殘。法輪功學員們每天都在極限地承受著。

一位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投書明慧網寫道:「五六個犯人圍著我,分別在後面踢我的腰眼。又用種種污言穢語威逼我寫『四書』。我堅決不同意,又把我拉到鋪下,六個人按著我,把木板立起來狠命地打我後背、腰眼、臀部。後面的肉都被打開了,嘴裏還罵著:『你怎麼不叫,你XX的裝有剛。』我當時渾身冒汗,疼得死去活來。他們打累了,找了一塊木板,把板子立了起來,強迫我坐在上面,我臀部上血肉模糊,坐在木板上有如坐在鋼針上一樣。他們還不放過我,又從後面繼續踢我的後腰,身上流出的血把內衣內褲都濕透了。幾天後,血和衣服都粘在了一起,他們又把衣服撕下來,那種疼痛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他們找來紙筆逼我寫「四書」……我聲明那絕非我所願,是被逼之下所寫,我的生命從表面到微觀充滿了悲哀。在這之後,他們不許我同任何人講話……教育科李X找我談話,我說我是被迫害的,他衝我大吼:『誰迫害你了,誰看見了,不服管理,就要強制。』」

法輪功學員不但肉體上受到了致命的摧殘,精神上也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4.監獄下達密令:被灌食而死算正常死亡

吉林監獄曾下達密令:把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關進「小號、嚴管」,強迫灌食,往死裏整,灌死算正常死亡。已知遭受灌食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張春雨、楊峰、張宏偉、劉兆健、雷明、王君成、梁振興等七人。

同時吉林監獄還給各大隊下達指示:凡法輪功學員不能讓其死在監舍內,一律送到小號、嚴管。在那裏死亡一律算自殺或正常死亡。

從明慧網披露吉林監獄100多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迫害,劉成軍生命垂危,到一個月後劉成軍被迫害致死,吉林監獄的非人虐待和酷刑折磨人在繼續,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們的處境十分令人擔憂。

吉林省是法輪功的發祥地。法輪功倡導「真善忍」,幫助人們祛病健身,提高人們道德水平,教導人們做一個好人。法輪功學員都是社會中的一員,他們實踐著「真善忍」。法輪功學員根本不是犯人,為了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抓捕或劫持,被非法判刑或勞教。

由於江澤民集團嚴密封鎖迫害消息,現在外界對他們的近況一無所知。對此,我們再次呼籲世界上善良和正義之士,繼續關注吉林監獄裏100多名法輪功學員的性命安危,不要讓劉成軍的悲劇重演。同時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兇手,無條件立即釋放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的所有法輪功學員。

吉林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

吉林監獄政委:劉長江
教育科長:譚富華
教育科幹事:李永生
獄政科科長:劉偉
四大隊幹事:張貴林
六大隊隊長:龐洪軍
五大隊隊長:隊長林某(姓名不詳)(此人最為邪惡)
替惡警充當打手的犯人:徐志剛、高玉林、郭樹鐵
吉林監獄電話:
獄長:432-4885488,文秘科:432-4881559,獄政科:科長:劉偉 432-2409418,教育科:總機:432-4881551轉3040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 431-275-0068,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紀檢委:431-275-0061,431-275-0057
吉林省監獄管理局監政處:431-275-006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