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披露吉林監獄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現實處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0日】吉林省吉林監獄對因修煉法輪功而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進行非人的摧殘已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其手段、場面令人慘不忍睹。

2002年7月,吉林監獄陸續收押了一批法輪功學員。在收押之前,全監上下如臨大敵,政委劉長江多次組織教育科、獄政科、刑罰執行科及各監區主抓改造的監區長召開會議,研究對策,決定入監的法輪功人員不分到入監隊,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監區,由各監區的「小嚴管隊」管理。各監區的「小嚴管隊」按監獄法規定是不允許存在的,它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監區的牢頭獄霸控制著,其實質就是專門為獄警、牢頭獄霸勒索他人財物而設置的專項工具,是監獄警察勾結乖張暴戾具黑社會性質的「大哥」們毆打、體罰、勒索無辜者的場所。來到這裏法輪功人員的命運便可想而知了。獄警支使「嚴管隊」的犯人對法輪功人員進行野蠻的管理。法輪功人員進入「小嚴管」後就坐在木板鋪上,雙腿伸直與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許有絲毫的晃動,否則就遭到看管人員的暴力毒打。從早上五點三十分鐘一直坐到晚上七點二十分,除了吃飯外,上廁所也是有時間嚴格限制的。這樣幾天下來,屁股上就會磨出血泡,連路都不能走,緊接著就是逼迫法輪功人員寫「四書」。所謂的「四書」就是: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認罪書就是承認自己的行為是犯罪,承認法輪功是X教;悔過書就是在承認自己犯罪的前提下進行懺悔;保證書就是保證今後再也不練法輪功了;決心書就是決心徹底與法輪功決裂。為了得到「四書」而獲得獎勵,全監十二個監區的「小嚴管隊」的看管人員使出了渾身的解數,大肆對法輪功人員進行殘害。

僅以六監區為例來介紹一下,六監區監區長魏向輝明確指示看管人員說:「對法輪功人員決不能手軟。」六監區的牢頭獄霸李明、趙廣存、劉幹、陳志強像野獸一樣撲向法輪功人員,法輪功人員騰偉強、辛延俊、呂然、王志強、梁振興、楊光無不受到非人的折磨、毒打。看管人員用手用力地捏被害者的睪丸,用手指往被害人的脅條骨縫裏插,用膠皮管灌上水往被害人的身上猛抽,用腳後跟猛刨法輪功人員的後背、腰部……辛延俊捕前在空軍某部服役,身體素質是相當不錯的,一番折騰之後,已是骨瘦如柴,弱不禁風,其他人的狀況更是可想而的了。二○○三年臨近春節時,李明用塑管毒打梁振興時,把梁打倒頭磕到暖氣片上,血流如注,昏死過去。監區怕引起他犯的義憤,立刻封鎖消息,並警告目擊者:如果背後瞎議論後果自負。這只是六監區「小嚴管隊」折磨法輪功人員的種種普通手段,其它監區也同出一轍。

各監區的「小嚴管隊」是相對於監獄的「大嚴管隊」而言的,監獄的「大嚴管隊」摧殘人比「小嚴管」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裏刑具琳瑯滿目的,本來按規定使用刑具是有明文規定的,但這是隨便使用,最恐怖的是這裏的「固定床」。所謂「固定床」也叫「死刑床」,它是把被害人的四肢抻起,身體懸空,然後用小皮錘在身體的各關節處敲打,直到脫節發黑為止。一監區的鄭衛東,六監區的梁振興等多名法輪功人員受此酷刑。法輪功人員不但肉體上受到了致命的摧殘,精神上也受到了嚴重的迫害,由於驚嚇百分之九十的人有嚴重的心臟病……

今天,筆者以知情者的身份對法輪功人員在吉林監獄所遇到處境進行披露,意在呼籲當局本著人道主義精神給予改善,中國政府向世界公布的《中國罪犯人權狀況白皮書》上寫的很明白,可在吉林監獄怎麼一點也體現不出來呢?難道是吉林監獄執法部門與中央的精神背道而馳了?抑或是中國執法機關根本就是在弄虛作假,而這僅僅是體現中國政府司法界普遍腐敗、黑暗的一個縮影?

另外法輪功學員楊峰,常常遭到殘酷折磨。在上固定床時,一支胳膊給打殘了,至今不能回彎,不好使。睪丸也被打壞了,到現在還紅腫發炎。監獄不給治病,天天在疼痛中煎熬。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