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暴行:身上流出的血把內衣內褲都濕透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4日】我是2002年10月25日被非法綁架來到吉林監獄,分到一大隊直屬小隊,從此邪惡的迫害開始了。主抓改造的隊長王建孔,直屬管教陳昕,在談話室與我談話,讓我寫「四書」告訴我這是必須的,我不同意一口回絕了,他們很生氣,告訴那幾個管事的犯人:「把他整回去好好學習。」幾個犯人把我架回了監舍。強迫我坐板,所謂坐板就是兩腿伸直,雙手放在膝上,腰板挺直,坐在稜角分明的木板上。稍有晃動,便招來一頓拳打腳踢。有時候五六個犯人圍著我,分別在後面踢我的腰眼。又用種種污言穢語威逼我寫「四書」。我堅決不同意,又把我拉到鋪下,六個人按著我,把木板立起來狠命的打我後背、腰眼、屁股。後面的肉都被打開了,嘴裏還罵著:「你怎麼不叫,你XX的裝有剛。」我當時渾身冒汗,疼的死去活來。他們打累了,找了一塊木板,把板子立了起來,強迫我坐在上面,我屁股上血肉模糊,坐在木板上有如坐在鋼針上一樣。他們還不放過我,又從後面繼續踢我的後腰,身上流出的血把內衣內褲都濕透了。

幾天後,血和衣服都粘在了一起,他們又把衣服撕下來,那種疼痛是用語言無法形容的。給我上一些壓碎的新諾明藥片,說是給我治病,其實是在迫害我。他們找來紙筆逼我寫「四書」……「四書」被逼得一個又一個的寫了出來。我聲明那絕非我所願,是被逼之下所寫,我的生命從表面到微觀充滿了悲哀,在這之後,他們不許我同任何人講話,直到2003年8月才有所改變。

教育科李幹事找我談話,我說遭受迫害,他衝我大吼:「誰迫害你了,誰看見了,不服管理,就要強制。」

一大隊大隊長趙荊、王建孔、管教陳昕,我跟他們說被打的事,他們說:「監獄嗎,當然要有強制措施。「並威脅我說不許和別人講。

打人的犯人有:
 郭樹鐵(原一大隊犯人,現調入五大隊任「零工」組長繼續為非作歹)極壞。
 賈玉彪:現在五監區服刑,極壞。
 李剛:原一大隊直屬中隊犯人組長。
 李保才:遼寧省人,現已出監。
 劉長海:現二監區服刑。
 趙耀林:現五監區服刑。

我來到吉林監獄時,毆打大法弟子的現象到處都是,主要原因是監獄當局指使的。四月份我寫了聲明交到了大隊,聲明暴力洗腦下所寫的東西作廢。

目前在吉林監獄大約關押100多名大法弟子,在長春鐵北監獄關押大法弟子200多名。

在吉林監獄有一種酷刑,把人的四肢分別用鐵鏈鎖緊,然後拉起來,使身體懸空,大約三四天,有的更長。受刑者腳腕、手腕、各個關節被拉得脫臼,時間如果再長,人的四肢就會殘廢。五大隊大法弟子鄭衛東就受過此刑。

另外,被迫害比較嚴重的還有去年3-05插播有線電視的大法弟子劉成軍。目前被非法關押在一大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