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修誤解傷害時也要善


【明慧網2004年1月9日】在複雜艱難的被迫害的環境中,一個人在修煉中被同修誤解、冤枉甚至受到一些傷害是可能發生的,特別是在中國大陸邪惡迫害這種形勢下。例如:你和同修在一起做證實大法的事,邪惡不掌握你的情況,但由於同修把你說出去了,因而你被劫持、抄家、判刑,這時你還能用平常心對待那個同修嗎?又如:你堂堂正正闖出魔窟,但有人卻說你是被邪惡收買,放出來替警察做事的,昔日的同修都用戒備、防範的心對待你,這時你的心能不能守得住、是否知道應該如何去做;再比如:你做了一件證實大法的事,需要同修的幫助和配合,但又不能把詳情告訴所有相關的同修,有人就猜疑甚至造謠,使一些原來支持的同修也動搖了,不理解了。或者,你自己的工作小組很注意安全問題,但其他同修因為考慮問題不周到、或者有執著心,把你們精心維護的工作條件破壞了、造成了損失。遇到這些情況的時候,如果在法上沒有清醒、理智的認識,沒有修煉人包容的心態是做不好的,稍有不慎就會上舊勢力的圈套,就會激化矛盾,在同修間形成間隔,甚至在心裏繫上結。

每個人修煉的路是不同的,我就是在經歷同修錯對自己的風風雨雨中走過來的。

我三次被邪惡非法關押都與同修把我說出去有關,闖出魔窟後同修錯對自己的事情也一直不斷。但我都沒有怨恨,沒有用常人心來對待,就像沒有發生過這些事一樣來對待那些錯對我的同修。

例如:一位同修和我一起進京,我回來了,單位不掌握我進京的情況,但那個同修被抓說出了我,由此我被拘留近2個月。周圍的同修都指責他的行為,都不願與他聯繫,我出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找到他,讓他千萬別生自責、內疚的心理,千萬別趴下。他看我樂呵呵地待他,心裏沒有一絲的怨恨,只為他著想,他哭了,緊緊握著我的手,告訴我他一定會堅修到底。

另外兩個同修我也是這樣對待的,我知道我們是在修煉,不是在幹常人的甚麼事,我有甚麼不能寬容的呢?

闖出魔窟後,我們幾位同修集中力量發放真象資料,做的很大。很快有人傳出說我是「被警察放出來做事的」、「是特務會出賣同修」等等。當我善意找她談談的想法被拒絕後,我只能通過同修轉達意見。她當時對這件事的反應很大,風波持續了8、9個月,波及的範圍也很大,我仍然善待她,我想她修的好的一面,看她現在有為法負責的一面,但我也看到了自己應該清除背後邪惡因素干擾的一面,最後那個同修也真的知道是自己搞錯了,張冠李戴了,可痛心的是她又被邪惡抓進魔窟迫害了。

還有一些這樣的例子,有的還很尖銳,但我不想過多地舉例子了,風風雨雨地都走過來了,我心裏一直都沒有怨恨過他們。回顧這段修煉過程,我自己的感受和體悟主要有以下幾點:

首先,是向內找自己,這是最重要的。在遇到問題時特別是別人錯對自己的時候還要找自己的不足,這是很苦、很難的,然而這卻是必需的,大法弟子修煉的顯著特點就是遇到事情向內找(舊宇宙生命的最大弱點是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當遇到這類事情時,我首先是看看自己是否錯對別人,或者是否有與之相關的執著心,如求名心、求完美心、不願意讓別人說自己等。從法中我們知道,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事情針對你出現了,一定有你要修的東西。深深地紮下這個根,向內心深處去找,一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其次,是寬容對方。對方可能由於某種執著心的驅使,對你很過分,很尖刻,你必須用祥和的心態對待,決不可陷入常人的爭執,那樣就會扯不斷、理還亂,更不可反其道而行之。當然在修煉過程中很難把握好。但是有一點應該是清醒的,就是當別人說你是特務、說你在破壞大法,你自己對你自己的所為要十分清醒,能在法上分清對錯,這樣你就是理智的,不會被情牽著走,甚至你會從其津津樂道地說你的不好中,哪怕她都是錯的,你都會從中看到她有為法負責的閃光點,你包容、寬容的心就會出來,看到她只是某一方面的執著心,允許人家慢慢去修,也相信人家會修好。

第三,就是清除舊勢力在背後的干擾破壞。其實表面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背後的因素在起作用。修煉人離開了法,或產生了執著心,舊勢力的黑手就在利用和擴大。清除背後的邪惡並不意味著對該同修如何,清除的恰恰是黑手在同修間形成的間隔。背後的因素清除了,這個表面空間的情形就發生變化了。

錯對自己的同修,也處在修煉過程中,決不可輕易給其下結論。我在勞教所一年中曾有13位其它勞教所的被稱為猶大的邪悟者,輪番做我的轉化工作。有的反覆做多次。他們當時說的話很邪惡,我當時也痛斥過他們,現在知道他們中的大多數又重新走入修煉,有的修的還很好。我認識一位在勞教所裏當隊長的邪悟者,當時幹了很多壞事,全市很多同修都知道她,有的同修說起她就咬牙。可在一次交談中,她醒悟了,望著師父的法像她大聲地哭著,痛悔地喊著:「我錯了,我都幹了些甚麼呀!師父,您還能管我嗎?!」「能管,師父慈悲,師父一定能管你,」我也哭了。我和她一起學法,給她提供真象資料,兩年過去了,她真的修得挺精進。

叛徒、猶大的行為是可惡、罪惡的,但我們常人的心不可太重。很多當時在壓力下走入邪悟、幹了壞事,並被同修冠以叛徒、猶大、破壞大法、不是修煉人,甚至稱之為邪惡的人,後來回到自由環境中都明白過來了,現在都在大法中修煉。我們不能以人家在魔難當中的某一表現來下結論,要全面看,要看最終。那些給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無可挽回的巨大損失的人,自有宇宙的法則處理他們,我們不應該用人心去氣恨,因為法輪大法要我們修的是純善,這是大法對我們的純淨度的要求。

師父說:「他今天沒做好,你舊勢力不是還在迫害嗎?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們做好!(鼓掌)實踐證明,不是大法弟子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做得越來越好了嗎?越來越堅定了嗎?!(鼓掌)你最後真的能堅定下來,你以前做的那一切那只能是修煉過程中的表現了。實際就是那樣。」(《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們修煉弟子真能像師父法中要求的那樣,用熔化鋼鐵般的善心去對待一切,就不會出現錯對同修的事了,即使出現了同修錯對自己的事,也會很好地化解。

個人體悟,不足之處望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