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寬容同修的背後


【明慧網2003年9月14日】我與同修A生活在一起已經兩個多月了,在這兩個多月當中,真可謂兩個人矛盾不斷,我們兩個人也都向內找,可總也完不了的感覺,把我們弄得很苦很累,以至於別的同修經常也會關心地問問我們倆,是不是好著呢?

我總覺得同修A的言行不像個修煉人,我也經常向他提出我的看法,希望他注意一些問題,向他提起我與同修B生活在一起時,他多麼善良,拘小節等等,還覺得自己是在法上。當然這個過程也暴露了我的一些心,可我總有種被動的感覺。

記得師尊說:「可是黑氣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個空間當中有那麼一個靈體,是它發出的這個場。所以有人說排呀,泄呀。你排去吧!不一會兒,它又產生了,有的力量大,剛被排出去又拽回來了,自己能收回來,乾治治不好。」(《轉法輪》P251)有一次,交流一個問題時,同修A說:我們都做到善對惡警,為甚麼對同修的很多事卻不能寬容對待。讓我也想了一想,是啊!為甚麼呢?我知道自己有觀念,有執著,可我一直在去啊!

直到有一次的交流,當我說到同修間應該怎樣怎樣,應該怎樣怎樣時,想起了師尊說過:「人在世間養成了許多觀念,以至被觀念帶動著,追求著嚮往的東西。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走向圓滿》)從腦中閃出,我豁然明白,這就是我的執著所在──嚮往同修間多麼美好、祥和、善良、相互關心。當然修煉人之間是要這樣的,可我有這個根本執著,所以同樣的話,基點不一樣,那結果差之千里,是話的內涵帶出的東西不一樣,我是在維護這些嚮往為基點談的,效果自然不好。

師尊說:「其實怎麼能一樣?做的工作不一樣,盡職盡責程度也不一樣。我們這個宇宙還有個理,叫不失不得,得就得失。常人中講不勞不得,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付出的多,就應該多得。」(《轉法輪》P243)大法弟子精進程度不一樣,生命特點不同,修得的果位不同,有人就能做到,有人是慢慢做到,怎麼還不行呢?大家只要明白共同精進,相互鼓勵,不就很好嗎?當我放下這些心,和同修A談出我的看法時,他也明白了。這時我對師尊所說的:「你只能用我的原話講,加上老師是怎麼講的,書上是怎麼寫的,只能這樣去談。為甚麼呢,因為你這樣一說,就帶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你不能用你知道的事情當成法輪大法來傳,否則你傳的就不是法輪大法,你等於破壞我們法輪大法。你按照你的想法,按照你的思想去講,那不是法,不能夠度人,也不能夠起到任何作用,所以誰也講不了這個法。」(《轉法輪》P122)有了更深的領悟。

在寫這篇心得體會時,寫的過程中,自己還在不斷領會,身體在擴大,在昇華,建議同修把自己修煉中的感受寫出來。下面讓我們用師尊的話共勉:「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容法》)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