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快在法上提高認識


【明慧網2003年10月9日】在明慧編輯部文章《嚴肅的教誨》中,師父說:「有一些人想等著師父說出來,叫大家如何做、如何護法,等著師父說出來,叫大家都去北京證實法,叫師父說出來向人民講清真相。可是我一旦說出來,就再也不是他們自覺的發自本人的正念的行為了。答案一出來,考試也就結束了,那些怕出來證實法的也就永遠失去機會了。」師父在經文《建議》中說:「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來的人就會在這場魔難過後被淘汰掉。」

通過學習《嚴肅的教誨》和經文《建議》後,我悟到師父是在等著那些在家裏沒有從人中走出來的同修,還在給他們機會,據我個人了解現在走出來講清真相的學員和當初得法學員的數目之間的差距還是不容忽視的,有些掉下去、走彎路的學員也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澄清認識、抓緊彌補。99年迫害開始前在中國有一億人得法在學,可根據我們地區的情況估算,現在能通過學法認清甚麼是正法、清醒地知道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如何做和全力投入在做的,會不會只有一半稍強?如果真的如此,現在就需要我們走出來的學員幫助沒走出來的學員趕快在法上提高認識。

我們不是強為地到處去找誰沒有走出來,是在我們同修能遇到接觸到的範圍之內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想一想為甚麼這個沒走出來的學員讓我們碰到,為甚麼我們能接觸到他們?我悟到這絕非偶然,可能他們與我們有甚麼緣份、或是我們前世的親朋好友,或有其它等因素在裏面…… 這就是我們應該幫助他們的常人這一層的緣分,更何況我們現在同為師父的弟子,在我們修煉遇到困難的時候,師父無數次地拉起跌倒的我們,同修一次又一次地鼓勵和幫助我們。將心比心,還有甚麼原因讓我們不去鼓勵他們呢?這就需要我們主動地給他們打個電話,或用其它方式和他們交流幫他們在法上提高,有條件的可以與他們集體學法。只要我們做到了這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會有很多辦法打開他們的心結,但是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動也不行,所以我們要主動去做,關心他們,挽救這些同修。

師父在經文《清醒》中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的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其實幫助同修的過程也是修煉自己的過程,也會返出來各種自己需要及時去掉的執著心。

在生活上關心、精神上安慰是人這一面表現出來的善,而我們修煉人的善是高於常人的。同修之間,看到同修的執著,以慈悲的心態給對方指出來,就像看到自己的執著心一樣,這是修煉人善的表現。我悟到,在同修受到邪惡干擾過不去關的時候,在同修遭受到有形或無形的邪惡迫害的時候,就需要我們同修之間互相幫助和加強正念,在法上幫助同修提高認識,而不是指責和旁觀,更不能用太重的語言傷害同修,或在背後議論等。同時不要有搶著改變或說服別人的想法,或往同修身上加一些不好的念或不好的信息。例如:他們能走出來嗎?他們能聽我們講嗎等,還沒有去幫助同修呢,就先加了一些不好的念,因為我們說話都是有能量的,無意中又給同修製造障礙,我們要鼓勵同修,使他們對自己充滿信心。

在同修學了法之後,由於各種原因,遇到各種干擾就像《洪吟》中《登泰山》講的:「停於半天難得度。」在這樣的時候,我們作為同修拉他們一把,使他們早日從魔難中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跟上正法進程,我認為這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是最大的善。幫助同修,從表面上看好像因此而耽誤學法的時間,好像影響了自己講清真相,其實是存在著一顆心,就是私心,想的是自己。

實際上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每個人都能起到帶動幫助同修從人心和觀念的束縛中走出來。大家配合,一起講清真相,那又是多大的力量呢?而且又救了多少個體系的眾生,記得師父講過:「慈悲是修出來的,不是表現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而不是做給人看的……」(《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我有時感到有些同修在向世人講清真相時很有慈悲心,但是對待同修卻很冷漠,因為救度眾生向世人講清真相,師父的法已經講明的都能主動去做,而幫助同修卻認為浪費時間,我們修的是真善忍,應該對所有的人都有慈悲的心,所以我們要形成一個共同精進的整體。

我還認識到,我們只是把道理講清楚讓他們認識到甚麼叫正法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不去執著他們行為上的轉變,不讓我們的執著給他們製造無形的障礙,而是讓大法的慈悲通過我們給他們創造一個良好的認識環境。這樣才能使同修能夠儘快地提高上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