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案進行過程中用正念看問題的一些感想


【明慧網2003年7月5日】訴江案還在繼續。最近,和同修交流時發現了一個普遍現象和認識:1、學法、發正念時靜不下來,雜念嚴重干擾,而且長期擺脫不了,無可奈何。2、要把周圍的環境正過來,還得靠師父,我們因為發正念不集中,所以能力不夠,只能盡力。3、對於目前的「訴江案」、「大審判」、「李祥春事件」等,了解一下就夠了,然後抽一段時間發正念清除邪惡就行了,這一陣過後,還是在家學法、煉功,手裏有真相資料就發,沒有我也不主動去找,反正我是在按師父說的在做,比起那些不精進的,我要強多了。4、真正能靜下心來發正念的還是參加過師父班的學員,他們緣分那麼大,根基一定不錯,所以能靜下來,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邪惡。5、《明慧週刊》只大概翻了一下,曉得就行,看書都沒時間,哪有時間看明慧。我認為之所以有上述認識,還是沒有理解正法,完全用了人的觀念去看待正法了。

比如,其中2和4等於不自覺地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目前,我們處於正法時期,面對一切干擾和破壞,一定要用正念去清除它們,同時向內去找,不讓舊勢力鑽空子,只要我們有充份的信心、堅定的正念,邪惡一定會膽寒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說起來容易,其實做起來是很難的,難就難在放不下那一顆執著不放的心,要放下時真是剜心透骨。許多同修其實也都知道這一點。尤其是到了正法最後階段,任何一顆執著的心都會造成看書、發正念時靜不下來。所以,就必須要求同修有一顆勇猛精進的心,捨去人世間的一切貪戀和執著,努力做到無漏。「但是作為修煉人來講呢,提高對你心性的要求,對你執著心的放下,這一點是不能含糊的,是絕不能夠降低標準的,因為那是對未來、對將來的宇宙、將來眾生要負責的。」(《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只要執著心越來越少,學法就會靜下來,發正念就會威力無比,證實大法的工作也越做越好。

在發正念方面,我談一下我自己的體會。我真正開始做到整點發正念是去年10月份。(工作時用報時表,睡覺除外)剛開始也是靜不下來,翻江倒海,我就針對雜念找自己的執著,努力在平時放淡執著,去掉它。同時,在日常生活中,努力用正念看問題,凡事用法衡量。我悟到只要發正念時能靜下來一秒鐘,那麼我就能通過這一秒鐘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邪惡,就沒白發。同時加長發正念的時間,由5分鐘到15分鐘甚至更長。剛開始心裏急躁,隨著心裏靜下來,慢慢地就能發出強大正念了。當然,也會反覆,一段時間能靜下來,過一段時間就不行了。這時,我就加強學法,主動地同化法,不想學法,也要克服干擾去學。大聲地讀,用筆抄書等,一般一兩天干擾就會消除了。

前一段時間,正值訴江案的一個重要階段,我又感到干擾、壓力很大,發正念總是昏昏欲睡,向內找也找不到甚麼執著,也靜不下心學法。我悟到這是邪惡在干擾,而這正是清除邪惡的大好機會(平時想找還得費力,這回來了,就不讓你跑),干擾也是暫時性的。在加強學法的同時,加大力度發正念。在講真相方面只要遇到接觸的人,就想盡辦法告訴其「江××正在美國被起訴」,有的常人儘管不支持也不反對大法,但一聽到「江鬼被起訴,面臨審判」,就感到大快人心,覺得很好,這也從另外一個角度清除了人類這個空間「江鬼」的邪惡的場。

在人集中的場所,我也加了一念清除這個人群被邪惡灌輸的毒害,讓其真正明白的一面清醒過來,主宰起來,也許以後就更有機會明白真相了。我這樣做的第二天,發正念就靜下來了,全身發熱。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僅供參考。我的體會是:在遇到任何麻煩、問題時,一定不要覺得無可奈何(這已經是承認舊勢力安排了),要堅信師父、堅信法能給我們解決問題,就是一時悟不到,也要主動地找同修交流,要有一顆想提高上來的心。「問:自正法以來狀態時好時壞,求安逸心一直不去,心裏很苦惱。師:師父可以幫你,但是你要知道上進就行。」(《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最近,圍繞「審判江鬼」,我們認為這正是講清真相的好機會。(事實上,通過給我周圍的常人講真相中,效果也是很好的。)除了多印了「特刊」外,又精選了幾篇不錯的文章讓同修看,同時在交流中也讓大家從法理上整體上認識「審判」的重要性。這不是搞政治,而是在救度世人,同修在法理明白了,那麼就能更好地清除邪惡。傳單編排上力求綜合的同時,也單獨編排了如「一封揭露江鬼被起訴的信。」同修們也覺得不錯。在發正念問題上要求同修們真正重視,同時加一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破壞、江鬼審判的一切邪惡因素」。

師父說:「……關鍵是配合得好,沒有太多的以個人的執著影響證實大法,相互之間也沒有太多的堅持己見造成的個人心裏過不去,在學員中很少出現互相之間摩擦吧。互相配合得比較好,所以才能把這個證實法的形勢搞得這麼好。」(《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在整體配合上,我們集體有針對性地發正念,有效地抑制了邪惡。各種各樣講真相的方式也有不少同修參與,效果也不錯。這樣,力爭使每個同修都參與進來,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在整體上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無漏整體。

當然,不足之處也是很大的,如同修因為怕心不敢交流,不敢接傳單、光碟,不敢面對面講真相,對後進同修的冷漠……,這些都是需要提高的方面。我想,如果我們每一位同修都帶著一顆慈悲心,都把世上的每一個人都真正地當作我們的親人來對待,那也許講真相就會好得多。

談到《明慧週刊》,在我們周圍有些老年同修有這樣一種認識:年紀大,文化低,看書慢,本來學法就少,看一講就要花一兩個小時,哪裏還有時間看《明慧週刊》,所以,每一期週刊也只是了解一下而已,粗略地看一下。我個人認為這種做法不可取,且不說資料是多麼不容易,我只是說再忙集體學法切磋的時間也是必要的,而《明慧週刊》就是在迫害環境中我們大陸大法弟子的集體學法、了解正法形勢的一個主要環境,就等於是和同修們在一起面對面交流心得體會,促進我們的提高,保證這個時間是非常必要的,否則在這樣複雜又快速變化的大環境中,獨修是很難一直跟上正法進程的。其實師父早就說過:「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得更快……」(《環境》)。當然了,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極端。如果走極端,光看《明慧週刊》不學法了,那肯定是不可取的。自己學法修心、發正念、講真相這三件事是最主要的,《明慧週刊》是保證個人不脫離大法弟子整體環境、輔助做好三件事的有力保障。

用師尊的一段話來結束:「為了減少損失,為了救度眾生,發揮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吧!顯出你們的威德吧!」(《正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