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按師父的要求做,堂堂正正地恢復原工作

【明慧網2003年6月22日】我於2000年2月進京正法,在北京被邪惡之徒帶走,被送回到當地後受到邪惡之徒的嚴重迫害,由於在法上認識的不足和個人未去的執著,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事後我失聲痛哭、心如刀絞。

自被關押迫害後,我就被停薪停職在家。隨著師父新經文的到來,我漸漸地明白了這場迫害是舊勢力安排的。

2000年8月,我被調到鎮上幫忙。那時我怕心很重,只跟一些較熟的人講真象。但我時刻用法要求自己做個好人,我的一言一行我的工作成績,贏得了同事們的尊重。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幾個月後他們給我發了工資。等我把這項工作做完後,也就是大約在2001年4月份,分管我工作的副鎮長還是不讓我回原單位工作,並讓我去跟他們幹所分管的工作。隨著不斷的學習師父的新講法,我在法上的認識有了提高,我悟到不能配合他們。原單位的領導來做我的工作,讓我聽他們的安排,我就向來做我工作的人揭露他們的惡行,邪惡副鎮長氣瘋了,揚言要開除我的公職等。是大法給了我力量,我對邪惡進行了堅決地抵制,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邪惡之徒未能得逞。大約十多天後,我被調去幹另一項工作,這時通過學法,我在法上的認識不斷提高,我的怕心已不是那麼重了,我能向更多的和我接觸的人講真象了,我悟到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向眾生講真象的機會。

這項工作結束後,我在家裏閒了下來。幾個月後原單位領導請求恢復我的工作,可是邪惡副鎮長有個條件,就是讓我寫「保證書」。原單位領導又做我的工作,我覺得這又是一個更深入講真象的好機會。這時師父已經講了發正念的法,我不斷地學法,在法上的認識漸漸成熟起來,他們來做我的工作時,我就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並向他們更深入講真象。單位領導很害怕,怕讓邪惡副鎮長知道了,還說我沒「改造」好,讓我進洗腦班。我明白這一切都是邪惡的安排,也是邪惡舊勢力灌輸的思想,我用強大的正念鏟除,鏟除這一切邪惡安排。我跟功友交流時說:「舊勢力憑甚麼安排不讓我上班,我們是宇宙中最正的生命,我就是不寫‘保證’也能上班,一切聽師父安排。」

就這樣,我的工作還是停著,在家裏呆著。在家裏閒著的日子裏,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學法,去講真象,發正念,跟同修交流切磋。丈夫(常人)親友都埋怨我,我對他們講,我一定能堂堂正正上班。當初進京正法時,我就沒打算再上班。可是今天,我通過學法修心,已經清醒地知道,邪惡的舊勢力沒資格安排我的一切。

2002年2月,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回到了原單位工作,我的修煉環境也漸漸寬鬆起來。真心學師父的法,真心聽師父的話,真心按師父說的做,就一定能跟師父回家。

我早就把心得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就是障礙於自己曾經走過的彎路,不是一直是正念正行走過來的,就遲遲不動筆,同修一再問我寫不寫,我才拿起筆來。

如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