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奈何不了大法弟子 危急關頭體會正念神威

【明慧網2003年6月11日】我因不放棄修煉,在拘留所被關押兩個多月後,又被送進精神病院。當天不法醫生就強行給我吃藥,我不吃,他們就找來兩個醫生,一男一女把我按在床上,給我打了一針,也不知打的甚麼針,一會兒,我就迷迷糊糊睡著了,醒來是第二天,又逼著我吃藥。每天三次,每個大法學員都有一個醫生看管,看管我的是這個醫院的院長,完全失去了一個醫生的職業道德。一個惡醫給我14粒藥,有時藥量增加到18粒。每當吃藥時,我都默念大法,每次都是把水喝了,藥不吃。外面的兩位同修知道我們在這裏,就送來了經文和書還有真相傳單,還有明慧編輯部的文章「關於迷魂藥」,看了師父的話好像看到了師父一樣,我們倆把經文《道法》背下來。有一天,又關進來一位大法學員,我們三人就在一起背《洪吟》和經文。精神病院有一位老大娘,精神好一點了,就給我們要經文看,我就寫了一段《法正》給她看,這位大娘拿去直念。我們在精神病院不斷洪法講真相,他們也知道我們是好人。我在精神病院22天,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使我闖過這一關,我就順利回家,又投入到學法講真相洪流中。

我從精神病院回家以後,開始發真相資料,丈夫不放心就和我一起出去,有時和學員一起出去發資料,掛橫幅,條幅掛在各村的電話線上,路邊的樹枝上,有不少人看到「法輪大法好」就說煉法輪功的人真有本事,把條幅掛得到處都是,我聽了後心裏感到很欣慰。

2001年11月份我又進京上訪,一路上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到了北京前門,我就在人多的地方喊:「法輪大法好!」到了天安門的門洞裏,我就把小條幅舉著,前面有兩個照相的,還說知道真善忍。這時我把條幅裝起來往外走,我走到金水橋上,有5、6個便衣警察把我圍起來,跟我要身份證,問我哪裏來的,我沒有理他們就走,便衣不讓走,我就想起師父經文《甚麼是功能》中能把他們定住,我走了幾步,有一個跟在我的後面,我回頭說「定」就把他定在那裏,我就走脫了。第二天,我又把這個小條幅拿個小石頭壓在人民大會堂前面的花池邊上,我發正念不許有邪惡干擾,我又往西邊走過去。一個警察向我這邊走來,我就跑,忘了發正念,這時有點怕心,前面有兩個便衣警察擋住,把我的包拿去翻,問我哪裏來的,這時我想起發正念,正念一出,這三個警察把包給了我,就走了,我就發著正念往回走。我又把另一塊小條幅掛在前門東面的欄杆旗上,最後懷著平靜的心情返回家。

有一天晚上我就和同修約定這天晚上去掛條幅,7點發完正念,我們倆就走。剛走到村子十字路口,從西面過來一輛車,車上有紅綠燈,車跑到我們面前停了下來,下來兩個人,問我到××村怎麼走,我說在前面。另一個學員拿了裝條幅的書包在我後面,這兩個人上車了,我一看車上有公安字樣,原來是公安車,車子往西走了,我們倆一邊發正念一邊走,然後把這三塊大條幅掛上高塔,一塊是「法輪大法是正法」,6米長,一塊是「法輪大法好」5米長,還有一塊2米長的大條幅「真善忍」,掛了一個多星期。

最後用師父《洪吟》與同修共勉:「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容法》)總之在當前正法的洪勢中,為了救度眾生,我要做好學好法、發正念、講真相這三件事。

因為自己寫不好,一直有執著心而沒有寫,看到明慧網資料,同修建議修大法的學員都寫一些自己的修煉過程。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