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圓容大法在常人這層法理


【明慧網2003年6月1日】由於個人修煉基礎差,法學的不好,99年7.20以後在邪惡的考驗中沒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1999年7.20直到2002年7月1日,在近3年中被邪惡幾次非法拘留和1年半的勞教。2002年7月1日非法勞教期已滿,由於怕再送洗腦班竟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回家後通過學法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又回到了正法中來。可是邪惡的舊勢力還要考驗,於是馬上我丈夫單位的壓力又來了:「如果你妻子再出去(指證實法、講清真相)就讓你下崗。」因我沒工作,他下崗我們一家三口吃甚麼?孩子上學怎麼辦?思想中老是出現下崗、下崗的念頭干擾。我拼命地排除,可效果不大。一天我突然明白:清除另外空間讓我丈夫下崗的邪惡因素。因為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悟到,大法修煉這一門就開在常人中,不會因為修大法我們一家人就該沒飯吃。就這一念從此再也沒有人說要我丈夫下崗的事了。

可是邪惡是不甘心停止迫害的。在給一個人送大法資料時,她當時把資料收下了,可第二天她就把資料送給了鄉政府。這下惡人又有可忙的了,「調查」、「核實」。還有一個資料點的三個同修在「十六大」的前幾天出了點事。由於種種原因,有個人把我做大法的一點事全盤在市洗腦班給講了。這兩件事都發生在那一段時間,當時惡人又揚言要抓我。雖然當時我不知道別人對我做了甚麼,突然一下我周圍的常人都關心起我了,說誰被抓了、誰背叛了。我自己也怕起來了。當時只要讓我聽到被抓、背叛等不好的消息,心中就想:滅掉邪惡。而且大法弟子也關心起我了:你出去吧,哪兒哪兒有房子。我自己的頭腦中也出現一種信息:外逃、外逃。我當時用法對照了一下:為甚麼要外逃?師父不是說這一門就開在常人中嗎?我幹了甚麼那是大法弟子應該幹的,怎麼能成為邪惡迫害的藉口呢?我就是要在家,我看誰敢動一動我。心中默默地喊師父,請師父加持,弟子不能讓邪惡再害我。我堅信師父一定保護我。

心定下來後,我就加倍地發正念、學法,一段時間後,我的親人們和我自己又恢復了平靜。當時在難中的時候,我真的感到很難、很難,有點招架不住的感覺,就像師父說的現在回頭看看啥也不是。幾件事連續的發生,過後我從《轉法輪》中「他弄來不好的東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傳我的法。」和「有人講甚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師父這段法中悟到一點內涵,也使我更深深的明白了正念的威力和否定舊勢力是正法的基點這一法理;同時也悟到當時沒有主動離開家走邪惡安排流離失所被迫害之路是對的。有一個正常的工作、家庭、學習等安定的環境有利於講真相,有利於圓容常人這層法的表現,這也是師父正法中所要的,是給後人成神留下的路。路是我們自己選擇的,當時我選擇了在家是符合法理的。

由於有了正念,走正了這一步,就出現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環境。現在我有一個安定的正法修煉環境,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威德在我修煉中的體現。現在的親人們對我做講真相事的態度也改變了,很理解了。

我還有很多不足,體悟的一點如有不正,望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