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一談新華社的殺人經


【明慧網2003年7月4日】作為喉舌媒體的新華社在過去的四年裏,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推出一個特大殺人案,同時編造一段荒誕的殺人經,用來嫁禍法輪功。但這些殺人經實在太離譜、太弱智,已經無法欺騙民眾。

比如前兩天新華社獨家推出的殺人經聲稱:「乞丐、拾荒人員被認為是人類中最高層次,殺死乞丐、拾荒人員有利於修煉」。然後新華社把這個殺人經扣在法輪功頭上,並聲稱一個法輪功『分子』在此殺人經的指導下毒殺了十六名乞丐和拾荒人員。但是我們翻遍法輪功的書籍,也找不到「乞丐、拾荒人員被認為是人類中最高層次」之類的話,更沒有「殺死乞丐、拾荒人員有利於修煉」的話,我們尤其想不通這兩句話有任何邏輯關係,為甚麼『殺死』處在『最高層次』的人反而能夠『有利於修煉』。所以這個無中生有、前言不搭後語的殺人經的版權屬於新華社獨家所有。

當然,在大陸,獨裁者對法輪功書籍實施納粹的焚書政策,網際網路也被獨裁集團封鎖,一般百姓很難看到法輪功書籍,因此江澤民及其喉舌才敢於拋出各種荒誕的殺人經栽贓到法輪功頭上。可是即使如此,大陸百姓也不難想到,法輪功在大陸和海外吸引了各個社會階層為數巨大的信眾,包括教授學者、高科技工程師、醫生、工人、農民、商人等等,很多民眾的親朋好友中就有法輪功學員。如果法輪功真的如新華社所誣陷的那樣教人殺人的話,怎麼可能有那麼多人學煉?以法輪功信眾對信仰的堅定,如果這些殺人經真的如新華社所言是出自法輪功的話,那麼在大陸和海外豈不早就發生無數起血流成河的大屠殺了?

新華社推出的殺人案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都發生在大陸,都沒有第三方調查,都是大陸警方和經過逼供誘供的嫌犯在自說自話。

人們不禁要問,在同為中華文化的台灣有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為甚麼沒有發生一起類似事件?

在歐美也有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為甚麼也沒有發生任何類似事件?

以大陸員警破案的本事,處女都可以嫖娼賣淫,還有甚麼冤假錯案製造不出來呢?

尤其是大陸獨裁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完全是不講法律的,和文革時的殘暴沒有甚麼區別。針對法輪功的冤假錯案,有哪個記者敢去調查內幕?有哪個律師敢去當庭對質?有哪個法官敢去追究謊言?還不是中共的政法委和新華社說啥就是啥?而以中國獨裁政權及其喉舌新華社的信用記錄,以前有『畝產萬斤』,最近又有『非典謊言』,他們拋出的一面之詞哪裏有任何可信度?

新華社在以前的殺人案中,曾經推出一個殺害親人的精神病患者,並借該患者的口說殺害親人是為了讓親人去『極樂世界』,然後把這段殺人經栽贓到法輪功頭上。可是『極樂世界』完全是佛教淨土法門的終極理想,和法輪功的修煉目標根本沒有關係。

在去年新華社推出的又一殺人案中,新華社借案犯之口說『殺人就是度人』,然後又把這個殺人經栽贓到法輪功頭上。這就如同當一個歹徒在殺人時叫囂:「老子要送你上西天!」然後以此來批鬥佛教一樣。新華社不斷地推出各種荒誕的殺人經,是對宗教和精神信仰的褻瀆,是對民眾智商的侮辱,同時也是在製造社會不安定:一些精神病人很可能在新華社及中央電視台的大力推薦引導下,真的走上殺人道路;一些殘暴歹徒很可能認為,殺了人之後如果被抓可以和員警配合栽贓法輪功從而獲得減刑,從而更加肆無忌憚地殺人越貨。

我們還要注意到,中國獨裁政權在過去的幾年裏,耗費鉅資在各地,包括監獄和勞教所,非法舉辦了大量的洗腦班,通過剝奪睡眠、暴力折磨、謊言欺騙等手段狂轟濫炸般地對被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誤導,使後者受到巨大的精神和肉體摧殘。如果真的在這種情況下出現任何惡性事件,那完全是洗腦班扭曲心靈、精神強姦的魔力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