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涉嫌特大系列投毒殺人案」


【明慧網2003年7月4日】有一則笑話,說是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美軍炸了,軍委主席江澤民立即下令調查是不是美國的法輪功頑固分子幹的,還透信兒跟美國總統,意思是如果美國配合的話,中國就不計較美國的險惡用心了。

如果你覺得這不過是笑話而已,那麼當你看了新華社7月2日的報導,你就笑不出來了。報導說一個名為陳福兆的法輪功分子在浙江溫州市蒼南縣投毒害死16名外來乞討、拾荒人員。

我還真為法輪功犯愁。全國上下各大報紙一登,海外喉舌媒體一轉載,馬上就弄得沸沸揚揚了。要找當事人對質,人在人家的手裏,找都找不著;上法庭辯護,人家不讓你去,去了也不讓你說話,說了就把你抓起來;法輪功常常呼籲讓國際組織去調查,我看是一廂情願。如果聯合國去了,當事人一口咬定自己是法輪功,還鐵了心說是為了法輪功好才去殺人害命的,你拿他怎麼辦?他自個兒的命在江澤民的手裏攥著呢!找村民、鄰居去取證?沒準兒異口同聲認定他是法輪功,你能怎麼著?人家身不由己呀!那你想聯合國的調查結果會幫助誰呢?前一陣子,鬧「薩斯」,聯合國衛生組織不就被騙得一楞一楞的嗎?「薩斯」與栽贓法輪功還不一樣。病可不認人,人人都是直接受害者,所以還有正義的醫生站出來揭露揭露,而對待法輪功,至少從現實利益來看,只有說謊才能保自己的平安,那聯合國調查到真實情況的可能性有多大呢?

當然,修佛之人不殺生的概念早就滲透到了中國文化。加罪法輪功,一大難以逾越的鴻溝就是如何說服大眾這個「不殺生」的人如何開戒去「殺生」了。所以,每次江澤民一夥整出一個大的法輪功自殺殺人案,都要發明出一套理論來撐腰。下面我們按大致的時間順序來看看「江澤民理論」是如何「與時俱進」的,一個典型特徵就是作案行為逐漸從自殺走向殺他人,從殺親人到殺生人,從殺個體到殺群體,給人的印象是,對於江澤民逐步升級的鎮壓政策,法輪功組織反而給予了積極配合。

1、理論之一:「不讓吃藥」
法輪功到底讓不讓吃藥,雙方各說各的。但是,作為一個成年人,吃不吃藥是他自己的選擇,只要不是有人武力脅迫,自己就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能怪到法輪功身上。比如,中國醫療費昂貴,許多平民真是有病不敢上醫院的,耽誤了事,總不至於要把據此把醫院的收費室取締吧?

2、理論之二:「發瘋自殘自殺」
中國大陸現有各類精神病患者一千六百萬人,發瘋是一個存在的社會現象,如果法輪功學員中出現的病例沒用超過正常的比率,就不能籠統地歸在法輪功這個團體上,需要對個案進行公證的調查。

3、理論之三:「圓滿升天就是去死」
典型案例是天安門自焚案。本身有很多被揭露出的疑點,慢鏡頭顯示當場死亡的女子是被公安下重手打死的。但是,把「圓滿升天」等同去「死」是這個栽贓的理論基礎。而「圓滿升天」本是世界各個宗教信神的目的,要不為了上天堂,那些在廟寺、道觀和教堂裏的人豈不成了鬼混了嗎?

4、理論之四:「從善心到殺心」(這是從自殺到殺親人的轉折點)
最轟動的案例是北京的傅怡彬殺人案。一直以來,法輪功就用修煉人「修善不殺生」來辯護,沒想到中央電視台得高人指點借力打力,法輪功不是講善嗎?中央電視台參悟出「從善心到殺心」的怪招,法輪功還能把它怎麼樣?後來,陸陸續續報導好幾起類似殺親人的案件。可能是殺害自己家人對外人並不具有太大的威脅,後來,就發展為傷害他人為主。

5、理論之五:「真善忍實為真殘忍」(開始暴力襲擊外人)
典型的是內蒙古的趙合打死警察一案。趙合本人並不是學員,趙合的妻子是法輪功學員,因當時是春耕農忙時節,趙合被派出所三天兩頭來騷擾所激怒,爭執中用鐵鍬將一名警察打死。

6、理論之六:「破壞社會、喪盡天良」(開始罵街,甚麼壞事都要拉上法輪功)
美國流行炭疽病時,江澤民也沒忘記與時俱進,在上海召開亞太經合會前夕,開始散布法輪功「傳播炭疽病」,想統戰外國元首,一起來打壓法輪功。非典時期,就更離譜了。法輪功宣揚自己能抗增加免疫力,這有甚麼錯呢?就像有人說打胸腺素、喝中藥能抗「非典」一樣,信不信由你。新華社也知道這一點,於是就演變成法輪功學員要染上「非典」到全國傳播,很是駭人聽聞吧?反正就是要挑起大家來仇恨法輪功。其他的,甚麼破壞鐵路呀,時有報導。

值得一提的是,法輪功的電視插播。新華社就是不提人家插播的甚麼內容 (主要有關自焚騙局的)。還找來一個農民說,耽誤了他學科學。可是,這幾年報紙電視電台不停地批人家,那佔用了全國人民多少學科學的時間呢?我看幾百萬碩士生都該用這些時間畢業了。

7、理論之七:「殺乞丐有利於提高修煉層次」特大系列投毒殺人案 (從殺個體轉向殺群體)
終於,新華社對法輪功大開殺戒了。感謝新華社,特別地選擇了連身份都搞不清的一群人「外來乞討、拾荒人員」來當被害人。可能是小試牛刀,看看社會反應吧。當年芳林小學爆炸,說是一個瘋子幹的;石家莊連環爆炸案,是一個甚麼殘疾人幹的;這回毒死乞丐的,又成了法輪功。反正新華社的意思是,中國形勢一片大好,鬧事的都是那一少撮人。

陳福兆投毒案是6月26日發現,但新華社當時並無報導。13年的大好形勢下來,還有這麼多的「外來乞討、拾荒人員」?多丟面子呀!等到栽贓到法輪功頭上時,立刻來勁兒啦。當然又要發展出一套「乞丐理論」:「乞丐、拾荒人員在人類中屬最高層次,殺死乞丐、拾荒人員會有利於修煉「法輪功」。大家一看都明白,這是新華社的又一發明。

寫到這兒,我到想起一個問題。上面出的這些事基本上都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以後發生的。那麼,這以後呢,大陸的法輪功已處於地下狀態,學員常常要被抓去「轉化班」洗腦,流傳著不少公安搞的假經文,也聽不到法輪功創始人的講法,也不能與海外法輪功很好的交流。可以說,陳福兆供述的「乞丐理論」,是在與主流法輪功斷絕多年來往,被轉化洗腦,天天學習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的情況下異想天開出來。如果要歸罪,是放到法輪功上呢還是放到江澤民的頭上更合適?

當然,更可能是,陳福兆只要承認自己是法輪功,就算戴罪立功,甚麼都是別人編排好的了。

新華社造假,這是天性,沒甚麼好說的。但是,對於那些記者本人,希望還是要好自為之。我最近在看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介紹時,注意到那個《焦點訪談》的大牌主持翟樹傑,對自己反「法輪功」的英勇事蹟很是「謙虛」。在新浪網上,有關他的介紹中,反「法輪功」是一大項。確實如此,反法輪功的節目《焦點訪談》中國第一。可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了他自己在央視網站上的專頁,內容更多更細了,恰恰抹去了有關反「法輪功」的光榮歷史。看來,他自己對造謠生事的勾當還是很明白的。不過,就不知道被他傷害的百姓會不會放過他。

新華社在未來還會造甚麼樣的謠呢?它甚麼都會做的,我看不怕做不出來,就怕想不出來!好在謊言說大了,也就自討沒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