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系列短劇(第三集):智取華山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六月九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3分59秒)下載觀看(6.0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23分59秒)下載觀看(38.8MB)
MPG文件下載直接下載(247MB)分段下載(點擊)


第三集:智取華山

本集新人物:
華山:《中新日報》記者、報社編輯組成員
曲藝:公司工會主席。

(辦公室裏)
小寧:潘媛,春節放長假有甚麼打算?
潘媛:我呀,回家陪我老爸老媽。

(經理室內,志強正在打手機。)
志強:夫人哪,先別急,別哭嘛。再大的事兒,都有辦法解決。

(辦公室裏)
小寧:我最大的打算就是別有甚麼事兒再加班兒,踏踏實實歇幾天,吃好喝好休息好。
潘媛:真是烏鴉嘴,怎麼不盼別的,淨盼加班啊。哎,說說,你的英語班上的怎麼樣了?
小寧:哎,對了,知道怎麼學地道的英語嗎?
(潘媛瞥了李小寧一眼。)
小寧:看原版大片啊,Very good!我現在上的電影班確實不錯,要不要試一試?
潘媛:我啊,正在學韓語。
小寧:喲,趕韓流啊。

(經理室內)
志強:……先這樣,我這兒來電話了。
(志強拿起電話。)
志強:喂,你好。華記者呀。
(經理辦公室外)
韓總:潘媛,把這個複印一份,然後存檔。
(經理室內)
經理:我當然可以負責,好,再見。

(經理辦公室外)
經理(志強):哎,韓總,剛才那個記者華山又來電話了。口氣很硬,這回看來是非得跟我們過不去了,有可能還要上法庭。剛才呀,他還要直接找您理論,讓我給擋了。
韓總:擋得好!他還了得了?!我們這是國家大公司,又不是個體賣菜的,辦事也得有個程序規矩。(韓總指了指好奇的小寧和潘媛)王經理,正好跟他們講講怎麼回事兒。
經理:剛才說到的那個華山哪,是《中新日報》的記者兼編輯。幾天前哪,他到醫院看感冒,醫生按常規給他驗了血,做了全身檢查,然後開了三百塊錢的藥。結果這位記者大人一下就翻了,非要跟人家醫生好好算算賬。
小寧:算就算唄,這事不奇怪。醫院早就過分了。但這事跟咱們公司有甚麼關係呀?
經理:有關係呀。他拿的那批藥裏邊據說有假藥,還是進口的。按他的說法,經查證,這批藥是通過我們公司進的口。
小寧:啊?不可能。咱公司進口的藥品全都由韓總把的關。我看他這是要搞大新聞,給自己拉資本。他想的美!韓總,這口氣咱可不能咽啊!
經理:他給我們留下話,要麼賠償五萬塊錢私了,要麼上法庭索賠十萬。另外,退一萬步講,即使醫院有責任可以找醫院領導嘛,為甚麼要威脅人家醫生呢。
潘媛:(吃驚地)喲,真嚇人,這也太霸道了。這人怎麼這樣啊?
韓總:好了,別扯遠了。看來我們要全力以赴應戰了。我們行的正,做的端,怎麼會私了?李小寧,你把相關藥品業務的存檔材料整理一下,這次他要是誣陷,他不上庭都不行。嗯,潘媛,你準備加班!注意,整個事件不要外傳。(韓總說完返回辦公室)
潘媛:李小寧!
(潘媛回頭生氣地看著李小寧。)
小寧:哎哎,別別,我剛才說是別加班,有口無心,有口無心啊,誰知道會有這事兒呢。
經理:小寧,得了,今晚上我們加個班兒。潘媛,你下班走你的,

(牆上的鐘錶針指向6:15。經理坐在潘媛的椅子上。)
經理:小寧,你怎麼看這事兒?
小寧:這不明擺著嗎,華山是大報的記者,有名氣,他很可能下了番功夫。上法庭我們是凶多吉少哇。
經理:怎麼呢?
小寧:即使我們進的藥不假,那開出的藥也不一定真哪。你想啊,現在甚麼不能是假的?別說這藥,就包括這新聞。
經理:那倒是。
小寧:說不定華山要告我們是虛晃一槍。我們沒問題也可以再搞出個替罪羊,為民除害,打擊不正之風──多轟動的新聞啊。就是明擺著訛人也有藉口啊。
經理:(點點頭)嗯……
小寧:我們不用著急,公司是國營的,業務由韓總來把關,大不了瞎忙乎忙乎,就當被華山涮一回。真要有事兒,那醫生可就慘了,醫院照開,信不信?下棋還講究捨車保帥呢。
經理:怕就怕這個。跟你交個底吧,韓總都不知道,那醫生啊,就是你嫂子。
小寧:啊?!這也太巧了!
經理:你嫂子啊,還真都是按她們醫院的規定做的,但這規定都是不成文的呀,還真怕叫真兒。
小寧:那可不是,這可怎麼辦?
經理:我想啊,孫子曰:不戰而屈人之兵,上之上者也。事情搞大了對誰都沒好處。俗話說的好,自古華山一條路。方兒,倒還真有一個。
小寧:甚麼方兒?
經理:出其不意,智取「華山」。
小寧:怎麼辦你就說吧。
經理:哎,你的動態網還能用嗎?
小寧:當然能啊。
經理:好,來,先幫我查點資料。
小寧:要不要讓潘媛幫忙?
經理:先別跟她說,別嚇著她。
小寧:這麼嚴重?!

(另一天。四人開完會正從會議室出來,工會主席曲藝推門進來,雙手抱著捐款箱。)

經理:哎呦,我的工會大主席,您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兒是甚麼風把你吹來了?
曲藝:大家都在啊,哎,正好,歡迎大家積極捐款。
小寧:今年都捐了好幾次款了不都是?那個,要不你們工會給我們大家組織場電影?或者再來個單身舞會,辦辦好事兒。
韓總:那捐款也是做好事嘛,這次新疆地震損失不小啊。
經理:那倒是,應該捐,應該捐。
曲藝:還沒輪到新疆哪,這次是江西。都知道江西芳林小學爆炸的事吧?一下炸死了68人,多慘哪。
小寧:好像這事兒有一段時間了吧?不過像這麼整天翻舊帳誰也受不了啊!
潘媛:是呀,這麼大爆炸案總得有個部門管吧,好幾十人咱們也管不過來呀。
韓總:我怎麼記得最後只死亡9個人哪,這事兒早不就過去了嗎?
曲藝(快人快語):事情是過去了,但是沒完。報上登了死的是9人,其實不是那麼回事。哎,你們真的沒聽說過,後勤部的吳大爺有倆孫子在裏頭?唉,難哪。算我多嘴,可不要再傳了啊。總之,我們工會不能不管。
小寧:這捐款可以啊,可是也頂不了大事啊。
曲藝:能有捐款就不錯了,走一步算一步。要說難,我看老鄭最難,好好的一個高工,就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去上訪被抓進去了,連工資都停了。這老伴癱在床上沒人管,兒子還在國外。給你們透露點消息,聽說老鄭在裏頭受了不少苦,就剩一把骨頭了,上哪兒去反映啊?
韓總:老鄭的問題呀跟別人不太一樣,這法輪功……上頭可是有政策的。
小寧:鄭高工可是公認的大好人哪,我就是他帶出來的,你們誰挑個頭,我捐。
曲藝:現在就這樣,怎麼辦呢?鄉親們,別聊了,多少捐點,啊,自願的。
韓總:好啦,大家支持支持吧。
(在韓總帶領下,大家紛紛向捐款箱裏放錢。)

(另一天,在辦公室內,志強敲擊一台新的手提電腦,用PHOTOSHOP處理照片。)
志強(自語,發狠):姓華的,你小子幹的壞事兒還真不少啊。今搞到老子頭上來了,好啊,我讓你看看我是誰。

(另一天。經理從門外進來。)
經理:潘媛
潘媛:經理早
經理:韓總呢?
潘媛:韓總今天和明天去總公司開會,她說這兩天就不過來了。
經理:哦……還有這事兒,潘媛啊,明天我約了華山來這兒談談,如果談得好,我們這班就不用加了。
潘媛:真的,那謝天謝地了!
經理:你先別高興,據我了解啊,這個記者都有一個職業病,你得幫一個忙,這忙要是不幫啊,明天的話可就不能談了,明兒個,你這樣……
經理對潘媛低聲交代如此如此。交代完畢,經理轉向小寧。
經理:那個,小寧啊,麻煩你在我辦公桌前添個凳子。按我說的,明兒換身衣服。
小寧:行啊。這事成了呢……你得請客,潘媛和我挑地方兒,我們倆點菜。
潘媛:你這人真是的,經理也是為大家嘛,反正我就是不願意加班。
經理:沒問題,沒問題,事成了我一定請客。

(第二天。)
潘媛:李小寧,怎麼今天一臉殺氣呀?瞧你這身衣服穿的。
小寧:怎麼樣,夠酷吧?
潘媛打寒顫。
(隨著敲門聲,華山推門而入,身著長大衣,面無表情。)
(小寧站起身,伸手攔住來人。)
小寧(不客氣地):哎,你哪的,找誰啊?
(華山冷靜地站住,瞥了一眼小寧。這時,志強推門出來。)
經理(滿臉笑容):有點禮貌嘛,這是我請來的朋友。華記者,請。
小寧(面無表情):對不起。
(華山不屑地走進經理辦公室。)

(經理辦公室內。)
(兩人落座。華山隨手把大衣搭在旁邊椅子的靠背上。)
經理:華記者年輕有為,一直想認識,沒有機會。
(這時,潘媛進來給華山上茶)
潘媛:請用茶
華山:謝謝
(潘媛隨手把華山的大衣拿了起來,要往外走。)
華山(略側過頭):哎,你想幹甚麼?
潘媛(微笑):沒事兒,我想您的大衣掛起來比較好,會皺的。我們外邊有衣架。
華山:不用了,放這吧。
潘媛:那好,我還給您放這兒。(對經理微點一下頭)經理,那我先出去了。
經理:謝謝,潘媛。
(潘媛出門。)

經理:今天機會難得,我們好好聊一聊。
華山:王經理,你忙我也忙,咱們就直話直說了吧。
經理:那好,那好……您先說。
華山:其實事情你也都清楚了,咱們也都不要繞彎子了。做記者的就有打抱不平的天性,我不願看著老百姓受盤剝,而裝著瞅不見。更何況這次我是現身說法。這個社會要沒了正義和良知,還能成為人的社會嗎?
經理(一邊喝茶一邊點點頭):嗯……
華山:話又說回來,我本人並不相信貴公司會進口假藥,但希望貴公司能提供些證據出來,這也是對有關謠言的一種駁斥。其實我也是為了貴公司好哦。
經理:您的意思是即使有問題,也可以考慮私了。
華山:這可是你說的呦,王經理,我沒那麼說呦。
經理:你不用擔心,我們雖然是國家大公司,但是還是有靈活性的,好商量。關於進口單據的事兒,我已經讓他們開始著手準備了,喝完茶我就讓他們拿進來。
華山:王經理真是聰明人,您知道在原則問題上我是從來不含糊的。
經理:好,我就喜歡跟你這樣的人打交道。對了,胡主編最近怎麼樣了,有一陣兒沒跟他一起吃飯了。
華山(嘲諷地):胡主編好啊,認識他的人挺多嘛。
經理:不對呀,我怎麼聽說他中風住院了?
華山(嘲諷地):王經理消息很靈通嘛,跟老胡是甚麼關係呀?
經理:華記者,您可別跟我提他,現在我對他是躲都躲不及。我看他純粹是裝病,可惜呀,甚麼都晚了。
華山:哦,這話怎麼說呀,王經理。
經理(神秘地):算我誠心交你這個朋友,告訴你點兒消息。胡編這回可算是完了。
華山(戒備地):完了?
經理:你們報社的社論都由胡編把關吧?尤其是批判法輪功的,都由胡編一手操辦。不過編輯多了,您也是個編輯吧?
華山(面露警覺,眼睛稍稍斜了一下大衣):你甚麼意思?
經理:你真不知道哇?咱胡編上了海外的惡人榜了。您看這個,惡人榜是海外正義人士成立的網站,據他們說,專門搜集迫害法輪功的惡人。
(經理辦公室外)
李小寧掂惦椅子,又侷促不安地走到經理室門前聽聽動靜。
(經理室內)
華山(稍愣了一下):王經理,您忘了在哪兒了吧?想給法輪功翻案哪?
(經理辦公室外,李小寧搶過潘媛手上的工具,比劃著)
潘媛:李小寧,犯甚麼毛病?
(經理室內)
材料都是哪兒來的?
經理(自信地笑笑):這您先別問,我這人哪,除了錢就是朋友。我問你,單是天安門廣場的看法輪功的便衣、警察、武警,一天開支多少?170萬到250萬。我再問你,監聽法輪功電話的投資是多少?40個億;為了新建的關押法輪功的監獄和學習班,老江動用了多少?42個億。還別說別的。
華山:你這消息都是從哪兒來的?
經理(往上一指):上邊兒唄。就說前一段時間傅怡彬京城殺人案是您報導的吧?怎麼一個瘋子成了煉法輪功的了?胡編能不累嗎?(一語雙關)
華山:怎麼著?你是想幫胳膊擰大腿呀?
經理:這胳膊怎麼擰得過大腿呀?傻瓜才那麼幹哪!不過得分清楚,哪邊是胳膊,哪邊是大腿。
華山:還有新鮮的?
經理(又遞上一張紙):有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3年1月20日在美國正式成立。該組織在成立聲明中表明自己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
經理(抬起頭):人家現在找上門來了。近兩年六月飛雪的事兒,華記者沒少報導吧?這中間多大的冤哪。
華山(掩蓋自己的吃驚):叫喚誰不會呀。
經理(又推過一張紙):這可不是逗你玩?老江這次訪美一下飛機就被法輪功告了──「群體滅絕罪」,原告索賠十七億美元;誰下黑手人家清楚得很。凡是上了惡人榜的,早晚得完,包括你們胡編。
華山:天塌了先砸個高的。
經理:咱們這不是隨便聊聊,不過,好自為之真沒甚麼壞處。
華山(稍鬆口氣):王經理,咱們別扯遠了,我們還是辦眼前的事兒吧。
經理:對,沒錯兒,眼前還真有一當事兒,跟你性命攸關。
華山(掩飾驚訝,有些緊張):哦?
經理:江西芳林小學爆炸案是您採訪的吧?當場就拖出20多具屍體,怎麼到了您的報導裏只變成了9人死亡啊?
華山:這事兒不怪我,上有政策,胡編把的關,我頂多是個跑腿的。
經理:就因此有小學生的家長連補償都拿不上,當地人都說是的記者搗鼓的,結果人家不幹了,有這事兒吧?
(華山一言不發,本來盯著經理的眼簾不由垂了下來。心想:要不怎麼有匿名電話,還真有這事兒)

經理室外。
小寧緊張地擦汗,潘媛關心地送上水。
潘媛:李小寧,怎麼了?是不是出甚麼事了?
小寧(語無倫次):潘媛,別緊張,沒事兒,有我呢。

經理室內。
(華山死盯著志強,仍一言不發。志強一邊品茶,一邊像是自語。)
經理:北京就像一個大雜院,兩人見面說不定能扯上甚麼關係。就說我和您吧,就住的不遠。平安裏西區4號樓11號是您家吧?哦,您在望京小區還有還買了一套房子,12號樓403室。週末您常去那邊吧?
(華山雙眼發狠,看得出在暗暗咬牙。)
經理:話又說回來,江西村民本來說要上訪,但您又不是不知道,現在嚴禁越級上訪和集體上訪。所以7個村民自帶傢伙來北京,說要在北京把這事兒給辦了。
(經理說「辦了」時,用手做了一個刀砍的動作。)
(華山倒吸一口冷氣。)
經理:雖說這裏邊有我個遠親,那也是拐彎都不大沾邊的。正找我拿主意呢。
(突然,華山一拍桌子,猛站起身,死盯著志強。)
華山:你威脅我!我沒時間陪你玩兒!
經理:我也沒時間陪你玩兒!
(志強猛地把桌上的文件夾,往桌上一摔,將一個鏡框無意間推倒。赫然現出志強和胡錦濤吃飯的照片。華山又是一怔。)
華山:你是胡……胡
經理:你看見甚麼了?不該看的別看,不該說的別說。

經理(嚴厲地):我威脅你甚麼了?都是你自己的事兒,自己拿主意,那7個村民正滿大街亂轉呢。

(志強拿起鏡框,擦拭一下,重新放好。)
經理(放緩語氣):坐,坐。其實啊,這事兒我又不能不管,再跟你交個底,給你看病那女醫生啊,就是我老婆。依我看這事兒就算了,再給你提個醒:這自古啊,善惡有報。
(經理又和善地微笑著。)
(華山和志強走出經理室。)
華山:王經理,真是不好意思,耽誤您這麼長時間。
經理:哎,哪裏,哪裏,來,我讓他們給你拿材料。
華山:哦,免了,免了,別開玩笑了,以後您要幫忙的,儘管出聲。我一定幫忙,告辭了。
經理:哎,慢走。

(華山出門。經理轉身問潘媛。)
經理(明知故問):小潘,跟你說的事兒辦了嗎?
潘媛:嗨,不就是把他大衣兜裏的錄音機關了嗎。這有甚麼呀,不是給您暗號了嗎?
(小寧正從衣服裏往外掏棉花。)
潘媛:經理您看,李小寧今天演的甚麼戲啊?
小寧:我這渾身的腱子肉還用著墊棉花,要是你們再多談一會兒,我非中暑不可。
經理:看看,又理解錯了吧。為甚麼讓你墊棉花?人家真要動手啊,還能幫著擋擋。
小寧:經理,那咱們下一步怎麼辦?
經理:甚麼下一步?別廢話了,收拾收拾,吃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