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系列短劇(第二集):防不勝防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18分6秒)下載觀看(4.5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18分6秒)下載觀看(29.2MB)
MPG文件下載直接下載(183MB)分段下載(點擊)


小寧桌子,好幾塊果丹皮,小寧討好潘媛
小寧:哎,嘗嘗這個,人民牌山楂酪,助消化,保苗條
潘媛:得了吧,誰像你呀,最近陪吃陪喝太多了吧。
小寧(自我解嘲):嗨,是啊,最近那個油水稍微大了點。哎,沒辦法,誰讓咱業務那麼好呢。

經理從辦公室走出來,把手中改好的文件遞給潘媛。
經理(志強):哎,潘媛,把這個意向書按修改的部份重打三遍。
潘媛:行
經理(對小寧):這個你的。
小寧:哦
韓總從辦公室出來。
韓總:王經理,總部來電話了,山西又發生了集體中毒事件,出差的事統一都放放,先把機票退了吧。
經理:哎,好的。

韓總返回辦公室。
小寧:哎,哎,聽說啊,這回又是「毒鼠強」,比砒霜厲害多了,咬半口毒燒餅,沒等咽,人立馬兒就完。
(說完後下意識看了看手裏的果丹皮)

經理:是夠懸的,還真得小心點兒。哦,你好好看看這份意向書,韓國公司總部明兒派一位姓金的小姐來,是這次項目的專員,他們辦事處的劉先生明兒上午陪她一塊過來。你好好看看,做點準備。
小寧:(還看著手裏的果丹皮,有點走神)啊,哦

第二天,小寧顯然比平時穿著上講究了一些。
有人敲門,
潘媛:哎,韓國人來了。
肖峰推門進來。肖峰衣著不凡,十分講究。人顯得神采奕奕,透露出自信。小寧,潘媛忙站起身。

潘媛:您是……
肖峰:您好,我找你們王經理。
潘媛:哎,請稍等。
潘媛轉身叫經理,肖峰順手遞給小寧一張名片。
肖峰:朋友,這是我的名片。
從表情看,顯然被名片上的名頭嚇了一跳,不由「呦」了一聲。

經理:呵,肖峰,這麼多年沒見,怎麼今天冒出來了?
肖峰:說來話長。
經理:來來,到我辦公室聊。

經理辦公室內。
經理:嗨,來,坐坐坐,發財了吧?看你不像還賣防盜門的樣子啦。
肖峰:還提防盜門哪,還賣防盜門,那不早餓死了。哥們後來又搞了幾年電子安防系統,也是不成。
經理:不奇怪,那現在呢?
肖峰:現在哥們玩大發了,現在哥們搞生物防範哪。哎,你這有地球儀沒有?哥們跟你好好說說。
經理:地球儀……哎……別,沒有沒有,可能沒有,你坐著,別揣著,說吧。
肖峰:其實一說你就明白。你說,全國現在甚麼多?
經理:全國這個蝗蟲多,沙塵暴多,下崗的多,發財的多,發了財被關的多……
肖峰做了個暫停的手勢。
肖峰:嘿,得得得,老外老外,我實話跟你說吧,全國現在毒最多。你說這食品染色、生肉注水那是輕的,你說這毒米、毒油、毒茶葉,毒花生、毒雞蛋、毒醬油,這個個都要人的命啊。你聽說過「毒鼠強」沒有?
經理:怎麼沒聽說,據報導這次又毒死了幾十人。
肖峰:對呀?你說這毒吧哈,這防盜門就擋不住了。所以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啊。
經理:有道理,說正題。
肖峰:所以這回哥們就組建了一個生物防範公司。你看這是哥們的名片。
經理:小白鼠公司,這名字新鮮。
肖峰:學名叫「豚鼠」,這怕老百姓整不清楚,咱就叫它「小白鼠」。
經理:可以呀,你呀。
肖峰:這美國進口純種小白鼠,哎呀,好看,柳葉眉,杏核眼,它就是科學家做實驗的那種。咱們對客戶實行會員制,就每家會員客戶吧,可以領養一對小白鼠。一來呢可以當寵物養,二來呢,它可以替主人品嘗各種可疑的食品,而且生熟不分。
經理:這要是碰上「毒鼠強」不就玩完了?

肖峰:這就對了,這客戶得多高興啊,他撿了一命啊!另外咱們還有小白鼠監測中心、小白鼠保健中心、小白鼠用品中心、小白鼠索賠中心,整個一條龍啊。這不,忙了一年多了,哥們現在整出眉目來了,這回回北京辦手續啦。
經理:有點兒意思,要照這樣發展,以後北京就沒溜鳥的啦。
肖峰:怎麼講啊?
經理:全溜你們家小白鼠了!
肖峰:嗨,這有甚麼新鮮的。哎,說說你這兒現在怎麼樣?
經理:我們這兒還真有一大項目。
肖峰:有甚麼合作機會?
經理:我們正通過一家韓國公司,國家安全部門正進口一套圖象甄別系統,美國軍方剛剛解密。
肖峰:甚麼叫甄別系統?
經理:長話短說,甄別系統就是根據骨骼推算人一生中任何時期的相貌。想騙它可不容易,你整容、化妝統統沒有用,除非呀換一個腦袋。
肖峰:高科技呀。
經理:知道為甚麼開發這套系統嗎?就是為了對付911的主犯,叫甚麼來著?(此時潘媛開門送茶)哎,小潘、小寧,911主犯叫甚麼來著?
小寧:拉登,拉登。

韓總推門走出辦公室。
韓總:大白天的拉甚麼燈啊?
小寧:咳,我說的是本拉登。
經理:這是我們韓總,我給你介紹介紹。
肖峰:好好好好。

志強領肖峰走出經理辦公室。
經理:韓總,這是「小白鼠生物防範系統公司」董事長,肖峰,我的同學。這是我們韓總。
肖峰:韓總您好。
韓總:好好。滅鼠好啊,老鼠是四害之一,除了滅鼠還滅別的嗎?
肖峰:韓總,我們不是滅鼠,我們是生物防範。這為了人民群眾的健康,讓小白鼠走進千家萬戶。趕明兒給您也送一對兒來。
韓總:別,別……我們家還打不完呢。
肖峰:瞧您說的。要不這麼著吧,我先走了,部裏還得有點事兒,咱們有事電話聯繫吧。好吧,回見回見。
經理:行行行,你先忙你大事兒,好吧。

肖峰轉身剛要走,韓國公司的金小姐和劉先生正好進門。
經理:你好,金小姐,歡迎歡迎。哎,你好,你好。
韓總:啊,你好你好,歡迎歡迎
韓總: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公司的潘媛,這位是李小寧。
小寧(日語):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經理:行啊,你。
劉先生(發愣):韓國人,日本人的不是?
小寧:啊,嗯嗯。
金小姐(通過劉先生):這次是主要想來討論一下協議書的內容,並請貴公司參加系統的測試。
經理:好啊,好啊……,韓總,這測試的事是不是讓小寧多參與參與?
韓總:好啊,那就小寧負責吧。來,你們會議室談。
請請請
大家走進會議室。

畫面黑。

一週後。
小寧、潘媛正在辦公。一人推門而入。此人身穿長風衣,衣領高豎,戴著墨鏡,蓬頭垢面,身背破包、行李。潘媛慌忙站起身。

潘媛:哎,你找誰呀?我們這兒不是信訪辦。
來人並不答話,從身上摸索出一根煙放進嘴裏。
潘媛:我們這兒不讓抽煙。
肖峰:抽煙不讓,我哭會兒成嗎?
潘媛:哎……你
肖峰:找你們王經理。
潘媛:經理呀,經理,經理,你看這……
志強聞聲出門,一愣。肖峰摘下墨鏡。
經理:肖峰?!這是怎麼啦?
肖峰:志強,一言難盡哪,兄弟又落難了。
經理:哎呦,進來說,進來說。小潘給倒杯水。
潘媛:哎,這是誰呀,怪嚇人的。
小寧:這不是那個白鼠公司的老闆嘛。看來是真出事了!
畫面黑。

經理辦公室裏,志強認真地點點頭。
經理:哦,原來這麼回事。
肖峰:放心,你放心,我很堅強。
志強拉開抽屜,拿出一個信封。
經理:你先別急,再想想辦法。我這有兩千塊錢,你先拿著應個急。
肖峰:你……嗨……你客氣甚麼呀
經理:下班以後給我打個電話,我們再找個地方坐坐。
肖峰走出經理室,轉向總經理辦公室,志強趕出來。
經理:哎,哎,門……門在這邊。哎,慢走啊。
肖峰疾步出門。

韓總:怎麼啦,這份亂哪。
經理:我的同學,幾天前來過,小白鼠公司的那個。
韓總:出甚麼事兒啦?
經理:被騙了。進口的白鼠一入關就被掉了包,全換成黑鼠了。
小寧:那怎麼可能哪。那黑鼠一看不就看出來了。
經理:黑鼠鋦了白油,油還是假的,結果一脫色露餡了。這不,債主追到北京來了。
韓總:看看,看看。從一開始我看就有問題,那原來呀,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現在呢往家請,原則就錯了,所以呀你們年輕人以後交朋友可真得注點意。
潘媛:這也太快了,才幾天哪,都看不出來了。
小寧:是啊,是啊。哎,對了,剛才韓國客戶來了一個電話,說一會兒就過來,好像有甚麼急事兒。

正說著,有人敲門。劉先生和金小姐走進來,雙方問好。
金小姐(友好地):今天想通告一下測試的結果,然後提一些建議供大家參考一下。
經理:好啊,剛好,我們順便可以討論一下合同。
金小姐拿出一張紙。
金小姐:貴公司提供的三張照片,被判定為是三個不同的人。測試是成功的,但是測試三個不同的樣本是沒有任何科學價值的。
劉先生:打個比方哈,如果王經理,打個比方,如果王經理的照片和我的照片放在一起測,那肯定是兩個不相干的結果。兩個人嘛,對不對。如果拿我三歲的照片和我三十五歲的照片去測,結果測出是一個人,那就對了,對不對。
小寧(緊張地看看韓總、經理,一把拿過結果):不對,不對,是一個人,我保證。
大家湊起來一起看測試結果。
韓總:李小寧,怎麼回事啊?
經理:是不是照片弄混了?這中間肯定有誤會。
小寧:照片沒錯啊。那見鬼了。韓總,當時我想找一個燒傷毀容的人,結果就找了那天安門自焚裏王進東的前後照片,都是官方資料,萬無一失啊,您瞧。
金小姐:天安門自焚?
小寧:哦,前年幾個人在天安門自焚,自稱是練法輪功的,王進東是其中一個。
經理:是不是燒得太厲害,相貌變化太大,對你們的系統太極端,這個參數的設定……
金小姐:事實上這是不可能的。這個系統用科學的骨骼測算法,沒有一絲一毫的錯誤。而且這次也經過反覆的測定,確實判斷為是三個不同的人。
韓總:李小寧,你的照片兒哪來的?
小寧:嗯,兩張是中央電視台的,一張是新華社的。這第一張是王進東本人,第二張是自焚現場的拍的,第三張是治療後的照片。
韓總:等等,這些照片是官方的,不會錯。大家都知道,這個事件早就定性了。這可是原則問題。我倒要問問,貴公司搞出這麼個結果,是不是有甚麼其他的企圖和政治目的啊?難道我們政府有人在造假?對貴公司的做法,我很遺憾!
金小姐:你在說甚麼,哦,她說,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事實就是事實。我不能接受你的說法。看來缺乏合作的誠意,我要回去了。
經理:別,別,大家可能是誤會,有話好商量嘛。
金小姐憤然離去。
劉先生:韓總,王經理,今天就先到這吧,啊。先到這,我的包,我的包
韓總:王經理,這原則問題也有商量的?大是大非呀。李小寧,你以為這是兒戲呀。我要向總公司彙報你的問題。

畫面黑。

辦公室外。
潘媛:哎,李小寧,你說這金小姐還真有點兒野蠻哪。
小寧:哼,幸虧不是女友。李某人這次算中招落馬了,說不定真要拜拜了。
潘媛:李小寧,是不是心虛了?雖然說英雄不為五斗米折腰,但為了關鍵時候彎彎腰還是必要的。
小寧:心虛?誰心虛?我沒錯兒我心虛甚麼?一個人愣能變仨人,這明顯上面有人搞鬼,這簡直是陰謀。你看著,李某人的腰永遠是直的!
經理拿著測試結果從辦公室出來。
經理:吹了,合同不用準備了,大家正好休息休息。
潘媛:哎,今天真不是好日子。先是肖老闆轉眼變成躲債的,緊接著這到手的合同又沒了。
小寧:肖老闆,那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防範了半天連自己都防不住。我是真冤,我招誰惹誰了我?
經理:(晃了晃手中的紙)「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啊。
潘媛:真不懂,您還有心情吟詩那。
經理:哎,怕的就是你這種不懂的。肖老闆被騙,他還倒明白呀。(說著又晃了晃手中的紙)這小騙易躲,大騙難防啊,防不勝防啊。
潘媛:您是說「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背後有人導演?
小寧:唉喲喂,這還用問嗎?這不明擺著嗎,你小聲點兒,別讓韓總聽見,(指指韓總辦公室)大是大非呀!
韓總正在辦公室聽電話。
電話另一端的聲音:老韓哪,天安門自焚的細節就不要再問了,中央台的現場錄像確實不宜太推敲,還不明白嗎……
韓總:這……


總經理辦公室。
韓總拿起電話。
韓總(嚴厲地):李小寧,你進來。

小寧聽到電話兩眼發直的站了起來,經理,潘媛擔心的看著他,當他看到經理和潘媛在擔心的看著他時,趕忙故作鎮定,挺起胸,一推門。

李小寧挺胸走向總經理辦公室,一進門腰一下彎了下來,隨時準備檢討。
小寧:韓總,您有甚麼吩咐?
韓總:坐,李小寧,你還年輕,以後做事不要擅自拿主意。
小寧:韓總,其實這是……
韓總:要吸取教訓,有事要多問。
小寧:韓總,誰知道它是假的呀。
韓總:好了,這件事不要再提了。其實這件事對我也是個提醒,以後要多了解大家。
小寧:啊,哈,
韓總:李小寧,找時間跟我說說動態網,怎麼樣?
小寧:啊,哦,行行。

總經理辦公室外。經理和潘媛在門口往裏張望,只見小寧打開門,舒了口氣,又挺起了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