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生們在全校注目下昂首離開簽名點

【明慧網2003年6月1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學法以後,我對工作更加認真負責,對學生關懷備至,由於表現出色,曾多次受到教育系統表彰。

7.20」以後,邪惡的謊言充斥著學校,看到學生們一顆顆純潔的心靈被矇蔽將失去得救的機會,我無比痛心,我暗下決心,一定要讓他們知道這場迫害的真相,把他們從謊言和欺騙中解救出來。

於是,我利用一切有利的機會給他們講真相,蒙在學生心靈上的污垢漸漸被抹去,他們善良的本性日益顯現出來。

「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發後,邪惡勢力強迫學生以班級為單位,搞所謂的萬人簽名活動,平時就明白了真相的我班學生,對這種做法很反感,除了一些膽小怕事的女生違心地簽名外,絕大部份學生拒絕簽名,排著隊,在全校師生的注目下,昂首離開簽名點。

這屆學生畢業後,又換了一屆學生,我照樣給他們講真相,很受學生歡迎。那一年年底,我家第四次被抄,第二天我走進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訴學生此事,並說:「我從不會為私事請假,如果哪一天我沒來上課,肯定是被邪惡綁架了」。學生們非常氣憤,說:「那我們全班去派出所要人」!還有一個家長托孩子轉告我要注意安全。

去年下半年,我又兼了一個班的課,不久邪惡勢力強迫學生看污衊法輪功的電影。一些學生看完電影,在日記裏寫了一些不好的話,我決定借此機會向他們講清真相。

我從這次強迫交錢看電影談起,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栽贓」的真相和國外對法輪功截然不同的態度;我母親因修大法多次被抓,兩次被關進精神病院並注射不明藥物……,學生凝神聽著,生怕聽漏了一句。最後,我告訴他們:「我知道今天講這些話對我意味著甚麼,但我不在乎,只要你們能明白真相,做一個正直的人」,話音剛落,全班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事後,不少學生在日記裏寫下了自己的感想,其中一位學生說:「我本來很恨法輪功的,不知為甚麼,聽你一說,一下就站在法輪功這邊來了」,有的說:「我們害怕失去你這樣一位好老師」。

我在班上講真相一事傳到有關領導那裏,該領導在大會上點名批評了我,迫於上級壓力,學校停了我的課。當晚,我家電話不斷,許多家長在電話裏說,孩子一回家就大哭,不知出了甚麼事。一名學生打電話說,當校長宣布停職決定後,全班同學都哭了,同學們都很害怕,不知我是否會被抓走,晚上9點左右,有三名在寒風中坐了三個小時的學生打來電話,一名學生在電話裏說:「老師,你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原則,我們都支持你」!

第二天,新來的代課老師下課就找到學校領導,說她無法上課,一進教室學生就哭;喊起立,學生也不站起來;提問,學生只流淚。全班學生還自發寫聯名信給學校領導,強烈要求讓我復課。

期間,不少家長也去學校、教委、區委討說法,要求讓我復課,他們說:「只要這位老師人品好、對學生好、書教得好,就是敵人也擁護她」。學校領導說只要我寫了保證書,就可以回學校上課,我堅決不寫,工作一直掛了一個多星期。

一天,我正在家休息,突然來了近30名學生,他們本應該在學校補課的。原來他們為了表示抗議,特意罷課來看我的!

我責備他們不該耽誤學習,讓家長擔心,他們都說:家長同意了的,其中一學生說:「老師,我爺爺要我問你記不記得於謙寫的一首詩」,我說:「是不是‘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她笑著點頭。

過了幾天,區「610」負責人和教委找我談話,由於我一直堅持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我終於闖過這一關,於當天重返講台。

事後,聽說校長在辦公室講,我班家長向他們交涉這件事,是我校有史以來,最大一次家長群訪事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