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邪惡就一點辦法也沒有


【明慧網2003年5月31日】我是2002年5月份在家中被惡警劫持到縣公安局,當天下午被送到看守所。當時由於自己只是想決不能配合惡人,就是不上車。結果被四、五個惡警架到了車上。在公安局,他們問我,我甚麼也不說,只是給他們講真相,一會局長過來,一會股長過來。那個書記員彙報說:「問她材料從哪兒來的甚麼也不說,可是一說她大法的事她就滔滔不絕(當時在家裏抄走一部份真相材料),真是沒有辦法。」他們就在「審問」筆錄上寫了「不語」兩個字。一直非法審到下午,他們甚麼也沒得到。書記員問我是否請律師,(當時我也不知道為甚麼被綁架)他們問了後說:「走!」四、五個警察強行把我抬上車往看守所送。到了看守所,辦完手續,當把我拖進看守所院內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看守所裏被關押的嫌疑犯們聽到聲音都從窗戶往外看,還聽有人說:「看人家法輪功!」

當天我就絕食絕水,所內的一切規章制度我都不配合,我要求無罪釋放。在後來他們的非法提審過程中,我才知道是因為我給惡警真象光盤的事抓我。他們問我時我把這事都說了,當時認為自己不怕,過後意識到不對,這不是配合邪惡嗎?

在看守所裏的第二天,我想,在所裏見到的每個人都是講真象的對像,讓每個接觸到的人都得明白真象。於是我唱起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歌,唱了一整天,犯人們的陣陣掌聲響徹整個看守所,還有的喊:「再唱一遍!」警察氣得有氣無力地說,「別唱了。」我不理他,繼續唱我的。提審過程中我也不配合他們,進屋不喊報告,並告訴他們我不是犯人。我經常給他們唱講「自焚」真象的歌,看到他們有的明白了真象,心裏特別高興。

有一天我被幾個惡警提審,談話中才知道是檢察院的。我不好的思想冒出來,認為要判刑,當時思想進行了複雜的鬥爭,開始人心浮動:兒子上高中,女兒還小,丈夫也因為堅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家裏怎麼辦?一連串問題在腦子裏出現,心一想:先說個不煉,回家後加倍彌補。這時師父的法在腦中出現:「這邊「煉」就判刑,那邊說句「不煉」就可以放人,這個差異也太大吧?」(《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便靜下心來,右眼的眼瞼處出現了法輪在轉。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回憶自己修煉的過程,都是師父時時呵護著我,而我剛才卻產生了那樣可恥又可笑的念頭!慚愧過後,我堅定了正念對待一切的信念:有師父,有大法,怕甚麼!

在號裏,我用正念正行顯示了大法修煉者的風範,那些同號的犯人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偉大之所在。她們由原來的不願、不敢接近我,到後來的願意接近我。我抓住時機給她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她們都表示明白了。

在這期間,縣「610辦公室」、公安局長、政保股長以觀察為名來所裏「看」我的思想活動。在接見室裏,我一聲不語,任憑他們說甚麼、問甚麼我都表面上以沉默抗爭,心裏時時在發正念。他們偽善地對我說:「你也怪不容易的,寫個東西出去算了。再說你膽子真不小,去年搞得咱縣滿街條幅、你們的真象材料,今年發光盤發到監獄去了。……最好你寫個東西算了,寫深刻點,好給上邊有個交代,就把你放了。」我想,我沒有錯,寫甚麼「深刻點」的東西?我理順了頭緒,就寫了一篇講真象的文章,交給他們,他們看了挺生氣,說:「這個怎麼上交?你看你講起真相來了!」第21天,也修大法的哥哥、姐姐來看我了,給我講了一些鼓勵的話,讓我進一步去掉常人的觀念,走正自己的路。從接見室回到號裏,我開始反覆背師父的法。當天下午我出現嚴重的病態,噁心,吐血。當天晚上惡警們全嚇壞了,當時就報上去了。晚上我還是默默地背法:「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我明白,看守所不是我呆的地方,「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經文《也三言兩語》)我就給自己加一念:必須出去,出去做我該做的事去。我不斷發正念,並請師父給我加持,幫我闖出去。第二天晚上我又大量吐血,並全身無力,他們送來藥片我不配合,我又不是病。凌晨,又開始吐血,驚動了全所的人;他們把我扶到床上,向上邊彙報,惡人怕我出生命危險承擔責任,只好放了我。

出來後,我繼續做大法弟子該做的。2002年8月份,我剛從家出去,惡警闖入我家把兩個功友從我家中抓走,惡警們把家裏的條幅、真象資料、現金3000元和真象VCD全部抄走。當時我回去時和惡警打了個照面,互相看了一會,他身後的一個人說「還不快走」,這時我反應過來就走脫,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想當時那個惡警看著我但沒做出任何舉動的樣子,我知道是師父幫我脫離了危險。流離失所後,我在A市找了一份工作。有一天我陪房東去看病,正看到我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還說了幾句話,當時一點怕心也沒有,一會我就走開了。後來他對股裏的人說,當反應過來想打110時,卻連人影也看不見了。我想到師父講的:「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經文《也三言兩語》)

有一次,我和一功友出去散發真象資料,當我在縣政府院子裏正貼標語時,被惡警發現,惡警便調來兩輛摩托車攔截。到十字路口,他們把我圍起來,當時我心存正念甚麼也不想,只管往前走,幾個惡警竟像瞎子一樣任我離開了。

還有一次,我和功友去發真象資料,發完的時候發現被惡警跟蹤。我進了胡同,惡警一邊在後面緊追,一邊喊「你們站住!」說著還拿出手機打電話,這時我對功友說:「你先走。」說著便轉回身朝惡警走去,惡警驚呆了,馬上轉身跑,我說:「你別跑,我們談談。」惡警邊跑邊說「你別過來」,就倉皇逃走了。

從這段時間的修煉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邪惡就一點辦法也沒有。

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經文《也三言兩語》:「‘好人’一文話不多說明了一個理。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們真的是在從常人中走出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