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歷史的真實──重新認識揭示史前文明的考古發現


【明慧網2003年4月25日】很少人聽說過馬齊(La Marche)文明,然而它卻蘊藏著一個令人震驚的考古發現。

馬齊(La Marche)位於巴黎南部約350公里處,位於風景優美的維埃納省(Vienne region)。當Stephane Lwoff等考古學家在1937年挖掘時,他們很快就發現了許多古代文物。意識到這裏有一些很難得的珍貴古蹟時,他們馬上叫來了一些權威的專家來鑑定。這其中包括Abb Breuil,當時最負盛名的石器時代洞穴文化權威。Abb Breuil親眼目睹這次保存完好的一萬四千年前古代文物的挖掘過程。

然而,當Lwoff在1941年的法國史前文明學會上介紹他的發現時,他沒有強調挖掘地點的嚴謹的鑑定證據。很快地,他的同行武斷地做出結論,不願去承認這一發現,並指責Lwoff做假。他們說,這些藝術品太發達了,太精緻了,不可能來自於生活在洞穴的原始人。

事實上,馬齊文明的發現打破了人們關於石器時代的種種成見。比如,當時的古人已經使用誇張的手法來進行人物素描。大多數男性人物的面部是刮過鬍鬚的,也有一些留有別緻的山羊鬍子或短鬚。

這些古代人的衣著也很有風格。他們穿的鞋子有鞋墊和鞋跟。而且他們頭上有時還帶著類似頭盔的帽子。

然而,這些文化在Lwoff的同事看來太現代化,太複雜了。他們不願相信這會出自於生活在一萬四千年前的古人之手。他們甚至開會來批判Lwoff。

這種對遠古文化的視而不見,在歷史上並非第一次。早在1880年,就有一個臭名昭著的「1880年里斯本史前文明大會」(The 1880 Prehistorical Congress in Lisbon)。在該次大會上,專家學者猛烈抨擊Sautuola 。然而Sautuola所做的也只是發現亞達米拉洞穴壁畫(Altamira cave Paintings), 並公布了結果。在大會上,許多專家竭盡全力地挖苦Sautuola。而後來,當考古學證據證實了亞達米拉洞穴壁畫至少有一萬六千年的歷史時,這些專家又無話可說了。

馬齊文明的發現和亞達米拉洞穴壁畫的命運極其相似。要不是大量的考古學證據,許多人就會說它們不是真實的,去猛烈批判。但現在,在無可爭辯的事實面前,科學界則保持沉默,或有意迴避此類發現。

馬齊文明中所反映出來的高度發達的古代文明並沒有使其得到應有的重視。相反,由於它的發現從第一天起就與已有的框架格格不入,所以沒有人重視它,漸漸地人們也忽視了它的存在。究其原因,是它涉及到了史前文明,也就是說,人類社會發展並不像現在人們認識的這樣,而是存在著高度發達的史前文明。

然而,在越來越多的事實面前,一些最頑固的科學家也開始注意到史前文明的存在。也許,伴隨著人們認識的深入和更新,在不久的將來會再現歷史的真實。

參考資料

http://www.geocities.com/CapeCanaveral/Lab/5586/academy.htm
http://news.bbc.co.uk/1/hi/sci/tech/2012385.stm
http://users.hol.gr/~dilos/prehis/prerm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