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控制疫情」、「中國人權狀況良好」和「王進東」自述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幾個月來,在非典型性肺炎已經在世界範圍內肆虐,而中國國家媒體卻還以「有效控制疫情」來搪塞中國百姓之時,一年逾古稀的老者憤然而起,在一份提供給「時代雜誌」簽訂聲明書上指出,單在一間北京醫院,有六十名患有SARS 的病人被接收,其中有七人已經死亡。

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綜合醫院〔301〕的退休外科醫生、72歲的蔣彥永在給「時代雜誌」的聲明中稱:

在四月三日中國衛生部對媒體宣稱中國政府已很認真處理SARS問題,病情的擴散也已在控制中。他說北京有十二個SARS病例,其中有三人死於此病例。我無法相信我所聽到的。隔天當我到醫院,所有看過張的聲明的醫生和護士都非常憤怒。 作為一個醫生,關心的是人的生命與健康,我有責任幫助國際和國內努力避免SARS疫情擴散。

蔣還稱,那天看了部長的聲明,我打電話給在309人民解放軍醫院的同事。他們也看到了新聞,同時說張的聲明是無法無天。

中國成語「諱疾忌醫」的典故如今再度成真,而如今的病人卻成了「隱瞞疫情」的中共當局。在漸入膏肓的「媒體謊言」的絕症中,毀掉自己。媒體造假從來也沒有如此時一樣讓老百姓感到切膚之痛。

俗話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共當局自始至終的「穩定壓倒一切」的「媒體報導」政策,早已為謊言宣傳製造了溫床。無獨有偶,前不久,美國國務院發表的年度人權報告對中共當局人權狀況「不佳的表現」予以曝光,尤其再次以翔實的材料揭露了中共當局踐踏法輪功學員信仰自由及對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的大量案例。新華社立刻對其口誅筆伐,並以一反常態的工作效率完成了「2002年的美國人權報告」,對其自定義的「人權法官」大加抨擊。但卻隻字未提美方人權報告中的具體內容,這一狂轟濫炸的目的不外乎掩人耳目,在將焦點轉移到煽動民眾的反美情緒上的同時,而將中共踐踏基本人權的罪行一筆勾銷。並找來幾個如埃及等國的大使,對中國人權狀況唱讚歌。然而,這些國家自己的人權狀況又如何呢?

更有甚者,4月7日,新華社又抬出親自編導的所謂「天安門廣場自焚」偽劇的主角──「王進東」的自述,再次為三張照片就可以戳破的謊言偽劇增加腳本。

國家媒體之所以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一而再、再而三地散布彌天大謊,直到走到今天完全置國人之性命於不顧的地步,其實與每個中國人都有關係。試想,如果面對國家媒體的謊言和遮掩,人人都認為與自己無關,甚至知道被欺騙了之後,還麻木置之,只能為縱容謊言的滋生和流傳提供土壤和環境。每一個對謊言漠視的人,其實都在為謊言的製造者助紂為虐。如果中國多一些蔣彥永般仗義執言、敢於揭露謊言的人,也許當權者就再也不會、也不敢利用國家媒體、人民的財富行欺騙人民的勾當。我為蔣彥永老人的勇氣、正義、與膽識喝彩!

讓我們回顧一下,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eller)牧師的一首關於納粹大屠殺時期的話:

一開始他們來抓猶太人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然後他們來抓共產黨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黨。
然後他們來抓工會成員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然後他們來抓我
已經無人能留下來
為我說話。

真的不希望悲劇重現,在若干時間後,也許會有人做出如下的懺悔:

文革時,當他們用媒體給知識分子定罪「右派」時,
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知識分子;
當他們用媒體造謠,掩蓋「六四」屠殺時,
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學生;
當他們在天安門現場殺人,誣陷法輪功「自焚」時,
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煉法輪功;
可是當我不明不白地躺在非典型肺炎急救中心的床上時,
同樣沒有人為我說話,
我懺悔自己自私的沉默,如果一切還不算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