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軍醫蔣彥永接受VOA採訪稱中國隱瞞SARS真相

【明慧網2003年4月12日】([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參考資料皆為非修煉界人士所撰寫,不一定和法輪功學員的認識相同。)

美國之音記者莉雅2003年4月9日報導──就在中國當局一再重申非典型肺炎──也就是薩斯病──已經在中國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所屬的301醫院退休外科醫生蔣彥永先生向媒體發表書面聲明,說中國衛生部門隱瞞有關事實真相。

蔣彥永說,到4月3號為止,單是被總後勤部指定為收治非典型肺炎的309醫院,已經接收了60個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但是根據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在4月3號公布的數字,北京只有12個有關的病例,其中三人死亡。這位現年71歲、被301醫院返聘回來的外科醫生在聲明中說,他和許多一起工作的醫生和護士聽到張文康公布的數字時都感到非常憤怒。他希望新聞媒體能努力為人類的生命和健康負責,用新聞工作者的正義呼聲,參加到和薩斯病鬥爭的行列中來。

美國之音記者莉雅通過電話找到了蔣彥永大夫,對他進行了採訪。蔣彥永大夫首先談到他這麼做的原因。

蔣彥永:我作為一個醫生,應該把我所知道的情況告訴老百姓,讓關心這事的人知道。因為,這種病本身並不是沒法控制的病,只要很正確的來對待這個問題,這個病是可以很好地控制的。如果不正確的宣傳,它本身這個病就會很難控制 。因為,它到底是傳染病。所以,我覺得,我作為醫生,我有責任,因為,我聽了那個衛生部長所報的數字,我覺得不符合實際。這樣的話,如果大家認為這個病已經控制得很好了,大家可以掉以輕心啦,大家不必去費很大勁兒啦,那可能將來就會有災難。所以,我先給鳳凰台、中央台發了我的一些想法過去。但是,他們並沒有回答我。後來就是《時代雜誌》來採訪,那我很願意把這種情況讓他們了解。

莉雅:能不能解釋一下,你是怎麼樣掌握這種情況,也就是說,你提供的情況是不是可靠的呢?

蔣:文字上講得很清楚,我所提供的這些數字,我是很準確地問到過有關的醫生。那麼,一切有關的數字我要負全部的責任。我這話已經寫上,那就說明我要對提供的數字絕對負責的。

莉雅:就是說,你從跟這些病人直接有接觸的,就是了解非典型肺炎在這幾家軍隊的醫院裏的情況。

蔣:我從有關的這些醫院裏我的醫生朋友們了解到,這些醫院裏我很多同行我知道他們在管這些病。我希望他們告訴我真實的情況。他們很認真地告訴了我這些情況。

莉雅:你所掌握的這些情況只是這幾家軍隊醫院裏的情況,是不是?

蔣:我沒有別的地方情況。我本身在這個系統工作。我只知道這個軍隊醫院。軍隊醫院我比較熟悉。

莉雅:根據您的了解,北京,目前非典型肺炎的傳播情況,究竟有多嚴重呢?

蔣:那我沒法給你說,因為我不知道。我不是內科醫生,也不是搞肺炎的醫生。 對不起,我只能說我知道的,我聽到的。你說整個北京,我沒法去了解,我也不知道這個數字。

莉雅:您提供這些情況,跟當局提供的情況,是不一樣的,是有衝突的。您有沒有考慮到,就是把您知道的這個情況,公布出來,會不會對您個人造成一些後果呢?

蔣:當然我也會考慮到這個問題,是不是?那麼,暫時,我覺得,我所提供的情況,都是如實的。我沒有欺騙,也沒有添油加醋講一些話,那我相信。任何一個,如果誰,在這個問題上,給我造成一些麻煩。這有可能,很有可能的。但是,我是有憲法保護的。因為,憲法允許我自由地發表我的看法。當然,也可能最後有各種我意想不到的事,那我也是做了這種準備的。我主要對老百姓,對人民,確實有好處。而且,我相信對我們的國家,也有很多好處。並不是對我們國家不利,我不相信這點。因為國家如果能夠從我提供的這些情況,吸取一定的教訓,他就會讓世界人民更信任。

北京醫生指斥當局隱瞞疫情

(BBC)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在香港和新加坡等地的疫情仍然嚴重,中國當局則一再重申,這種嚴重傳染病的疫情已經在中國得到有效控制。

但在北京,有一名醫生向媒體發信,指斥中國衛生部門隱瞞事實。這位醫生表示,單是解放軍309醫院,直到上週四已經接收了60個感染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病人住院,其中七人死亡。

根據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公布的數字,北京只有19個有關的病例,其中四人死亡。而全國的感染病例就有1,279個,53人死亡。

謊言?

報導說,北京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的退休外科主任蔣彥永發信給記者表示,他與許多一起工作的醫生和護士聽到張文康公布的數字時都很憤怒。

蔣彥永醫生在信中指出,「我想他大概很想做大事,所以就一定要說假話。」

據報蔣彥永加入了XX黨已經超過50年,像他這樣資深的黨員公開批評領導幹部是很少有的事,這可能會導致他被清算甚至下牢。

回應

對於有關的批評,中國衛生部發言人回應說,軍方醫院不在張文康的管轄範圍。

這位發言人對路透社表示:「在中國,軍方醫院是獨立的,張文康無權控制軍方醫院。」

北京副市長張茅不願意正面回應有關蔣彥永的批評,只是說中央和地方政府會定期公布有關的數字。

他說,衛生部每天都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最新的情況。

張茅說:「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病例,並沒有影響北京人的生活及工作,所以在北京工作和旅遊都是安全的。」

不過,有多位北京醫生表示,他們工作的醫院的傳染病房已經住滿了懷疑感染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病人,所以說北京只有19個病例根本沒有可能。

要求全面交待

由於在北京不斷傳出這類的消息,在北京調查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世衛小組表示,他們會審慎處理有關的傳言,但強調這些傳言還沒有得到證實。

不過,世界衛生組織就再次促請中國政府,對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死亡和感染數字提交一個全面和公開的報告。

中國政府一直被批評在處理有關的疫症時反應緩慢和不公開。中國在去年11月首先在廣東省發現這種致命肺炎,到今年2月才對外公布有關的消息,以至病毒旋即在香港等地蔓延。

到近日中國當局答應對外公開疫情的最新發展,但仍然被外界質疑中國公布的資料的真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