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勞教所惡警野蠻摧殘大法弟子的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4日】在江犯被起訴之際,又一名大法弟子闖出馬三家勞教所,兩年來她見證了那裏的惡警的邪惡行徑,這裏僅就去年十二月份以來的幾個迫害案例進行披露。

從二○○二年十月初起,惡警對這裏非常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了又一輪的瘋狂的迫害,它們事先造謠恫嚇:再不轉化,就判刑或送大西北去!然後便採用極其殘忍的手段進行迫害。

一、被劫持在二大隊的大連大法弟子張秀玲二○○二年五月被綁架來之後,一直堅修大法,這次被隊長王秀娟叫出囚室,邪惡採取車輪戰術晝夜不讓張秀娟睡覺,天天逼著軍蹲,不准洗漱,連吃飯都得蹲著吃。同時幾個猶大給張秀玲讀誹謗大法的書,逼著她聽,連續蹲了三天三夜,張秀玲還是不屈服。邪惡把她吊起來,用手銬銬在一個舉手夠得著的暖氣管子上,掛了兩天,張秀玲仍堅修大法,又倒著把雙腳銬上去,又吊了三天,還是動搖不了她對大法的正信。暴徒便採用更殘忍的辦法,惡警親自動手,用電棍電了兩天,當時張秀玲並未感到疼痛,可是手持電棍行惡的警察卻被電得直打趔趄,結果那個惡警帶著驚恐的表情離去了。這時站在旁邊協助犯罪的幾個邪悟者急眼了,發瘋似的撲向張秀玲,對她拳打腳踢,張秀玲被打得眼睛紫青,站不住。

二、遼寧省北寧市年近六旬的大法弟子杜洪芹(音)被綁架到馬三家後,一直對大法十分堅定。邪惡對她也是先採取軍蹲,杜洪芹堅決不配合。隊長王正麗(音)親自動手,將杜洪芹掛起來,一直掛了四十八小時,杜洪芹就是不屈服,邪惡怕出人命擔責任,便把手銬打開了,然後繼續採取晝夜不讓休息不准睡覺的方式迫害。杜洪芹進來時身體狀況良好,現被折磨得十分虛弱。

三、三大隊有一個家住瀋陽市區的大法弟子,名字叫文,姓不詳,是一位工程師,邪惡警察對她採用罰站,罰蹲,罰坐(腿雙盤,手腳心向上)等辦法來折磨她,但絲毫動搖不了她堅定修煉的心。邪惡便帶她到另一棟樓去,對她說:「你不堅持煉法輪功嗎?讓你抱輪,抱一天!結果她被逼抱了一天輪,最後整個身體都麻木了,是被人抬回囚室的。邪惡一看甚麼辦法都不奏效,只好放棄。可是到期釋放之後,又被當地610送回拘留所,因不屈服,後又被非法判處勞教,送到另外一個教養院繼續迫害。

四、錦州開發區大法弟子劉玉芝二○○一年被村長李寶奇夥同惡警劉堯(音)等人非法綁架到市第一看守所,十月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劉玉芝一直堅定大法,但身體狀況不好,在這次強行洗腦中,邪惡先是給她讀誹謗大法的材料,在她不接受的情況下,邪惡逼著她蹲著,晝夜不停,折騰兩天之後,為了達到讓她屈服的目的,採用捆綁的方法,讓她坐在地上雙盤,又把手和腳都綁上,繼續讓她聽邪悟者的謊言,幾個晝夜的折磨,她非常想睡覺,可只要她一閉上眼睛,幾個邪悟者就將她推醒,並大叫:「別睡覺,好好聽著!」其中兩個叛徒端來一盆冷水,劉玉芝一閉眼睛,它們就用涼水噴她,就這樣折騰了五個多小時才解開綁繩,然後再讓她蹲著,把劉玉芝折磨得骨瘦如柴。見她還不屈服,邪惡隊長張卓慧就用手銬將她掛起來,幾個小時後見她還不屈服,幾個邪悟者將她綁起來,放到廁所的牆角,兩個小時以後,她的腳由於不過血全都腫起來了。身體狀況一直不好的劉玉芝被折磨了十幾天。

二○○一年四月在劉玉芝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第一看守所期間,以她為生活依靠的老父親思女心切,痛不欲生,服毒而死,其愛人幾次前往當地派出所,請求讓劉玉芝見上老人一面,但錦州開發區天橋派出所片警張利(音)喪失人性,就是不答應。

錦州開發區天橋派出所電話:0416-3581196 惡警:張利,劉堯
錦州開發區人民政府電話:0416-3588200

五、錦州市女兒河紡織廠大法弟子王文君,九九年十月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判刑一年,二○○一年一月再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二○○一年一月十八日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她一直堅修大法,不為邪惡所動,這次強行洗腦期間,她因出現了嚴重的病態,被放回家中,但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在身體上對她進行了瘋狂地迫害,到家兩個月來一直處於嚴重的病業狀態之中,由於長期被非法關押(累計被關押三十四個月),學不到法,目前她時常出現主意識不強的狀態。望同修在每晚七點和八點齊發正念共同清除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身體的邪惡。

馬三家集中營惡警用滅絕人性的殘忍手段對這裏的三百名十分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了一個月的瘋狂迫害,使這裏的大法弟子度時如年,心裏特別痛苦和壓抑,一些被迫違心表態的大法弟子痛不欲生,有的又提出嚴正聲明,堅修大法,這樣的大法弟子又遭到更加邪惡的迫害。望大法弟子發正念堅決清除大陸所有關押大法弟子地方的惡人背後的邪惡,清除另外空間操縱惡徒的爛鬼,使大法弟子早日走出魔窟。

江犯及其爪牙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鐵證如山,罪責難逃,它們必將受到應有的懲罰!最後以師父的經文《網在收》共勉:

暴惡幾時狂
秋風已見涼
爛鬼心膽寒
末日看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