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尊的呵護下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31日】我是九九年二、三月份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進京上訪被半路截回後,每天看到、聽到的都是電視、報紙、收音機的污衊宣傳,曾經彷徨,常常打開師父的法像沉默良久,然後哭著問師父:「師父,這是真的嗎?」師父總是慈善微笑的看著我。後來遇到一位堅定的大法同修,切磋後我想起了師父的講法:「特別是在大氣候下,都說大法好,從社會上層到一般百姓都說好,有的政府也說好,大家也都跟著說好,那麼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隨和的呢?哪些嘴上說好,實質在破壞的呢?我們把常人社會的形勢改變一下,大氣候反過來的形勢下,看誰還說大法好,看誰的心態在變化,這一下子不就表現得淋漓盡致了嗎?」(《大曝光》),我終於堅定了修煉到底的信心。

在以後的正法修煉中有幾件親身經歷想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以便更好的助師正法,共同提高。望同修指正。

廣場證實法

2000年5月13日,是師尊傳法8週年紀念日。為了慶祝這個節日,一批大法弟子決定去火車站廣場集體煉功。在當時邪惡的環境下,我明白去就意味著開除公職,就意味著被抓、判刑。丈夫失業,一家人依靠我的工資過著貧窮的生活,父母年老多病,一旦被判能不能頂住別人的冷嘲熱諷、社會各方面的壓力,畢竟他們都不是修煉的人,各種人心不斷往外湧。這時師父的教誨在耳邊響起,我毅然決定去。第二天我按時來到火車站廣場,有許多大法弟子已等候在那裏。伴隨著和諧的煉功音樂,我們煉完一、三、四套功法,在煉第二套功法時,警察把我們圍起來,在外面圍了許多晨練的群眾,真是水泄不通。我只有一念「為了真理,為了正義願獻出我的一切」,沒有一絲害怕的感覺。當煉完功後,只聽警察們喊:「誰也不許動」。我心想:「我沒有違法,沒有犯罪,我就走!」我邁著堅毅的步伐走出了火車站廣場,沒有人阻擋。當時有許多同修被抓,後來有的被非法判刑。

化險為夷

2001年盛夏的一天正午,我和一同修去講清真象、救度眾生。我正在公路兩邊貼不乾膠時,突然從拖拉機上跳下一夥人,他們搶走了我的包,非要把我抬上拖拉機送派出所不可。我坐在地上,他們有拽胳膊的,有拽辮子的,有抬身子的。我心中只有一念:「我做的是最偉大的最神聖的事,你們誰也動不了我」。我不停地一遍又一遍地念師父賜予弟子們的正法口訣。果然他們誰也沒動了我,都撒開了手,我站起拔腿跑到棉花地裏,我仰望天空大聲喊:「師父啊!弟子遇難了,請幫助我。各個層次的護法神幫忙啊!」然後坐在地上盤腿發正念,鏟除這夥人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不一會他們說:「過來,給你包」。我睜眼一看他們每人拿了一張真象卡片在看呢!我說:「你們走,我就去拿包」。果然這夥人開著拖拉機走了,我也拿著包安全返回了家。

攜女救人

2002年5月3日,我的女兒降生於世,我也成了唯一照顧女兒的人,但我始終沒有忘記作為一名正法弟子肩負的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利用孩子白天睡覺的時間去搜集同學、朋友等各種人的地址發信,利用早晨、晚上丈夫在家的時間出去發真相資料、光盤和不乾膠,救度世人。我時刻牢記師父的教誨:「所以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偉大之所在。」等到孩子十個多月能坐穩自行車的小椅子的時候,我就開始帶著孩子利用節假日和週末歇班的時間帶上水和蛋糕去幾十里外的農村講真相。有時出發時天空晴朗,回來時大雨傾盆,孩子凍得臉發青,嘴唇發紫,全身發抖;有時特別炎熱,地裏沒有幹活的農民,孩子熱得滿身痱子。我推著孩子背著師父的講法:「我們就是能在艱苦的環境中救度眾生,把自己修煉出來;在這個修煉過程中不斷地使自己錘煉得越來越純清,越來越能夠達到更高的標準要求」(《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走向一群群的農民,向他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看到一個個生命了解了真相產生了正念而得救,我感覺非常欣慰。

有一次我們走到一家磚瓦廠邊,看到有許多外地民工,慈悲心油然而生,於是每人給了一份真相資料和光盤,正準備走,一位保安過來搶走了我的包說:「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吧!一個電話就把你們抓走。」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跟他要包。一會兒一個廠長過來說:「把包還給她讓她走吧。」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又一次脫了險。更可喜的是又有一些生命有救了。

現在我一如既往的用心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在面對面講真相、發光盤揭露邪惡、救度世人的過程中遇到過很多次的有驚無險的經歷。師父時刻都在看護著我們。同時我也體會到師父對所有眾生的慈悲。我只能用人的語言向師父道一聲:「師父好,師父辛苦了,我一定緊跟師父堅修到底。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完成我們肩負的歷史使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