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勞教所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1日】我於1997年5月喜得大法,通過學法修煉受益非淺。大法不僅淨化了我的身體,而且也解開了我人生中許多不解之迷。在得法之前,我患有風濕性關節炎、慢性腎炎和偏頭痛等病症,通過學法修煉我的病症全都不翼而飛。從此,我對大法更加堅信不移,尤其師父在《轉法輪》一書中講的那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更加深刻地理解「真善忍」這一宇宙特性,讓我在法中精進不止。

然而,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忌之心,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2000年7月,我毅然走上了進京上訪之路。在信訪辦門口被當地駐京辦的人員抓捕,後遣送回當地,被關押在看守所裏,於是,我向關在一起的犯人弘法,使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公安局惡警讓我寫保證書,我就不寫,反而寫了一個介紹法輪大法好的宣傳單和讚頌大法的詩。後來經過單位做保,罰款2000元後才放人。回家後,我又匯入正法洪流。

為了揭露江氏集團對眾生的毒害,我們採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真相。有一次,我們在一夜之間,將傳單撒遍了全縣城鄉的大街小巷,有力地震懾了邪惡。第二天,縣廣播電台作為一條新聞向全縣播報;還有一次,我們製作了大批條幅,在縣城的主要大街上懸掛,有四條寫有「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等大字的特大條幅懸掛在高達百米的電視塔頂端上,令邪惡震驚和膽寒。還有一次,我們將大小不等的條幅和小花繫上沙袋,懸掛在主要街道的樹和路燈上,恰好當天夜裏剛下了一場雪,第二天早上陽光一照,玉樹瓊花五彩繽紛,在微風的吹拂下,千百條彩帶在空中飛舞,宛如一道道靚麗的風景,令人嘆為觀止。邪惡們為了不讓更多的人看見,都手忙腳亂起來,整用了一上午的時間才摘完。還有一次,我借出差的機會了解到某地人們聽了江氏集團的邪惡謊言中毒很深,我就向他們講真相,使他們對大法有了了解。為了救度更多不明真相的人,使他們了解真相,我就帶了一編織袋資料,分幾次向該地及周邊農村發放。有一次,天氣特別寒冷,又刮著大風,我背上一大背包真相資料、光碟和磁帶,在鎮子裏發放,從晚上7點鐘到半夜12點多鐘才發完全鎮,當時已經很累了,一看背包還剩下一部份資料,於是我就向鄰近的一個大村走去,把資料全部發完回到住所時天已大亮,由於做了一夜,身上出了許多汗,棉襖早已凍硬,並結了一層厚厚的霜。儘管這樣,一想到經過這一夜的奔波,會有更多的人得救,我的心裏感到無比的欣慰。

但是後來,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做事心太重,並產生了顯示心和歡喜心,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有一次,我把真相資料和光碟直接發給了同事後被單位舉報,縣公安局的幾個惡警到單位來抓我。他們就一擁而上,大打出手,有的拽胳膊,有的扯頭髮,有的拿棍子打我,從屋裏打到屋外,當時將我的頭髮扯下一大縷,頭被打出了血,右眼睛被打得甚麼也看不見了,然後把我強行推上車,拉到公安局投進了看守所。20多天無人問津,也不讓家裏人見,就這樣非法判了我3年勞教,遣送到佳木斯勞教所。

到了勞教所,管教給我放污衊大法和師父的錄像,我不聽,就發正念抵制。有一次,我在班中背「論語」,管教進來制止,我不聽,繼續背誦,後來,其他大法弟子都背誦,管教就把我們三個人關禁閉扣在老虎凳上,一惡警打我們三個人的耳光長達兩個小時之久。農曆四月初八,我們集體煉功,被惡警發現,將我們都扣在床上,我們就向扣我們的警察弘法,講真相,感動了他,就把我們的扣子打開了。當時,也不知怎的,我們都落下了淚水。後來,我們每天早上一起床就開始發正念,管教發現了就把我們都扣在床上一扣就是一天,如果晚上再煉功、發正念,就扣一宿。有一次,我背經文,管教就把我關在一間兩側是廁所的一個又黑又潮濕的屋子裏,當時還是三伏天,由於地勢低,經常從兩側和地下滲入一些氣味非常難聞的髒水;他們將我兩手反扣在一張床上,由兩個刑事犯看著,不許我說話和睡覺。沒幾天我就開始拉痢疾,他們要給我打針、吃藥,我不同意,管教就找幾個坐班的刑事犯強行給我打針灌藥,經過一個多月的折磨,我瘦得皮包骨,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五十多斤下降到不足一百斤,整個人都脫相了,我的精神也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幾乎都要崩潰了。即使這樣,管教也沒放過我;他們指使幾個猶大乘機騷擾。逼我背叛師父和大法,讓我放棄修煉,我不屈服,他們就對我日夜圍攻,同時給我看猶大的錄像,同時向我灌輸猶大誣蔑師父和大法的文章,也沒有達到他們的目的。於是將我帶到女隊去轉化,由幾個猶大對我進行騷擾,向我散布邪惡的謊言,並斷章取義地誣陷師父和大法。由於個人意志不堅定,隨他們的去了,同時由於自己想早一點出去,不想再在這裏承受了,結果就違心地寫了「悔過書」,做了違背師父和大法的事。被提前釋放回家後,經過學習師父的新講法和與同修的切磋,從根本上認識到轉化是不對的,即刻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以前在勞教所一切有違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並決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在這期間,也經歷了許多心性的考驗,也暴露出了許多常人心;尤其是放不下面子心和怕心(怕曝光後被邪惡報復),所以,遲遲不想寫出來。當看到師父評註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之後,我認識到揭露當地邪惡已是當務之急,刻不容緩。於是我決定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將邪惡曝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