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勞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網2003年12月8日】大法弟子張曉更,女,30多歲。2002年11月1日勞教所強行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強迫寫「五書」,惡徒把張曉更背銬在勞教所二樓兩個多小時,造成兩手長期麻木,功能障礙。參與迫害者:張小丹、李秀錦

2003年5月7日,張曉更已經絕食13天,惡警洪偉用警棍打她兩個多小時,同時上背銬,逼迫其放棄絕食。第二天竟然說打她是為了她好。

2002年9月末,勞教所為了強迫大法弟子穿囚衣、幹活,兩個男幹警把張打了半小時,造成臀部大面積淤血,成黑色,用手一按像石頭一樣。那天早上,管教孫麗敏逼迫大法弟子張曉更與馬翠紅幹活,二人均說我們沒犯罪,不幹活。孫麗敏出去後,進來兩個男幹警像流氓一樣說:「幹不幹,快說!」看她們不幹,就對門外說:「拿傢伙來!」惡警孫麗敏拿來兩根警棍,兩個惡警便惡魔般地打起大法弟子來,直到把她們的雙手都打抽了也不停止,張曉更問惡警張小丹:「你們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下打人呀,我們沒犯法,活不幹。」張小丹竟然說:「這是法律」。就這樣,在惡警張小丹和孫麗敏的指使下,它們用棍棒毒打兩個手無寸鐵的女子,一群女惡警用穿著皮鞋的腳邊踢邊喊:「快幹!幹活就不打了!」兩個大法弟子被打得在床上躺了半個月。參與打人的男幹警有一個又高又胖,臉上有塊紅痣,好像姓郭,他打完人後,流氓一樣還用警棍撥弄張曉更的臉說:「還挺漂亮的,對我笑一下,不笑還打你。」

大法弟子姜淑芳,女,47歲,鶴崗市興山區,因修煉大法被綁架到佳木斯勞教所勞教二年。在勞教所裏,惡警們逼迫寫「五書」,姜淑芳不寫,惡徒們就把她強行按在地上,手高舉在頭的後面,反銬在床邊上。惡徒們還逼迫她寫「周寫實」、寫誹謗大法的所謂「作業」,她拒絕,就挨打受罵、上背銬或被反銬在床上,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肩膀像裂開一樣,直到失去知覺,最後雙臂像麵條一樣不聽使喚。就這樣,做早操時,惡警蔣佳男還逼迫她做操,做不了就打她的手腕子。

2003年11月末,省官員來勞教所檢查,指導員孫麗敏讓姜淑芳寫「週紀實」,她不寫,孫就拳打腳踢,用本夾子狠抽姜的臉,把臉打的青紫。

姜淑芳進勞教所以來,被反覆背銬了6次,打罵挨了無數。

直接參與的惡警有:中隊長洪偉、副中隊長蔣佳男、李秀錦、張豔、內勤侯麗、指導員孫麗敏

大法弟子郭鳳霞,2001年出車禍肝臟被切除三分之二,剛出院不久就被抓到勞教所非法判兩年勞教。因不寫決裂書被用刑,中隊長洪偉伙同刑事犯人、兩名男幹警五六個人拷打她,把她打得渾身是傷。之後又逼她寫「五書」,不寫就又用刑,她身上舊傷沒好又添新傷。一年多來,她受盡了人間地獄的折磨。後來,因她不寫誹謗大法的東西,又被逼坐小凳(漆包線轂轤),不讓動,坐了兩個多月,小凳上面的格子殺進肉裏,臀部血肉模糊。因為大手術剛過,再加上勞教所的摧殘,她身體虛弱,幹不了活,可是大隊長何強因為她抬不動線袋子、與其她兩個人抬一袋而大發雷霆,對她不管頭臉連踢帶打,打倒了她站起來,再打倒反覆多次,打得她渾身哆嗦,頭昏眼花,已經不能再幹活了,可是惡警隊長洪偉見她不能幹活就又來打她。這樣的事,在勞教所裏不知發生了多少次。

大法弟子魯秀芹,已經被佳木斯勞教所非法關押一年半了。2002年11月1日勞教所強行對大法弟子洗腦,魯被戴背銬、手銬吊銬折磨。2003年2月(陰曆正月十幾),勞教所對堅定的大法弟子下毒手,分批戴手銬吊銬強行折磨,為了能讓大法弟子寫「五書」,暴徒們使盡了招數。以八中隊隊長洪偉為主謀帶領幾個猶大對40多位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對她們的精神和肉體進行極大的摧殘。一天,惡警隊長張豔把魯叫到了教室,到了教室惡警洪偉二話不說就打了她一個耳光,然後李秀錦把大衣脫下來,露出兇像,手裏掂著手銬子說:「你還在搞串聯,商量甚麼不承認強行轉化,你是不是要寫聲明?」魯秀芹說:「既然這樣,那我就聲明!」惡徒們把魯吊銬在暖氣管上達兩小時之久,當時,她已經昏迷,惡徒打開銬子讓她寫保證時,她已經不能說話,手也不好使了。這時,大隊長張小丹領一名男幹警拽著手銬把魯拖出好幾米,手銬都勒進了肉裏。惡警們寫了一份保證書,按著魯的手簽了名。

大法弟子李鳳蘭,因為不讀誹謗大法的文章,被惡警用警棍毒打,造成大腿青紫,不敢走路。2002年9月,因為李不穿囚服,被惡警穆振娟打了數個耳光,並用拳頭打她的眼眶,打得李鳳蘭眼冒金星,眼睛青紫,頭昏好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