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佳木斯勞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4日】黑龍江省佳木斯勞動教養所,自非法關押大法弟子以來,採用各種方法對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摧殘。現已知被打死1人,逼迫致死2人,被迫害後抬回家死了8人,共計迫害致死11人。多人被打傷致殘,所有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均遭受迫害。

它們的迫害方法是:
1、強制灌輸謊言;
2、罰坐小凳(電機漆包線塑料轂轤),坐鐵椅子(老虎凳)。
3、白天不准閉眼睛,不准盤腿,坐著把腿分開。
4、對大法弟子辦班,晚間不許睡覺。
5、利用刑事犯看管毆打大法學員,十冬臘月開窗冷凍;
6、電棍擊,銬在鋼絲釘頭上,不准上廁所;
7、強迫超時間勞動;
8、強行灌食;
9、蹲小號、超期關押。

鏡頭一:
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每天早5點至晚9點坐小凳,被強行灌輸惡警們自己製造的謊言,如有說話、閉眼睛等則被視為違反監規所紀。灌輸謊言時不准上廁所。

惠月新,23歲,從小就是先天腦癱,生活難以自理,腿和手都不好使,因為閉眼睛休息,就被強行拉出去隔離,被惡警李玉芳、張義毒打,用腳往頭上踹,往頭上踢,打累後指使刑事犯王洪偉、王河、於海洋等4、5個人對惠月新又是一陣毒打,直打的不省人事,休克後方住手,醒來後又銬上往小凳上抬,4、5個人按著不准動,因惠月新從小就一條腿不好使,根本就坐不了小凳,惡警一看真坐不了,那也不放過,用幾個人抬著,銬在老虎凳上直到不省人事才罷休,惠月新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臥床三個月之久。

李井峰,就說了一句「到了壞人逃的時候了」,被刑事犯杜鳳軍聽到報告給刁玉坤,中隊長楊建濤指使杜把李井峰雙手背銬在床頭上坐小凳,11天不許睡覺,閉眼就打,把李井峰迫害的全身浮腫,心臟病復發,休克過去,後經醫生搶救才把他放到床上,惡警王凱見李井峰老是昏迷就說是裝的,把開水灌到瓶子裏燙李井峰的手背,把李井峰的手燙出一個大水泡,見李井峰還不醒過來,就用打火機輪按李井峰的人中穴,李才醒過來。李問王凱我手上的泡是怎麼弄的,王凱卻說:「這是救死扶傷」。李說:「你們為甚麼不去找醫生,有你這樣幹的嗎?」後李把這件事反映給劉紅光,劉也沒做處理,後李井峰多次遭迫害,要求去市醫院檢查身體,遭到拒絕。

鏡頭二:
被隔離的大法弟子被罰坐小凳,小凳為電機漆包線轂轤,上下面均有條塊狀凹凸面,夏天穿單衣褲時間長了把褲子都殺到肉裏,坐上去就不准動,有4名刑事犯24小時輪班看守,全身置於兩塊地板磚內,不准動,雙手背銬在地面的暖氣回水管或床腿上,不許閉眼睛,不許睡覺,長時間坐在上面不動,皮膚冒油,淌血水,皮裏的肉被硌爛了,像刀割一樣。坐不了,惡警們就指使刑事犯4、5個抬起往上放,摁著不准動。要不配合就是一陣拳打腳踢,手腳浮腫,雙手無法拿食物,劉紅光看到後說:「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鏡頭三:惡警劉紅光(大隊長)、楊建清(中隊長)、郭剛、刁玉坤、李玉芳、張義軍、王凱利用給刑事犯減刑期為誘餌,指使刑事犯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銬在地上或老虎凳上拳腳猛擊,戴上拳擊套子,拽頭往牆上撞,用腳後跟往身上磕,往嘴裏塞抹布、襪子、灌尿、用床板打、撓腳心,不許睡覺,用煙頭燒耳朵眼,勞教所的政策是:「教育感化、感化不了就強化(迫害),強化不了就火化,刑事犯在惡警的指使下更是肆無忌憚,對大法弟子瘋狂迫害。在挑小豆期間,強迫超時勞動,中午不准休息,強制工作時間從早上4點一直到晚上11、12點鐘,白天挑豆不許閉眼睛。

李吉昌,60歲。因長期挑小豆疲勞,閉眼睛休息了一會,被視為違紀,銬在老虎凳上5天5夜,不許閉眼睡覺,剛一閉眼看守們就用電棍電,最後導致一病不起,至今生活自理都有困難。

邵殿印、齊雙元、商錫平、魏進強因要見所領導反映情況,被大隊長劉紅光說成違反所紀,強行蹲小號,商錫平堅持見所領導,不配合戴手銬,被7、8個惡警摁倒在地上用腳踹,強銬了5天5夜不許睡覺,邵殿印因不配合戴銬子,被4、5個拉出銬在老虎凳上。劉紅光、李玉芳、張振華指使刑犯梁全貴、杜紅軍等4人讓邵清醒,毒打時嘴用膠布封上,叫喊不出聲來,造成邵胸骨骨折,生活不能自理。就這樣還被關押在裏面。齊雙元不配合邪惡,被4、5個人銬到板凳上,因迫害造成了高血壓、心臟病。劉紅光、郭剛就準備藥,每天強行灌藥,惡警李玉芳揚言:「有甚麼病?我看就是短收拾。」5天5夜不讓睡覺。楊建濤告訴刑犯邱洪濱:「你要讓他睡覺,我就處理你。」魏進強因到期應該放人,跟大隊反映,結果被強行銬上,超期7天才放人。

鏡頭四:十六大前夕,佳勞教所對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輪的強行轉化,整個教育隊籠罩在陰森的邪惡恐怖中,他們採取的方法是逐人進行強化(迫害)。每天走廊裏充滿了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電棍電擊聲,大法弟子「於雷」被惡警指使杜鳳軍(刑犯)、王洪偉(刑犯)用電棍電兩個多小時又繼續毆打,坐小凳、背銬。一個多月後再看他,臉、腮還傷痕累累。根據刑事犯反映,一次惡警們迫害大法弟子時把18歲的王強(刑犯)當場嚇成精神病,見人就跑,可見他們的手段多麼的歹毒。

大法弟子於盼友因不配合、抵制迫害,被惡警強行銬到死人床上灌食22天,屁股的肉和褲子粘到一起。曾多次遭到毆打,錢物被刑犯勒索。

候志強因不配合邪惡被刑犯於海洋踢折肋骨,仍被銬到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多次被刑犯王洪偉銬鎖毆打,大隊不但不管還給這些刑犯減刑。

程學善63歲,同江人,隋天龍,撫遠人。沒有任何手續被關押在勞教所6個多月,多次反映情況卻無人管理。由於長期的迫害身體十分不好,吃不下飯,吃了就吐,惡警說他絕食,不讓他睡覺,關進小號,正是冬天雙手銬在地環上,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週,致使程學善尿血,雙手被銬失去知覺生活不能自理。隋天龍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關押了8個多月,最後6天不能進食才被放回家。

郭玉珠,因向大隊長反映情況,被劉說成是和他叫號,指使(副中隊長)郭剛對其強行轉化,坐小凳、老虎凳60天,灌食29天,銬死人床20多天。劉洪光告訴郭玉珠「我不信我制不了你,不轉化,剩一口氣給抬回家」。曾多次遭刑事犯毒打。

對大法弟子進行恐嚇,加期、毆打、隔離。惡警為了不讓大法弟子喊叫就用不粘膠把嘴粘上,無限期的關押,罰坐小凳,從早3點到午夜12點,不許睡覺,不許洗漱、上廁所,不許動,最長時間罰坐3個多月。被隔離的大法學員十冬臘月坐鐵椅子,身上只穿著單薄的衣褲,窗戶開著,稍有睏意就澆涼水。

對不配合邪惡、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強行插管灌食,管子在體內來回抽動。有一頓飯不吃就算絕食,邪惡還聲稱是在救人,4、5個人按倒就插,看到大法弟子被折磨的痛苦樣,它們竟狂笑,人性全無。

鏡頭五。大法弟子張長明,男50歲,99年12月被非法勞教。於2000年11月逃出勞教所。2001年11月又被邪惡抓回,2003年4月20日被迫害精神失常。惡徒不但不讓他保外就醫還指使刑犯下死手打張長明,用床板砸、拳腳相加,捆綁20多天,兩次扔入小號,銬在地環上,坐冰冷的水泥地,不給飯吃(過年也在小號裏銬著,年三十的飯給倒在地上,讓他撿著吃)還經常毆打他,用煙頭燙腳心,致使他全身浮腫,大腦充血(有高血壓、心臟病史)僅20多天張長明被迫害致死。

賈永發,男37歲。99年11月3日被非法教養一年,到期後不放人,造成賈永發逃跑又被抓回加期一年(省勞教局加期9個月,所裏自行加了3個月)賈永發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遭強行灌食至引流管入肺管內,被抬回家當日死亡。

鄭立彬,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非法關押兩年,4月17日期滿釋放。佳木斯向陽派出所所長以辦理手續為名將其騙到佳木斯勞教所,所管理科科長徐恆基沒有任何手續將他扣留。劉洪光把他關在轉化隊小號裏,由兩名犯人看著,手被銬到床上3個多月。期間鄭立彬絕食抗議多次找住所檢察官王洪明要求提起公訴,王根本不理會,要鄭出去起訴。由於長期的銬鎖使鄭立彬的脊柱變形,於8月7日釋放,他的東西被惡警和刑犯於海洋、邱紅賓瓜分。

鏡頭六:迫害大法弟子秦正勇時把他銬在老虎凳上4、5個犯人輪班毆打,電棍電擊、腳踢,用鞋跟猛磕大腿。秦被打得體無完膚,躺了一個多月,生活不能自理。

劉延長,多次被刑犯王洪偉、杜紅軍、於海洋、梁金貴、李文波毆打迫害。不許睡覺、上廁所,坐小凳必須坐直。經常昏迷不醒,眼睛看不清東西,頭部被小凳打傷,致使昏倒多次,惡警們竟視而不見。

佳木斯勞教所各隊、班、小號都有嚴密的電子監控設施,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監視下,刑犯毆打大法弟子他們不但視而不見還明著指使、暗中縱容。每個月還給打人的刑犯減刑。每個轉化班都有兩個刑犯看著,大法弟子不許互相說話接觸,封閉所有消息,沒轉化的一律不准親人接見。很多的迫害手段、方法及各種奴役勞動都是大隊長劉紅光安排。每當市、省領導來檢查,它就放回銬押的大法弟子,解散勞動,進行學習,不許接觸檢查人員,欺上瞞下。電視台來採訪,事先安排幾個已轉化的人背詞。堅強不屈的大法學員不許和外界接觸,不准打電話、書信來往、看電視、見親人,外面無法知道裏頭的情況。劉紅光殘暴專橫,對不符合他邪惡思想的幹警就調離,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殘忍的就提拔重用,郭剛、楊春龍(大隊副職)、刁玉坤、張義軍都是它提拔重用的打手。對於刑犯向大法弟子走漏消息的就懲罰加期蹲小號,而打人行兇的就特殊減期。(誰強行轉化一個大法弟子減期一個月)。在劉紅光、刁玉坤、張義軍、李玉芳、王凱等惡人的縱容指使下,刑犯大膽妄為,抬手就打人。這些惡人完全違背了人善之本性,泯滅了做人的良知,人民警察殘害人民的手段竟全是流氓的行徑,完全都是違法的,極其邪惡的,它們到底打傷、打死多少大法弟子,因消息封鎖,情況無法詳知。希望了解迫害內情的同修、知情人士能把所知的迫害案例寫出來,將其公開,揭露邪惡就是在抑制邪惡,減少他們對人類、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