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畫面:上訪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9日】1999年7月19日,佳木斯直達北京的393次列車上,我因找座位而走過了幾節車廂,居然都看到了有點面熟的法輪功功友,只是幾乎都不知道名字而已。車開了,人們聊著天,似乎和任何一次乘車旅行沒有任何區別。

過了不長的一段時間,聽臨座的一個功友說,一個男孩在車上看《轉法輪》書被帶走了。後知道的母親隨後去找兒子,一段時間後,他母親回來取東西說乘警不讓他兒子回來,就急忙去陪兒子了,之後就再也沒回來。後來聽說被強令在某站下車了。

哈爾濱車站到了,到站的人都下車了,停了好長的一段時間,車上的人都等的不耐煩。這時,突然跑來一隊隊的警察,轉眼間,我所在的車廂也已上來了人並立即封住兩頭,再有幾人竄到某座位對乘客說甚麼,較遠聽不清。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一名警察就停到我座位這兒,對著靠窗的一對男女乘客喝令收拾東西下車。我當時以為警察在抓壞人,卻看到那位男乘客平靜的收拾東西並對我說:「別怕,沒事!」就隨著下車了。一路上,我們未曾說過話,但在如此緊張的形勢下,他的坦然好像在說,他沒做過甚麼違法的事、虧心的事。突然的變故,驚魂未定兀自納悶時,一個認識的功友過來簡短的告訴我,各車廂都在抓人,好像單抓法輪功學員,我們車廂的一個同修阿姨也抓下去了。「甚麼?!」我非常吃驚,果然阿姨不在車上。這麼快,我都沒看見,再扭頭往車下看,一個個曾經見過的、不曾見過的、認識的、不認識的功友,在我那小小的車窗前接連走過,面色冷靜、自若、無畏。有的還未看清長相就浮現出另一個功友的面容,好多並排走的功友在那個凝固的時刻裏僅僅給我留下了一個個重疊的身影。不知道他們要被驅趕到哪裏?

我不清楚車上一共有多少功友,也不清楚最終攔截下去多少人,但我看到我們對坐六人的座位只剩下兩人,無言對坐,但心裏沸騰著,百感交集。我要了身邊最後一個下車功友的直達北京的車票,決定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到達北京表達法輪功學員的心願。

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上訪,為了有足夠的時間來肆意抓捕扣押法輪功學員,他們竟然劫持進京火車長達兩個小時左右,平生未聞,可悲可嘆。

火車終於抵達北京站,人被分流,盤查攔截法輪功學員。我,終於出來了。等了一會兒,看看還能碰在一起幾個人。一看,有一位懷孕七八個月的孕婦,一個帶著兩個小孩的瘦小中年阿姨(其中一個孩子的媽媽已被押下車),餘下幾個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車站附近氣氛緊張,我們一行人快速離開,開始走上了為大法討公道的上訪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