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市大法弟子99年720護法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6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正是邪惡鋪天蓋地迫害大法剛開始的時候,當天我們在公園裏煉完功後得知,全國及瀋陽市的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在七月十九日凌晨左右均相繼被警察抓走了。不同年齡、不同崗位的學員請過假後,相繼到有關部門上訪,說明情況。當時上訪的學員分成兩大部份,一部份到遼寧省委上訪,一部份到省信訪辦上訪。當大家到達後,發現這些部門的周圍都布滿了大量的警力,氣氛異常。但是我們是來向領導反映情況的,大家沒有在壓力面前退卻。信訪辦樓前是一條小馬路,當時路的兩側都站滿了學員。大約在上午九點鐘的時候,就看見警察臨時調集多輛大客車,警車封鎖其它路口,大客車順著小馬路緩行,走走停停,警察連打帶拽,不斷地把學員推上車。有位中年女學員不上車,警察把她的衣服和皮包都拽變形了,最後四個警察把她抬上車。這時有位老年學員高聲喊道:「大法弟子怕甚麼,走!我們上車,有甚麼了不起的。」這樣一下子上去了好多學員,這輛車當時就滿了(後來悟到應該抵制邪惡)。警察告訴司機「關門,開走」。由於小馬路上人很多,大客車走走停停。這時煉功點的輔導員(是個小伙子),張開雙臂攔住大客車,不讓汽車把同修拉走,警察就連踢帶打,把他弄到路邊,讓車開過去。警車開道,車隊走過小馬路上了大道,這時同修中的一位大姨,顯得有些激動,向窗外不停地喊著:「我們是好人,煉法輪功沒有罪。」

汽車從省委門前路過,在省委門前等候上訪的同修也都看到了車裏的同修透過玻璃窗向外面喊著甚麼,大家心中的疑團更大了。

大客車一直開到瀋陽市體育場。當時體育場裏被抓來的上訪學員有幾千人。離我最近的是鐵西區的學員,大家坐得很整齊,有的學員學法看書。其它區的學員有的背「論語」,有的背《洪吟》。學員們分別不時地向在場的警察反映著情況。警察逐個登記著學員的姓名、單位、地址、電話(為他們以後加重迫害收集線索),到了晚上,各區的警察把各區的學員帶開,又用汽車把學員拉到荒郊野外,扔在那兒不管了,很多學員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鐘了。

次日,學員繼續上訪。

刺耳的警笛聲響了一夜,大家也都一夜未眠,看時間還早,反正也睡不著,那就早點走吧。穿上自己喜愛的衣服;叮囑孩子一番;和家人道別;懷著沉重的心情,走入夜幕中。

大街小巷到處是警察:有的盤查行人,有的截來往過路的車輛,警車還尾隨學員到家門口,不讓學員進家,送上警車。

遼寧省政府門前警察封鎖了路口,警察把上訪學員全部強行帶到事前準備好的大客車裏,裝滿一輛,駛離上訪現場一輛,他們強行把學員拉到了皇姑區體育場,逐個登記著學員的姓名、單位、地址、電話,然後讓大家集中一側,學員們席地打坐,看隨身帶的大法書,或是相互交流。

後來才知道,這裏被抓來的大部份是外地學員,能記得的有錦州、錦西、黑山、撫順縣等地區來的。他們風塵僕僕的坐夜車趕到省城上訪,有的在火車站,有的還沒到目的地,就被抓來了。這時客車不斷送來新抓的同修,大家雖不相識,但都鼓掌或合十,互相鼓勵。

這時外地的學員開始齊聲背法。當時師父的《洪吟》發表不久,他們也能背下來。警察開始在同修中抓負責人,因為大家齊聲背法的時候,要有人起頭,被抓人周圍的同修都站了起來,胳膊挽在一起,警察就連打帶抓,大家齊聲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許警察打人」。但是警察們不理這些,把抓出來的同修推上警車帶走。

這時天漸漸地亮了,看清了還有幾個相識的本地同修,大家就坐在了一起。這時太陽露出了曙光,光芒中無數的小法輪徐徐從天而降,大家不約而同的小聲叫著「法輪,法輪」。過了一會兒一位外地同修(是個小姑娘)站起來,手捧著寶書,開始讀《轉法輪》。一些同修流下了眼淚。

七點多鐘的時候,鐵欄杆外面的大法弟子開始給裏面的同修送食物,有饅頭、煮雞蛋、鹹菜。警察進行阻攔。外地的同修也帶了食物讓大家吃。小姑娘又拿著塑料袋收大家手裏的廢棄物,地面上很乾淨,秩序井然。

八點鐘過後,警察越來越多,這時開始叫各地同修上大客車,一個地區一台車往外拉人,場上的同修漸漸地少了。看看時間已經九點多鐘了,大家還要上班,我們幾個本地的同修決定一起往外走。一個男警察吼叫著:「你們幹甚麼?」我們說:「回家」。「不行」,他說。我們中的一位同修說:「不用你們車送,我們自己走不是更好嗎?」也許是看到我們中間有白髮老太太,還有小孩,一個女警察說:「走把,走吧,讓他們走吧。」又轉過身來對我們說:「以後不要再來了(指上訪)。」這樣我們走出皇姑區體育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