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證的歷史畫面:2001年元旦在天安門廣場拉橫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3日】我從福州坐火車於2000年12月31日晚上10點到達北京,第二天一大早,即2001年元旦早上約6點,十八位福建同修起床後吃了方便麵,便從京郊住處走路去趕公共汽車。那時天還很黑,路上到處是厚厚的積雪,一不小心就滑倒了。後來又轉地鐵來到了天安門廣場,已經快九點了,天氣很好。廣場上已是人山人海,警察、便衣特別多,全國各地的同修也很多,此起彼伏不斷地有人拉橫幅、喊「法輪大法好!」等口號。警察、便衣便惡狼似的撲過去,警棍、拳腳齊下,很快同修們就被抓到警車上送走了。我們按事先安排好的分組,找到自己的搭檔,儘量裝扮成夫妻遊客,從廣場南側繞到西側,最後直奔廣場中心位置──國旗旗桿下。帶頭的是一男一女兩位很堅定的同修,十幾天前他們一批二十幾個人來拉過橫幅,被送到看守所後他們不報姓名、住址,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受盡了折磨,後來警察拿他們沒辦法,只好放了他們。我們帶的橫幅有十五、六米長,寬約一米,紅布黃字寫著「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橫幅藏在帶頭的女同修懷裏,她看上去就像一位孕婦。

到了選定的地點,帶頭的同修非常快地掏出橫幅往兩邊甩開,我們便按事先約定好的位置拉著橫幅。有兩位四、五十歲的女同修拿著真象傳單同時在兩邊撒,吸引走警察和便衣。我們非常成功地把大橫幅全部展開,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我們拉開橫幅約兩分鐘,才有警察反應過來,他們十幾個人便圍了過來,還有一大群遊客也圍了過來,其中有不少是外地同修。警察開始搶橫幅、打人,外地的同修也加入到我們的行列拉橫幅,最後拉橫幅的有四十多人。由於人太多,有的同修抓不到橫幅,就跟著只喊口號。圍觀的人群水泄不通,有兩、三部照相機偷偷地在拍照。我身邊的一位同修被警棍打得頭破血流,另一位老年女同修被打倒在地上,手裏還攥著橫幅,不停地高喊「法輪大法好!」,一位惡警凶殘地用皮警靴踩她的脖頸。由於人太多,我被圍困在中間,警察搆不著我。我緊緊地攥著橫幅,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心裏只想與橫幅同在,其它甚麼念頭都沒有。直到後來,前面的警察扯著橫幅,後面的警察連推帶打地把我們拖進一輛依維柯警車裏,整個拉橫幅的過程持續了有十五、六分鐘。

進了警車,有一惡警用警棍猛打一位同修,我伸過身子去擋:「你憑甚麼打人!」結果警棍「砰」地打到了我頭上,血湧了出來,警察轉身關上車門溜下去了。警車把我們送到天安門派出所,派出所大院裏已經站滿了好幾百位全國各地去的同修,男女分成兩組,一大班武警官兵看著,同修們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等口號,有的從口袋裏、隨身布兜裏掏出沒被搜走的小橫幅打起來,有的高聲背《洪吟》,有的和警察講真象。整個上午,不斷地有同修從廣場被送過來,然後再一批批地被送到北京和附近省市的派出所、看守所。警察在大院裏當眾群毆帶頭喊口號的同修,我身邊的一位同修被打得趴在地上動不了,四、五個警察就拖著他上警車,有一個警察惡狠狠地吼:「要好好治治他!」我不管這些,只顧喊口號,有一個警察指著我吼:「你再喊!」我盯著他,心想:「不就一死嘛。」我當時頭部還在不停地流血,臉部、脖頸、衣服上都沾了不少血,模樣可能有點嚇人。所有的同修都盯著他,另一警察說:「不管他。」他們就去忙別的了。大約到了十一點鐘,我被送到東城區的一個派出所,派出所警察看到我流了那麼多血,把我送到醫院包紮後放了。

我回到同修住處,接待的同修聽了拉橫幅的整個過程後激動不已:「拉得太成功了!太不可思議了!」後來聽在家的同修說,他們在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節目中看到了我們拉橫幅的悲壯場面,很受鼓舞。再想到同去拉橫幅的同修後來都受到警察的殘酷折磨,我聽後熱淚盈眶。是啊,這是我們大法弟子用生命捍衛真理的無數浪花中的一朵,我將萬分珍惜並引以為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