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勞教所遭受的折磨

【明慧網2003年12月14日】2003年7月19日,我踏上了進京證實法的列車。7﹒20那天,在天安門廣場上面對眾多遊客我喊了:「法輪大法好」!不多時,從我的斜對面過來一年輕人,他用敵意的眼斜視我,我知道他可能聽到了我的喊聲,我迎著他走過去講真象,告訴他法輪大法的美好與江氏集團造假案的真實情況,後來他舉報了我。於是我被查問身份證,以從我的包裏搜出的明慧網資料為名抓捕了我。我被帶到天安門分局。其中一個房間裏有位先我而到的大叔(大法弟子)正在給警察講真象。而那警察看我剛來竟騙我說他不是工作人員,有甚麼事可以跟他講,他可以保密。(晚上就是他看管的我們)我沒有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只是給他們講真象。其中一警察高興的說:這月任務可完成了。我才知道他們抓捕法輪功學員是有指標的,完不成指標還不行。夜裏,我背著包小心翼翼的從熟睡的警察身邊跑了出來,由於沒有及時走脫,被從後面追趕來的警察抓了起來。他掏出備好的手銬死死地銬住我,我不停地喊著:「法輪大法好」!這時圍過來一群人紛紛譴責他的不法行為,要求他釋放我,而惡警卻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威脅他們不要自找麻煩。由於惡警的威脅,他們敢怒不敢言。我又被他們抓回天安門分局,因我一直流離失所在外,我的身份被很快查了出來。

21日清晨,我們當地鎮政府豢養的打手劉X一見到我就破口大罵,當眾揪著我的頭髮把我從椅子上拖了下來,一直拖到門外他們備好的車上。我被他們拉到駐京辦事處,劉X還是揪著我的頭髮,並且手不斷的兇狠的抽打我,我的面部及頭部被打得抽搐不停。劉X及兩名政府人員把我從車裏一直拖到電梯口,其中一女工作人員勸他不要這樣,他卻置之不理。進了房間,他們把我摔在地上。在拖拉過程中我的雙手一直被他們反銬著。在房間裏我不停地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又遭到劉的暴打,直到他接了一個電話(一個譴責他的電話),行為才有所收斂。劉不停的說著低級下流的污言穢語。天黑時,他們準備送我去火車站。我的叫喊聲又遭到劉X不停的耳光抽打與拳擊。他伸進車窗的手重重的擊打在我的頭部、面頰上,致使頭部麻木、嘴眼歪斜。

後來將我關在本地派出所。沒過多長時間,他們沒有通知我的家人,以所長陳××為首將我送往淄博王村第二女子勞教所。體檢證明,我的心臟、腎、腸胃不正常。山東省建八三醫院接受了我們當地政府的賄賂(派出所和鎮610主任交給勞教所5000元錢),違心的收下了我。我被拉去強行灌食,後帶著胃管分在第四大隊。大隊長王慧英、隊長王華把我強行抬進辦公室 ,第二天我被送進嚴管室。大隊長王慧英聲稱:「這是嚴管室第一次開張」,我的兩手被長期銬在鐵床的兩頭成一字形拉直展開,手銬深深地嵌入肉內(出來近一月時間傷口才癒合)。有6名猶大輪班看管我。開始一個月時他們抬上抬下,(白天從床上抬下來晚上再抬上去)還勉強讓我睡覺。時間一長他們看對我來軟的不行,就不讓我上床睡覺,直到最後我身體面臨生命危險時才讓我重新睡在鐵床上,鐵床上僅有兩塊薄薄的塑料泡沫。在勞教所80天的時間裏,他們每3-4天拉我去醫院強行灌食、換胃管一次。,我的頭髮經常被護衛王學東撒野似地揪得喘不上氣來。一次灌食時,我踢翻了他們攪好的奶粉,護士長趙玉芬上來就給我一耳光,我質問她為甚麼打人,她卻當著那麼多的人不承認,反而叫囂:「再不老實叫剛來的護士給你灌,莫說你,再強硬的人到這裏我們也對付得了。」醫院的王主任每次給我檢查身體總是違心的說:「沒事,繼續灌。」 而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 護士長毛寧(音譯)有一次給我換胃管時,由於我抵制及身體的狀態反應,致使她反覆插了十幾次都沒得逞 ,而大隊長王慧英不顧我的生命安危要求毛寧繼續給我插。毛寧氣急敗壞地故意拿著胃管反覆在我鼻孔裏亂插。我被折磨得上氣不接下氣,憋得難受,痛苦不堪。對於勞教所的灌食,他們常常在人民群眾中鼓吹粉飾成是對法輪功學員的「關愛挽救」,事實恰恰相反,灌食正是笑裏藏刀的卑鄙手段,上百的大法弟子就是在他們的這種毒招下給活活灌死的。

在勞教所裏,我除了每天背法、發正念外,就是喊「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大隊長王慧英及其它大隊長和猶大們就用寬膠帶把我的嘴封住,怕我喊出聲。其中原六大隊副隊長孫華故意把她的工作證翻過去,怕我看見。我質問他們的野蠻行為不怕曝光讓世人知道嗎?他們對我不再那麼邪惡。每次灌食時,他們用準備好的毛巾堵我的嘴, 說:只要出了勞教所的大門你愛怎麼喊就怎麼喊。 王慧英大隊長說:「插胃管灌食看你還能挺多長時間,我們勞教所有的是人,走了一批又來一批,看誰能治過誰。 」

 10月的淄博連雨降溫, 剛從五大隊來四大隊的隊長張桂英以室內通風為名故意讓猶大們打開窗戶凍我,我蓋的一床破被子也被她命令猶大撤去,床上的我只穿單薄的衣服,床上鋪的是塑料泡沫 ,而她們身上已裹上厚厚的棉衣還一個勁的喊冷。 每天我都得面對三次他們的野蠻灌食,兩腿經常被隊長王華用約束帶捆綁住,使身體成大字形。三名猶大有時騎在我的身上使勁掐住我的頭部,為防止我喊就用兩條毛巾堵住我的嘴。一次灌食時,由於我抵制,鄒(音譯)隊長就用腿猛烈頂住我的膝蓋,使我痛苦不堪。由於管子不給拔出,胃液不停從嘴裏翻倒出來,她們乾脆給我脖子上套一塑料袋。猶大們為了拿我開心,就把給我擦胃液用過的衛生紙從地上撿起來塞到我脖子上的塑料袋裏。在最後近一個月時間,為了不讓我再喊,怕影響不好,猶大宋穎受大隊長王慧英的指使用幾條毛巾擰成麻花,使勁擠壓我的嘴,嘴常常被它擠破起了血泡。我質問宋誰給她的權力這樣肆無忌憚的虐待我,她說:「大隊長說了,先治你這個喊的毛病。」我的抵制恨得她咬牙切齒,並妒忌得對我狂罵,她還經常歪曲、辱罵師父與大法,並極力阿諛逢迎惡警,以求得惡人的骯髒施捨。猶大焦豔玲與宋穎巴結一起為虎作倀,時刻站在床邊拿毛巾堵我的嘴。

10月9日那天,副大隊長孫華走進嚴管室, 假惺惺的給我打開手銬說是讓我舒服一下。由於胳膊長期成一字形銬在床頭上 ,已變形不能彎曲,手銬已嵌入手腕,但我還是強忍著疼痛拔出了胃管 。 旁邊的猶大想向前制止被孫華攔住。 而在這之前, 每次趁猶大們不注意我拔管時,她們總是受到惡警隊長的訓斥及回去寫檢查 。我明白了孫華的用意是想推卸責任,企圖讓我生命儘早出現點意外,完了這塊心事。拔完胃管我的手又被她銬了起來。10月12日那天,我的身體極度的虛弱,心律紊亂,生命垂危。 由於長期換管灌食,胃已插壞。 她們把我送進了省建八三醫院輸液吸氧。13日晚,奄奄一息的我被當地派出所及家人接回了家。出院的時候, 我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我回家以後當地政府及「610」不法人員還是不放過我,判我「所外執行」。每月要到政府彙報情況,外出時要提前打招呼,每天早晚有5名惡警守候在我家門前掌握我的「活動情況」。

王村第二女子勞教所惡人榜:

所長─王所長(女)
四大隊─大隊長 :王慧英 副大隊長:孫華 隊長:楊金紅 范乃鳳 閆希珍 王華 王英姿 張桂英 閆燕(音譯) 柳青 隊長吳某
管理科─趙科長 肖科長
伙房班─孫隊長 鄒隊長(音譯) 沙隊長
護衛─王學東
勞教所獄醫─薛醫生 馬醫生 林醫生

猶大惡人榜:
宋穎:原籍臨沂,現住黃島區,此人表現特別邪惡,甘心充當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幫兇。丈夫家住萊陽,是青島澳柯瑪一名律師。
姜海燕:濰坊昌邑人,此人表現特別邪惡。她在勞教期間經常恣意歪曲、辱罵師父與大法。並時常與宋穎撰寫破壞大法的文章在勞教所播放。它把和丈夫的離婚和自己的得失,全部怨恨在法輪功身上,經常憤憤不平把憤怒髮洩在別人身上 。
孫秀蘭:已解教,淄博博山地區一退休工人,為討好惡人,得到信任與賞識,與青島市北區鄭州路的猶大於貴雲經常編唱辱罵、誹謗大法的歌曲。邪惡至極。
焦豔玲:家住高密。是猶大宋穎的左膀右臂,甘心充當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的幫兇。極盡阿諛逢迎以求得自己的安逸。
王美容:家住龍口。為討好大隊長王慧英的賞識,恣意歪曲師父與大法。
姜淑豔:家住龍口。已走上錯路,因有時還表現出一點善心,經常遭到王慧英的指責。一次姜淑豔背後訴說自己自從進了勞教所人蒼老了許多,頭髮也白了,不巧被值班隊長聽到了,又招來指責。
張瑞英:家住平度。
閆琴:家住棲霞。
淄博市周村區王村鎮,162信箱,四大隊,郵編:255311
山東省建八三醫院惡人榜:王主任 趙玉芬 於建霞 毛寧(音譯)